互联网下半场,美团开启“科技”第二曲线

在斯皮尔伯格的电影《头号玩家》里,描述了2045年的科幻世界,人类借助AR与VR技术,可以在现实与虚拟中自由穿梭,彼时生活中机器人已是常态。

电影呈现的“元宇宙”,正成为当下互联网科技巨头探索的新方向。Facebook、谷歌、英伟达、腾讯、字节跳动等公司,纷纷涌入。

事实上,电影中无人机送餐的场景,在2020年的中国实现了。大数据结合超脑系统创新,美团在本地生活搭建的“无人技术”,正是极具代表性的实践之一。

据不完全统计,美团从去年开始集合战投团队以及旗下基金美团龙珠,密集加大了对软件之外“硬”科技的投入,涵盖智能汽车、自动驾驶、机器人、芯片等领域,在推动产业数字化中加速上线下一体化深度融合发展。

两个月前,美团将“零售+科技”调整为新的战略方向,在“百年之大变局”的互联网下半场,似乎在向华为看齐,找到新的生态位。

技术红利穿越“周期”

事实上,美团的技术投入并非一朝一夕。

2011年公司初创之际,就面临着团购行业“千团大战”,当对手们都在疯狂烧钱砸广告进行跑马圈地时,美团避其锋芒,投入巨资招募工程师,加大IT系统的研发,因为创始人王兴清晰地认识到,“用科技来做服务业的时机到了。”

即便彼时的拉手、糯米、窝窝团等团购市场份额,都要领先于美团,但他们粗放的发展方式,用人海战术、广告战术来获取增量订单,“规模不经济”,当对手忙着人工对账时,美团自主研发的商家财务系统,已经在效率、准确率上胜出一大截。

所以,“千团大战”无法靠烧钱持续发展,但众玩家的参与培育了本地生活服务市场互联网化,而美团笃信技术是核心“武器”,战略上采取“农村包围城市”,首战告捷享受到行业爆发的科技红利。

在PC互联网时代,中国互联网创新几乎都在向“硅谷”看齐,团购行业也不例外,大家争相模仿美国团购“鼻祖”Groupon。美团却不以为然,2012年时王兴提出了“三高三低”理论,认为取胜的关键是: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低价格的服务;为此,公司要做到高效率、低成本;高科技,低毛利。

此后,美团从团购升级为本地生活服务综合型平台,增加外卖、酒旅、买菜等业务时,都是围绕“技术”轴心展开,甚至2015年合并大众点评时,最先融合的也是技术体系。

互联网下半场,美团开启“科技”第二曲线

进入到互联网“下半场”,王兴认为“要从用户需求驱动,转向用户需求和核心技术双轮驱动。”而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都是数字中国建设的加速器,“美团除了连接消费者端,也参与到餐厅的数字化、信息化、网络化和智能化的建设当中。”

美团对技术的执着,很大程度也与创始人基因相关,据说清华毕业的技术天才王兴,一直对有品质感、科技感、创造力的事物保持着高度热情。而美团在人才培养、技术发展等方面仍具有优势。

截至2021年3月,美团有员工近8万人,其中研发技术类超1.8万人,研究生以上学历占比达43.41%。国内申请专利5355件,授权专利2130件,60%以上为发明专利。并在2019年被美国《Fast Company》杂志评选为全球最具创新力公司之首的科技公司。

互联网下半场,加码“硬”科技

在互联网公司里,美团一向不吝于研发投入。其2019年、2020年研发费用分别为84亿、108亿。而2021年单第三季度研发投入就有47亿,近乎为前两年全年的半数,且同比增长56.67%,研发占收入比例达到9.7%。显然,美团正在研发上持续加码。

这些经费主要用于美团技术创新和迭代。在王兴看来,“我们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基础上,由一个APP开始,逐渐为越来越多的用户和商家提供服务,我们建立了一个世界上最大的订单配送和调度系统作为我们业务的基础。”

具体而言,美团自主搭建的超脑系统——分钟级配送网络建设,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大量高新技术,考量路况、天气、商家出餐时间等因素,帮每个外卖员匹配最优路线。此外,美团还自主研发了商业大脑,提升B端经营效率。

不过,软件服务是远远不够的。王兴曾说,“美团从事的服务需要实现非常强大的履约和交付功能,所以我们不仅需要软件,还需要硬件。”

硬件作为勾连本地生活各大环节的“桥梁”,需要美团投入大量的科技研发支持。所以,从2016年起,美团就一直进行无人配送相关项目的研究,希望搭建一条“空中走廊”。

在2020年疫情影响下,美团终于放出“大招”:在深圳南山区隔离居民的地区,美团建立了城市物资运输 “空中通道”,用无人机给隔离区居民配送紧急物资。截至目前,美团无人机已在深圳常态化试运营近一年,为7个区域、8000多户居民提供无人机即时配送服务。

此外,无人机配送运力已接入美团外卖App,与骑手协同提供配送服务,用户在下单无人机配送餐品后,即可看到无人机运力的配送路径。

互联网下半场,美团开启“科技”第二曲线

今年,美团还与金山区政府联合宣布,全国首个城市低空物流运营示范中心正式落户上海。这意味着,美团无人配送技术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已良好结合。现在,无人机外卖已经在深圳和上海“营业”了,或许未来几年,会推广到更多城市和应用领域。

此举,可视为美团科技从软件服务进阶到“硬核”科技的里程碑。但是,要落地“零售+科技”,美团正通过投资细分领域的公司来加速。在2020年下半年,美团已着重开始投资一些处于早期阶段的科技公司。

美团先是独家投资了室内配送机器人企业普渡科技B轮,投资规模过亿元;同月美团加码新能源汽车企业理想汽车美股IPO基石轮,投资规模3亿美元。

互联网下半场,美团开启“科技”第二曲线

2020年9月,美团、腾讯又联手投资了智能清洁机器人研发商高仙机器人,投资规模为数亿人民币;3个月后,美团还参与了通用智能机器人公司非夕科技的B轮融资。

到了2021年,美团继续加码科技领域投资。在自动驾驶、机器人、激光雷达、AI视觉芯片、晶圆半导体代工等方面,筛选出包括盈合机器人、禾赛科技、恩和生物、荣芯半导体、轻舟智航、星云智联、康诺思腾、甄云科技等颇具潜力的公司。

这些公司能在硬科技的层面,帮美团构建更庞大的战略图谱,不仅能降低能耗,提高线下运力、送货效率;还能为美团未来的科技拓展增添几分想象力。“软、硬”结合的技术布局,出发点还会回到更好的服务人们美好生活和承担社会责任。

美团“硬”科技的投资逻辑

在商业领域,10多年的发展,移动互联网几乎渗透所有生活场景,每一家互联网企业在流量红利见顶的背景下,都面临历史抉择,如何告别过去的“流量增长”模式?

拥抱科技,才能更好地投资未来。而今,AI技术、前沿科技领域正迎来大爆发,通过投资方式的参与,这又会是一个全新的起点。

阿里、腾讯、百度、京东及美团的财报中,都有做长周期投资战略目标的表述。从早期的横向做多,到眼下的纵向挖深,互联网巨头们开始专注长周期高回报的前沿科技项目徐徐图之。

美团在2021年在科技领域投资了自动驾驶、工业机器人、激光雷达、AI视觉芯片、晶圆代工等,与市场主流投资趋势保持一致。

王兴在今年3月份财报电话会上曾表示,机器人是美团投资的关键领域之一。这也是2020年下半年,美团接连投资了两家服务型机器人公司,普渡机器人和高仙机器人的原因所在。前者应用在餐馆、酒店等送餐场景,后者可以做餐厨室内外的油污清洗。

利用科技,不仅更加高效,也大大提高了用户体验,对现有平台业务更进一步优化和升级。这恰恰与美团的使命:“帮大家吃得更好,生活更好”步调一致,要实现这个使命就需要依靠科技。王兴在股东大会也曾表示,“美团是一家科技公司,因为使命里就蕴含了科技。”

互联网下半场,美团开启“科技”第二曲线

从”Food+Platform”转变为“零售+科技”,美团无不在为所切入领域提升效率,为用户创造价值,通过科技创新积极助力生活服务及实体零售行业的数字化转型。

美团表示,“美团投资一直奉行长期价值投资,并且坚信好技术、好产品是可以从生活场景延伸到产业链布局的。”

作为一家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公司,美团在算法能力、软件能力上始终保持持续投入和不断迭代,守住自己的优势,基于此,在硬件能力上美团也在稳固自己的根基,抓住核心命脉的主动权,在不断创新中突破能力的边界。

从国家宏观政策角度来看,碳中和,新能源,大健康等方向有着远大的未来。美团紧扣时代趋势,响应国家号召,在生物医药、无人驾驶、雷达、智能芯片、新能源汽车等前沿科技领域的投资越发活跃。

而这些,已不能将之再简单地理解为美团服务于现有核心业务的战略举措,或许,美团通过积极参与发展尖端技术的投资的方式,打破惯常操作只是第一步,在科技创新领域发力突围,成为移动互联网企业新时代下的头羊,才是美团未来的野心。

同样,“赚钱”也不会是衡量美团在科技投入产出的唯一指标,是否能解决环保问题、提升产业效率、提高消费者满意度等方面,都有其社会价值,科技“第二曲线”对美团而言是项“长期主义”事业。

本文转载自鲸商 三轮、张伟伟,只做信息交流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21新零售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