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迈入“动荡期”

阿里迈入“动荡期”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今日发布内部信,宣布系列人事调整,重点是“十八罗汉元老”之一戴珊接替蒋凡领导阿里消费互联网业务,进而戴珊事实上成为阿里消费互联网业务与产业互联网业务的直接领导人。蒋凡则分管阿里海外电商业务。

这纸任命结合市场之前有关阿里的诸多传言,引发了一些猜想。

猜想

一段时间来,市场充斥着有关张勇会离任阿里集团的传言。传言的可信度不好评价,但流传范围则在相对高阶的市场人士中,比如企业家。

关于阿里此次人事调整,由元老戴珊接替的大淘宝等消费互联网业务(淘宝、淘特、天猫、B2C零售事业群),都为张勇于阿里职业生涯中付出过重要心血的事业部门,尤其是大天猫。

戴珊则从过往阿里的TO B业务板块负责人,变成了阿里TO C消费互联网与TO B产业互联网的直接统领人,这两块业务都为阿里巴巴集团战略重心。

该怎么理解这样的调整呢?

可以说是BC融合代表未来趋势,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B与C,批发与零售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那么,将两块整合与融合能强化集团化作战能力。之前戴珊分管的TO B业务群,已经在做面向C端的业务了,比如淘菜菜。

也可以说把消费互联网业务与产业互联网业务进行融合,那未来也就难以拆分。

还可以说互联网巨头普遍面临“青黄不接”,既有的新血液没有能完全接上班。那么,只能换个思路再找人。

最后可以说,由元老戴珊来直接统领阿里的消费互联网与产业互联网业务,在一个调整动荡期,可以起到稳定业务基本盘的作用,降低波动风险。

就看市场各位从那个角度去理解这个事情。也看阿里具体是基于什么设想来做这样的人事组织调整。

根据张勇内部信,阿里做此次人事组织调整的原因是:“面对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格局,我们必须决策更高效、行动更统一,各个一层组织之间的定位和分工更明确。期待戴珊基于深厚的市场经验、杰出的领导力,以及独特的女性体验视角,继续发展阿里巴巴在中国消费领域的引领角色。”

以上猜想可能某一个是准确的,也可能没有一个是准确的,还可能即便有准确的,但随着事情的发展,最后都会变得不准确。

问题

但不管怎么调整,最终是要来解决问题的。

阿里的问题是什么呢?

它的第三季度财报很难看,数字上的难看有宏观原因有微观原因,但宏观原因最终也是要通过微观来解决,一味地怪大环境没啥用。

数字上的表现则有滞后性,它代表过去,体现不了趋势。

所以,《商业观察家》重点来说下,阿里在趋势上的问题,或者说放过的错,与面对的挑战。

首当其冲的是,阿里过去这5、6年来的发展,与市场大势出现了一个重大背离。

整个消费互联网都在谋求低门槛化发展,让商家的生意门槛更低,但是阿里却在加门槛。这直接导致了它的流量危机。

最早是美团,它架构了同城配送网络与信息系统,让餐饮商家可以非常低门槛化做外卖生意。

然后是拼多多,起家于农产品的拼多多,给予低毛利农产品最核心的展示位,并大幅拉低了开店门槛,农民都能直接开店了,进而做出了农产品的丰富度与商品资讯优势,将农产品的流量价值做大了。拼多多没有起来之前,阿里没有给农产品这样的待遇。

再就是抖音电商,你知道直播的门槛有多低吗?一部手机、一个软件就可以卖产品了,几件单品就可以开直播,而不用像过去线上开店那样去架构成体系商品才能开店,还要去学习复杂的流量玩法。

最后是微信,微信的私域概念怎么起来的,就是因为你把流量成本抬得太高了。于是在社群就可以卖货,不用APP就可以做线上商城。

基于以上展示,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在过去这5、6年时间里,那家企业更能代表“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肯定不是阿里。

这句话的意思又是什么呢?

流量价值呀。流量也是制约阿里过去发展的最严重问题。

互联网是售卖信息的平台,对于电商来讲,需要做大商品信息、商品资讯容量才能做大流量。因为信息自带流量,无论是新闻、娱乐、商品,还是通讯与隐私,人们会因为信息前来,它能低成本汇聚流量,从而让你从高毛利的流量变现生意与数字广告业务中获得回报。

这就是为什么谣言都会造成很大的杀伤力,因为它能以非常低的成本博得大量关注,并快速“分发”。

信息自带流量。

所以,某种角度上说,流量场景就是信息场景。

当你不能低门槛化汇聚商品信息,形成新的商品资讯网络效应,而其他人能做到,那你就抢不到流量。

个性

在南太平洋的某个小岛,曾有一只壁虎漂流而至。最初,它的生存策略很成功,通过无性繁殖方式,这只进岛的壁虎在短短几年时间,繁衍出了几十万只同类占满了整个岛。

然后,悲剧来了,在更短的时间里,这个岛上的几十万只壁虎突然间就消失了,一只都没有剩下。

是因为有天敌吗?

不是,壁虎在这个岛上没有天敌。

是因为破坏原有生态吗?

会有这个问题,但不会一只不剩。

它们是因为疾病、瘟疫而迅速消失。

当它们无限繁殖、无限膨胀族群,越来越“拥挤”的它们不可避免会产生疾病与瘟疫,而由于无性繁殖下的基因相同,这几十万只壁虎中竟然没有一只能产生抵抗疾病与瘟疫的“抗体”,而迅速消亡。

它们没有个性。

阿里巴巴凭借“先发”优势,再借着互联网的无边界特性而在过去20年无限膨胀,它的内部肯定会产生疾病,但它内部会有抗体与个性吗?

阿里巴巴想做多元化治理,赋予业务线更大自主权,这会增强个性。

这可能也是阿里过去所缺的。

有钱人太多

小米创始人雷军总结的阿里成功三要素之一是:花不完的钱。

这是过去。

发展到现在,你会发现中国的有钱人越来越多了。

早期的快的与滴滴打车大战,依赖阿里的资金。然后,美团找阿里要过钱。

但新近冒出的拼多多、字节跳动则已经不需要阿里的钱,就能茁壮成长了。

因为发展到当下,活跃于中国互联网市场的有钱人太多了。

阿里的资金优势于是就没有那么稀缺与重要了。这会影响到阿里的市场整合能力。

而当不依赖阿里资金的企业,成长为巨头时,它们反过来又可能会影响到阿里在资本市场中的吸引力。

根据张勇内部信,徐宏将接替武卫成为阿里集团新任CFO,已逐步承担起阿里集团财务管理及战略投资工作。

效率

张勇曾经公开说过,中国消费者越来越喜欢“推荐”了。

“推荐”的背后是效率。

即流量生意、数字广告业务越来越精准、越来越智能、越来越能低成本自动化匹配消费端的个性化需求。

它说明现在的转化效率与信息需求交互匹配效率越来越高。

就是说,在一个大流量平台、大商品信息平台中,总会出现好的商品没能找到适对消费者,消费者想买又买不到的情况,但“推荐”让这样的情况减少了。

不过这块,阿里好像不被认为是目前市场最领先的,实际上,它还面临一些非议。

动荡期

消费互联网在经历近20年的繁荣之后,这个领域也到了调整的时期。在“老三样”的红利吃完之后,需要找到新的势能。

所以,现在市场进入了一个调整期、一个动荡期。也不止阿里这样,整个行业都如此。

在这样的调整期内,公司管理层一般会面临换血、“新陈代谢”,因为发展新业务方向,寻找新势能,通常都需要新血液、新管理层。过往的功臣与“元老”则或因为年龄,或因为心气、或因为已经富裕,而有点干不动了。

于是,你可以发现几乎所有的有些年头的消费互联网公司都于近期对管理层做了调整,引入了新血液与后起之秀。

但是,它们也肯定会面临一定的新血液无法完全接上的情况。

这是整个行业的问题,现在就看谁能最先调整出来,最先跑出来。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