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瞄准B端:王兴的第三次零售变革

美团瞄准B端:王兴的第三次零售变革

互联网平台走到了十字路口。一方面是全球零售业正面临寒冬,且政策监管趋严;另一名方面是资本市场的跌跌不休。

从团购到外卖,再到零售技术,美团正在谋变。“我们在将食品扩张至零售,很多人以很窄的视角看待零售,也就是向消费者销售产品这么一种To C的概念。然而,我们看待零售的视角更加广阔,即向终端客户销售产品或服务,我们认为这才是零售原本的定义,因而零售可分为产品零售和服务零售两类。终端客户包括消费者,也包括那些中小型商家。”日前,美团CEO王兴在美团的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过去是在谈手机端互联网平台,现在希望通过技术实现这一宗旨。

11月26日,美团(03690.HK)发布截至2021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报,公司营收488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7.9%,整体经营利润达47亿元。本季度净亏损99.9亿元,去除反垄断罚款金额后的调整净亏损为55.27亿元,去年同期则为盈利20.5亿元。

这是美团被“反垄断罚款”后交出的首份财报,在冷链物流继续投资和研发投入加大,以及反垄断的巨额罚款下,造成了亏损的同比加大。

技术推动变革

过去多年,互联网企业的研发投入占比并不高。此前,由21世纪经济报道数字经济课题组出品的《2021年大国创新百强指数报告》指出,科技公司的创新和研发投入依然是头部集中,大量企业处于长尾的位置。据统计,得分在40分以上的企业共计3家,分别为华为、阿里巴巴和腾讯;20-40分的企业为15家。这意味着,大量企业的创新能力有待进一步加强。

2020年,华为研发费用高达1418.93亿元,超过2-5名的研发费用总和。阿里巴巴、腾讯控股研发费用分别为572.36亿元、389.72亿元,同样在创新企业中遥遥领先。在行业转型期,技术和创新变得尤为重要。

今年第三季度,美团除了助力生活服务及实体零售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之外,还继续深耕无人配送领域,季度研发投入同比增加约60%至47亿元,占总营收的9.6%。2021年前两个季度,美团研发投入分别为和35亿元和39亿元,2020年全年研发总投入为108.9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数据发现,美团在2019年的研发投入费用为84.45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是70.7亿元,每年以近30%的幅度在增长。研发费用激增的背后,是美团面对未来的投入,以及在谋求向科技零售转型的战略布局。

“零售业务将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我们会建设我们的最根本的能力。技术能够促进供应端数字化转型,尤其是数百万中小型餐厅及本地商户,也可促进更多的用户留在我们这个平台。通过持续不断的对技术进行投资,我们拥有了全球最大的外卖网络。”王兴进一步透露,作为技术开发者,未来会在自动化、机器人、物联网等领域更广泛投入。

目前,美团的B端业务主要瞄准了餐饮供应链和线下门店数字化。瑞泽咨询创始人&CEO蒋文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认为,餐饮行业的管理并不容易,其难点在于SKU过多,运营成本也完全不一样。美团要服务数以百万的餐饮商家,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加大无人化进度

在政策监管、新冠肺炎疫情、反垄断等多重背景的影响下,互联网平台面临新一轮的零售革命,其深度、广度、速度都远甚以前。

王兴透露,美团为此也进行了架构上的重组,部署了高层团队来负责商品零售业务,并加强组织上的能力,进一步整合资源,增强业务间的协同性。“从长远角度来看,这对建立整体的零售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从收入构成方面来看,零售仍然是美团的核心业务。三季度,美团餐饮外卖收入为264.85亿元,同比增长28.0%;到店、酒店及旅游收入为86.21亿元,同比增长33.1%;新业务(包括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美团闪购等)及其他收入为137.23亿元,亏损109.06亿元。

对此,王兴坦言,“过去几个月,我们主动地履行了合规方面的要求,提升了内部的管控体系,进行了深入的自查,主动发现问题并满足各项要求。我们创建了一个由我领导的合规审查工作组,制定各项旨在满足总局的各项要求的合规计划,以指导行政工作。我们还设立了六个特别工作小组,分别负责海外反垄断合规、外卖员权利、平台管理、影响报告、合规文化发展等方面的工作。”

另一方面,11月26日,美团与上海市金山区政府联合宣布,全国首个城市低空物流运营示范中心正式落户上海。其无人机配送拟于明年在沪落地,外卖有望15分钟送达。

从2017年启动无人机配送场景的前沿探索开始,截至今年6月,美团无人机完成超20万架次的飞行测试,运行时长超60万分钟。美团无人机业务负责人毛一年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无人机落地上海后,会率先在咖啡店、生鲜店等高度重视配送效率的商户中试水。“以咖啡为例,上海有许多咖啡店对试水外卖心存疑虑,究其原因,正是对人力配送效率的顾虑,担心物流速度影响咖啡风味,对品牌口碑产生负面影响。而接入无人机配送后,配送平均时效提高了一倍。这样一来,我们能为用户带来更多更优的选择和人更好的体验。”

按照设想,无人机会根据系统规划的航线,将货品送至社区配送站,消费者可通过手机扫码打开社区配送站格口取货,并且未来还将会支持机器人代取、室内货舱等多种取货方式。

在蒋文伟看来,互联网平台转型B端业务,还是需要基于业务本身的刚需做,如亚马逊一开始做云计算,也是因为零售产业链足够长,数据多且交易过于复杂,于是催生了对于云计算的要求。“美团的核心能力在于线下地推和人力管理、算法等等,这些竞争力怎么衍生,去产生裂变效应尤为重要。只有各个业务更好地协同,才能撬动B端业务市场,找到第二增长曲线。”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