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悍的罗永浩:直播带货也能玩出一个宇宙?

罗永浩的“交个朋友”,交出很多新朋友

2021年的冬天,罗永浩没有进军元宇宙,但创造出一个“罗永浩宇宙”。

有别于薇娅、李佳琦的同名直播间,罗永浩的直播间叫做“交个朋友”。这个名字源于一句Slogan:基本上不赚钱,交个朋友。

入驻抖音不到一年,罗永浩就跃升为平台一哥,交个朋友直播间也成功打响了知名度,变成一个具有辨识度的直播带货IP。

近日,罗永浩宣布,交个朋友新开了一批账号,例如交个朋友之酒水食品、交个朋友之美妆日化、交个朋友之深夜食堂等。这些账号都对应了一个垂直品类,是交个朋友IP的矩阵账号,同时与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构成一个直播电商宇宙。

彪悍的罗永浩:直播带货也能玩出一个宇宙?

从一开始,交个朋友就不仅仅是为罗永浩而生。

事实上,罗永浩并不是交个朋友的创始人,创立这个公司的是罗永浩的老搭档黄贺。

在黄贺看来,交个朋友更应该是一家能够系统化的公司,而非完全依赖罗永浩个人的工作室。

网红经济虽好,但不能贪杯。黄贺深知,如果过于依赖“罗永浩”这个IP,就会将罗永浩一直局限在直播间里,也会让直播间一直受困于“罗永浩”。

如今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已不能常常见到罗永浩,更多时候都是李正、胡文君等主播在轮番上播。

罗永浩的交个朋友,已经交到了很多新朋友。

目前,罗永浩在交个朋友整体的直播时间占比已不到7%,近期频率基本是一周一播。

不过,由于交个朋友在推新主播上一直采取循序渐进的策略,许多主播都已成为直播间的熟面孔。而在交个朋友开启7 x 24小时直播带货模式后,更多人适应了“罗永浩直播间没有罗永浩”的状况。

在这个过程中,观众的信任感已渐渐从罗永浩延伸至交个朋友上面:这是一个全是好货的朋友、一个帮你砍价的朋友、一个为你撑腰的朋友和一个随时都在的朋友。

即使哪天罗永浩不再直播,网友们仍会涌入交个朋友直播间下单。因为此时的交个朋友已经成为一个新的IP,拥有强大的供应链资源,也拥有一群能撑起场面的“小罗永浩”。

曾有人评价,罗永浩直播带货就像是一个“人形聚划算”。但在今后,人们如果谈论起抖音电商的“聚划算”,或许第一个想到的会是交个朋友。

“交个朋友”,真的就想交个朋友。

交个朋友,不只属于罗永浩

从2020年发展至今,交个朋友的团队其实已经扩展到1200人。这样庞大的团队,当然不仅仅服务于一个直播间。

比起网红罗永浩的个人工作室,交个朋友更像是一个MCN机构

目前,交个朋友签约的明星主播超过20位,其中包括宁静、戚薇、柳岩、李诞等人,主要提供营销推广、直播选品、抖音小店运营等服务。同时,交个朋友还签约了超过300位网红达人。

除了直播电商,交个朋友还打起了货架电商的主意。

今年9月,罗永浩曾和黄贺到福建考察运动鞋供应链,为打造自有品牌做准备。而目前,交个朋友严选店也已在淘宝上线,点开首页就是罗永浩的海报——老罗推荐,温暖呈现。

彪悍的罗永浩:直播带货也能玩出一个宇宙?

这家店主打的品类是服饰鞋帽和家居日用,大多都是T恤、卫衣等,部分商品标题中标有“罗永浩同款”。

不过,在抖音卖货强劲的交个朋友,似乎在淘宝水土不服。该店目前销量最高的一款商品,首先是邮费补差链接,然后才是罗永浩推荐的“什么马”毛巾。前者月销639件,后者月销174件。

不过,以上都只是交个朋友业务的冰山一角。

如今的交个朋友,已经在朝平台型互联网公司迈进。其业务不仅涉及供应链和Saas系统,还涉及品牌代运营、广告营销和培训学校等,收入来源并不如人们想象中的单一。

其中,在SaaS业务上,交个朋友目前能够处理的合同量已经达到每天约70份,年处理量超过2万份。

对于交个朋友而言,公司最终的的目标不是成为罗永浩个人工作室,也不仅仅是MCN机构。这家公司,希望未来MCN机构的收入只占到总体的40%,而罗永浩的收入只占到10%-15%。

新增7个垂类直播间,只是交个朋友宇宙的第一步。未来,或许会有更多的业务矩阵成为交个朋友宇宙中的一部分。

而再也不用主担GMV压力的罗永浩,也可以在还完债后重新拾起理想:在明年的春天,重返科技行业。

抖音或许该庆幸,交了罗永浩这个朋友

罗永浩第一次在直播带货,是在4月1日愚人节。那晚,观众没有跟他开玩笑,一夜下单超过1.1亿元,直接刷新抖音的历史记录。

但老天爷的玩笑姗姗来迟。

继首秀的开门红后,罗永浩的直播数据开始下滑,销售额一度跌到1000万以下。直到与苏宁合作开启了一场专场直播,罗永浩才重返顶峰,继续攀升。

能够摆脱“首秀即巅峰”,与交个朋友直播间的蓄力、调整有关。

抖音电商刚起步,缺品牌、缺商品,交个朋友就撮合了苏宁、抖音三方合作。抖音电商提出兴趣电商的概念,交个朋友就开设垂类直播间,从更专业的角度挖掘用户的潜在需求,勾起用户的消费欲望。

同时,抖音与快手不同,前者当下更看重品牌、商品,而后者还在通过主播发力电商业务。这也意味着,以罗永浩为核心展开的交个朋友宇宙,注定不会成为抖音的“辛巴家族”。

彪悍的罗永浩:直播带货也能玩出一个宇宙?

在交个朋友看来,直播间的主播只是IP主理人,并不是IP本身。消费者固然信赖主播,但更信赖的是交个朋友这个品牌。而能够为直播间背书的,不是主播,是交个朋友的供应链、售后客服等团队。

摆脱人设,摆脱套路,抖音的兴趣电商希望回归品牌,回归商品本身。这就是兴趣电商,核心在于提供用户会感兴趣的商品。

总体来看,交个朋友就像是抖音电商的一片试验田。与其他直播间不同,交个朋友更像是商场而非菜市场,没有带节奏的大喊大叫,观众更多是在舒舒服服地听相声。

同时,交个朋友吸引观众下单,靠的也不是全网最低价。比起是否最低价,观众可能会更在意这个东西到底好不好用,主播的相声讲得好笑不好笑。靠团队能力收获消费者,交个朋友不会被品牌牵着鼻子走,还更容易培养回头客。

交个朋友很明白,直播带货的存在不是为了打破品牌的价格体系,而是真正为用户提供舒服、清爽的购物体验。也就是,交个朋友。

作者:刘峰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