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狂泻千亿市值,农业能救拼多多?

一夜狂泻千亿市值,农业能救拼多多?

伯虎点睛:拼多多的农业开始反向“资本主义”。

文 | 唐伯虎

拼多多是投资界的一个反面样板。

上周五晚,美股盘前,拼多多发布今年第三季度财报。表现良好,营收215亿元,同比增长51%,关键是,实现归母净利润16.4亿元,连续两个季度实现盈利。

但美股开盘,受到这个“良好数据”的影响,拼多多超低开,之后跌幅一路下探到接近20%的位置,截至收盘跌幅15.86%。一夜之间,16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34亿元)蒸发了。

一夜狂泻千亿市值,农业能救拼多多?

(雪球截图)

拼多多用这1000多亿,给股民狠狠地上了一课。

过去,拼多多连年亏损,股价一路猛涨,截至今年初达到历史最高位212.6美元。但从今年开始,尤其是从第二季度开始,拼多多实现了盈利,却开启了暴跌模式。

难道拼多多开启了二级市场的反面逻辑:财报亏损的时候再买入?

速度与利润的悖论

2020年7月,执掌拼多多近5年的黄峥从CEO上退位,由CTO(首席技术官)陈磊接任。这标志着拼多多一个阶段的终结。

一夜狂泻千亿市值,农业能救拼多多?

(拼多多原首席技术官陈磊)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它需要结束的是已经不切实际的高增速。

2018年,拼多多的年营收增速652.26%,但到了2020年,只剩下97.37%。大概以2020年为节点,拼多多股价从2020年初的30多美元涨到今年初的212美元后,开始暴跌。

转折点正是陈磊接任的年份。这背后反映的是,投资人对于拼多多未来增长的担忧。

而这个季度,拼多多营收51%的增速,无疑印证了股民心中的猜想——拼多多变慢了,股市暴跌。

辅证投资者这一猜想的还有新增年用户活跃数。

第三季度末,拼多多的年度活跃买家新增1740万(达到8.67亿),而去年同期新增4810万,今年二季度末新增2610万。不管是同比还是环比,拼多多的数据都在大幅下跌。

从这两个支撑拼多多市值的关键数据,可以一窥的是,过去一年疯涨的拼多多需要一次价值回归,放掉多余的水分。

不过,拼多多三季度的财报并非都是打击投资人的信息。尽管营收和活跃买家的增速都在大幅下滑,但拼多多实现了16.4亿元的归母净利润,这已经是继今年第二季度以来,连续两个季度实现该指标盈利。

个中原因,也很简单,“拼多多过去两个季度获利,主要在于销售和营销支出带来的杠杆作用。”陈磊在电话会议提到。

今年前三季度,拼多多的营销费用分别为129.97亿元、103.9亿元、100.51亿元,去年同期是72.97亿,91.14亿,100.7亿。

虽然两年第三季度的营销费用都落在了100亿上,但走向是反的。

未来,拼多多会朝着与过去相反的方向继续前进。甚至可以这样认为,从陈磊接替黄峥的那一刻起,拼多多就多了一项任务:盈利。

从2017年公布财报以来,除了2017年Q4有过1359万的短暂盈利外,这4年的其它时间,拼多多都是走在亏损的路上,甚至有点积重难返,最高的2018年Q2,一个季度就亏了64.94亿。

这也是为什么连续两个季度盈利的拼多多,背后的操作虽然简单,但却难能可贵的原因——它至少证明了拼多多是可以盈利的,尽管投资人并不为此买单。

对于内容为本的公司,比如B站、知乎,大家一直担心的是盈利模式的问题,但是对于拼多多,似乎投资人对“连续两个季度盈利”并不感冒。

或许这里,要去讨论拼多多的模式了。

反向“资本主义”

段永平说自己和黄峥是很熟的好朋友,黄峥公开说段永平是自己人生路上的导师,之后段永平回复说:“有黄峥这样的弟子我是很开心的。”

段永平很看好黄峥。2006年,段永平拿下了与巴菲特共进晚餐的机会,他把唯一陪同人的位置留给了黄峥。

他评价黄峥说:“黄峥是我知道的少见的很有悟性的人……给他10年时间,大家会看到他厉害的地方的。”

这种悟性可以从黄峥的个人微信公众号里仅有的9篇文章看出来,包括那篇短短的《把“资本主义”倒过来》,这是黄峥理解拼多多模式的逻辑所在。

一夜狂泻千亿市值,农业能救拼多多?

(黄峥微信公众号文章截图)

大意是这样的:保险很资本主义。巴菲特——富人,有资本,抗风险能力强,卖保险;穷人、普通人没钱,抗风险能力弱,买保险。这结果上促进了财富从从没钱人向有钱人的转移,造成富人俞富,穷人俞穷。

在这种条件下,黄峥提出了反向“资本主义”:富人出钱买普通人、穷人的未来意愿。简单地概括,就是工厂通过免订金和折扣的方式,购买多个人未来的一个需求组合的确定性——这就是拼多多“拼”的释义。

这篇写于2017年的文章,可以明显的看见C2M的身影——淘特要在一年后才开始C2M。黄峥的高明之处在于用保险的运作逻辑给拼多多模式(货找人)找到了一种合理性,也指明拼多多未来清晰的发展方向。

虽然实践先于理论,但理论最终是为了指导实践。2018年双12的“新品牌计划”,扶持1000家拼工厂,目的就是改善工厂供给端。

后来拼多多到底连接了多少个拼工厂不得而知,但在拼多多财报里,并没有见到过定量的说明,反而是在2020年的财报里,拼多多卖家的数量已经到达860万。

同时,肉眼可见的是,拼多多App的品类栏上,有了百货、美妆、食品、电器、医药、电子产品等,每一个品类下面都是成千上万的商品。

这么多的卖家和商品,有多少是厂家?如果不是厂家,那么“货找人”不就是伪命题?低利润维持得了这些卖家的生存?

为了弥补供应端的问题,拼多多走上了京东的路子,去年第四季度,拼多多开设自营业务,为了确保性价比,守住自己的底盘,还把毛利率控制在平台总GMV的1%!

不管是“货找人”“C2M”,还是反向“资本主义”,都无法改变这只是一种小而美的模式,它存在的基础是“一对多”需要的是足够的消费者,而不是足够多的卖家或者工厂。

而为了讲增长故事,扩大品类、引入商家、吸引流量必然与其相悖。“拼夕夕”已经凸显“货找人”与“多品类”之间无法调和的病症。

现在拼多多最让人怀疑的是,性价比的理论模型有了,但自己却离这条道路越走越远——成了天猫放弃的低价品类聚集地,而非由于一种新模式起来的平台,它的成功只是营销方式的成功。

从农业找出路的平台们

2020年第三季度,拼多多APP的平均月活用户数已达6.434亿,今年第三季度达7.42亿。今年同期,阿里中国零售市场的移动月活跃用户在9月达到7.85亿。

好消息是,拼多多已经跟在了老大哥后面,坏消息是,这意味着活跃用户的追逐已经到达了天花板,之后的缓慢增长甚至停滞、下滑都是一种常态。

从过去着眼增速,到现在减少营销、放眼利润,这是一种明智的选择。

不过在电商这块开源节流,拼多多显然是为了别的打算。

本次财报,在成本这块,相比减少的营销费用,研发费用是24.22亿,同比增长了34.26%。同时,拼多多约有6成的员工为研发人员。

陈磊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在当下,拼多多将发展重心更多地转向研发,继续加大农业投入,帮助农业数字化。

一夜狂泻千亿市值,农业能救拼多多?

(图源:网络)

不管缩减营销费用是为了支持农业,还是因为“货找人”模式的问题想从农业找到一个出口,拼多多都需要找到一个新的增长点,农业是一招好棋。

农业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行业,而且还与平台的运营逻辑不一样,这是一个必须重资投入,需要把平台拉向实体化的业务。

当初阿里的农村淘宝失利,原因之一就是在于供应链这块出现了问题。随着现在淘特出来,重新做农业,发力的重点就是供应链系统。

淘特的优势在于它可以利用阿里过去的供应链设施,比如菜鸟,这免去了它基建的资金;此外之前的数字农业部门也在协助淘特做供货源头。

对于实体化带来的重资金风险,黄峥也不避讳,在去年的致股东的信中就提到,拼多多正在从一个纯资产平台转重,在仓储、物流及农货源头开始新一轮的投资。

可以明确的是,农业的争夺,不再是简单平台流量的争夺,更是对供货、送货能力的争夺。它是“C2M”的翻版“F2P”,即平台(Platform)接入农户(Farmer),它本质上是对货源的竞争,是这些平台巨头获得了流量红利后,一种变现的新尝试。

只不过对于拼多多而言,在农业这块它没有失败的机会。截至9月这个季度末,阿里、京东分别实现2006.9 亿和2187亿的营收,作为中国电商的老三,拼多多215亿的营收太过单薄。

农村,目前来看,是拼多多唯一可能赶上这些巨头的机会。

参考来源:

1.黄峥:把“资本主义”倒过来

2.时代周报:拼多多三季报:不再烧钱换流量,陈磊把省下来的钱花哪儿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