谊品到家能否做好生鲜线上化?

门店的线上生意,并不好做。

原计划今年要在重庆,布局6万家提货点,与美团等互联网巨头来场团购激战;然而还不到一年,谊品到家却选择撤离重庆——这个曾一度被认为是大本营合肥外,谊品生鲜另一壁垒的重要城市。

今年2月,谊品到家在重庆的提货点,已经超过一万家;计划要在重庆布局6万家自提点的谊品生鲜,还在今年7月拿到了龙珠和腾讯的投资。有了资本加持,谊品到家最终还是选择撤离,出了什么问题?

谊品到家能否做好生鲜线上化?

01

撤离

“今晚谊品到家最后一次履约”、“和巨头竞争太难了”…

2019年9月左右进入重庆,到今年10月完成在重庆的最后一次履约。两年的风风雨雨,谊品到家曾一度与兴盛优选,在重庆社区团购市场上分庭抗礼。

美团、滴滴等互联网玩家进入重庆之前,兴盛优选和谊品到家分别占据老大、老二的位置。然而,在烧钱补贴的互联网玩法下,美团和滴滴用三四个月,便能跑出谊品到家一年的效果。

美团当时以20000家网点数,位居重庆团购市场老大;谊品到家也盯上了网格仓等基建。今年2月,有媒体爆出,为了实现今年在重庆布局6万家自提点的小目标,谊品到家已经将在重庆大建网格仓、服务站的事情,提上日程。

无论是大搞网格仓等基建,还是拼一时的优惠补贴,在今年7月完成新一轮融资的谊品生鲜,可以说在资金上的压力,并不会太大。值得注意的是,在完成新一轮融资的同时,谊品生鲜已经开始撤离重庆部分区县。

集中力量在重庆主城提高履约、降低成本,无可厚非;直到10月正式撤离重庆,谊品到家高度依赖谊品生鲜线下的模式,面临考验。

02

改变

谊品到家是谊品生鲜线上化的重要一步。

在与线下谊品生鲜共享供应链的前提下,谊品到家的SKU能到2000多个;线上下单后,线下谊品生鲜店既是自提点,同时也承担零售。

如此一来,极大丰富了谊品到家SKU的同时,线下店同时也是一个陈列和展示的作用。在尝新和售后上,线下店也给了用户下单的信心。

而共享供应链的另一面,则是品类的高度同质化。

一个是线上线下的高度相似。在线下店辐射范围内的用户,自提与到店购买的差别不大。谊品到家的重心,在更远的区县。

在原有线下店的辐射范围之外,要继续获客、保证履约,搭建网格仓、服务站的成本,只是冰山一角——生鲜易损耗的特性、物流运输是绕不开的话题。

美团、多多等团购巨头攻城略地,在价格敏感的下沉市场,谊品到家难以招架;退回重庆主城,谊品到家又回到了品类同质化的问题上。

同样的生鲜、百货,美团、多多等团购玩家,能将价格打的更低;在品质上,生鲜类产品的品质高低,本身也相对主观;谊品生鲜的突围,在差异化。

谊品生鲜创始人汪建飞显然也看到了这个问题。2020年3月,创始人汪建飞曾表示,将开放谊品到家引进第三方商户入驻,一件代发的模式完成履约。

开放之后,谊品到家小程序SKU累计50000多个。同年2月,线下谊品生鲜也宣布开放供应链,做B端生意。

谊品到家的SKU得到极大丰富。但在平台玩法中,谊品到家无法避免的产生太多长尾品,在坑位产值上难免尴尬。

线下的坪效人效费效,转变成线上的坑位产值。简单的对线下店做复制粘贴,难免卷入团购混战,潦草收场。大部队撤离重庆的同时,谊品到家也做出了新的选择——仅保留小队人马,做猪肉铺生意。

03

归宿

到家业务难与团购一较高下;开放线下供应链,做B端生意,成为谊品生鲜打差异化的关键。

抓住猪肉这一团购王牌品类,在区域内的履约也更能掌握;同时还能拉高其他生鲜的动销。自营猪肉也好,给小B端供应生鲜也罢,谊品生鲜都抓住了一日三餐的一站式采购情景。

对于生鲜门店而言,线上化是重要趋势。同样主打生鲜的永辉超市,便是前车之鉴。2018年,永辉市值曾高达1125亿元;今年5月底,永辉较历史最高价回撤超过53%,市值蒸发600亿。

团购将生鲜品类的价格击穿。抓住场景单点突围,是线下生鲜店走到线上的关键。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