锅圈食汇的“近忧远虑”

火锅食材生意真的够“香”吗?

“在家火锅烧烤,就找锅圈”,岳云鹏所参演的锅圈广告片,正在写字楼电梯间的屏幕上循环播放,上下班的白领抬眼就能看到,玩手机时也能听到其中的广告语。

不仅是电梯广告屏,在央视、在地铁的静态大屏上,锅圈想将自家广告席卷到消费者生活的每个角落,让人们在家吃火锅、烧烤时,第一个就能想到“锅圈”。

锅圈食汇的“近忧远虑”

锅圈的搜索引擎广告投放

锅圈的广告“无孔不入”,这背后,锅圈的门店也在快速扩张。到目前为止,锅圈在全国的门店数量超过8000家,冠绝火锅食材领域。

但快马加鞭之下,锅圈也不乏隐忧。

在餐饮大赛道里,火锅一直是最热门的细分品类,入局门槛也不高,近年来也诞生了餐爆食材、火锅物语、三全涮烤汇等一批火锅食材零售企业。

火锅行业火热,自然也给锅圈留下巨大的发展空间;只不过,当城市里一间间火锅店耸立起来以后,当消费者能在各平台买到更实惠的牛羊肉卷、毛肚后,锅圈又将如何突围?

火锅“天花板”

根据官网显示,2020年是锅圈开店最多的一年,门店数量也从2020年1月时的1700家,增长到2020年10月时的5000家,10个月内开店超3300家,平均每天开店约为11家。

今年3月时,有媒体统计了锅圈门店的分布区域,其中河南省最多,而门店分布最多的五座城市分别为:郑州、武汉、苏州、西安和上海。

值得注意的是,这五座一线及新一线城市的锅圈门店数,也仅占锅圈全国总门店数的16%,而更广袤的三到五线城市,才是锅圈的“天下”。

根据统计,锅圈在三线及以下城市的门店占比,达到了约58.71%。

锅圈主攻下沉市场,因为相比于一二线城市,三到五线城市的火锅消费远远没有饱和。

根据开域数据研究院提供的数据,中国新一线城市的平均火锅门店数达到了9055家门店,每万人就拥有6.5家门店,高于各城市门店饱和度的均值4.31(每万人平均门店数),但低线城市还远未达到这一均值。

县域城市的火锅需求还未得到充分满足,锅圈发力这一市场,逐步培养当地用户的消费习惯,这对锅圈的长远发展也有增益。

只不过,火锅生意足够“香”吗?

根据企查查信息,到今年10月,国内火锅相关企业的注册量就达到了6.3万家;还有数据预测,到2023年,我国火锅市场的规模将突破8000亿元。

火锅是餐饮市场的大门类,但从消费习惯上看,用户在家消费的频次,远低于到店消费火锅。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也曾表示,火锅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和聚会氛围,而居家火锅有着场景的局限性和功能的缺失性,这和火锅原本的属性相悖。

当然,对比其他细分餐饮门类,火锅烧烤的消费占比仍略胜一筹,尤其火锅食材店的客单价并不低。

但在购买火锅食材上,消费者选择也变多了。

盒马、叮咚买菜、多多买菜,乃至超市和菜市场,各类零售渠道都提供了更为丰富的火锅食材选择;从毛肚、牛羊肉卷,到各类丸子、蘸料,不同平台上几乎是一应俱全。

尤其是蔬菜,当用户能在叮咚上买到一斤只需7到8元的生菜;而同样的价格,消费者只能在锅圈买到半斤生菜。

在一众竞对中,锅圈的比较优势何在?

火锅食材虽然客单价高,但依然是窄赛道,况且用户的可替代选项多,锅圈如果不能在食材上建立起性价比的相对优势,也就难以长期立足。

这是锅圈所面临的现实隐忧。

因此,锅圈早从去年就开启扩品之路,在郑州的部分门店售卖水果、推出卤味及半成品菜,试图探索更广泛的消费需求,并延伸到毛利更高的品类。

但实际上,锅圈的经营业绩也是一言难尽。

火锅食材行业的整体毛利率并不低,根据安井食品的2020年财报,以鱼丸、蟹排为代表的鱼糜制品毛利率为25.87%,以贡丸、撒尿肉丸为代表的速冻肉制品毛利率为24.57%,相关企业的丸类产品平均毛利率也达到20%。

反观锅圈,根据三全食品提供的财务数据,锅圈2020年的收入为30.61亿元,但毛利率仅有0.34%,净利率更是只有0.21%。

在火锅食材相对良好的毛利水平下,依托于加盟模式的锅圈,经营毛利为何如此之低?

生死供应链

横向对比竞对,锅圈的食材价格并不占优。

在上海,锅圈的优品肥牛卷售价为21元/200克,而叮咚买菜上的恒都肥牛卷,300克的售价为21.9元,盒马上同规格的同类商品仅售19.9元。

锅圈上的自有品牌毛肚售价24.5元/150克,叮咚的脆毛肚是27元/220克、盒马为27.6元/200克;如果将重量统一换算为100克,锅圈的毛肚售价为16.3元,叮咚是12.27元,盒马鲜生为13.8元。

价格差距显而易见。

商品价格所反映的,是平台的供应链能力;叮咚买菜和盒马鲜生在大力推行产地直采模式,而即便无法做到全面直采,叮咚、盒马也在努力向源头靠近,包括与大品类的头部供应商或经销商合作。

在向源头深入的过程中,平台逐步优化供应链的生产、流通环节,最终提升效率,再凭借平台采购规模所建立的议价优势,进一步降低商品价格,让利消费者。

这一供应链升级路径,锅圈又能否实现?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锅圈食汇目前在全国拥有10大中心仓,并且在上海、成都、北海等地建立了4个食材研发中心,上游ODM工厂已达到500余家;锅圈创始人杨明超也曾表示,锅圈85%的产品都是独家研发。

锅圈供应链主打“贴牌”模式,即食品工厂来生产、加工产品,再贴上锅圈的商标对外售卖;这一代工模式也提升了锅圈的性价比,有业内人士告诉地歌网,在河南,锅圈的商品性价比优势更突出。

锅圈起源于河南,其在当地的供应链建设完善,例如锅圈入股了河南的火锅底料供应商澄明食品,并与后者共建食品工业园,吸引本地优秀的食品企业入驻。

锅圈的“河南模式”取得成效,但难点在于这一模式能否全国通行。

如前所述,锅圈在上海的部分商品定价高于其他平台,这暴露出锅圈在当地的供应链深入程度不足;而锅圈的自有品牌模式,仍停留在最初期的“贴牌代工”阶段。

锅圈对前端供应链的把控能力薄弱,这也导致其难以确保性价比优势。

不仅如此,锅圈的供应链还存在“盲区”。有锅圈的加盟店店主表示,锅圈食汇会为加盟店提供肉类、丸类等产品,但蔬菜往往是加盟店自行在本地采购、加工和包装。

果蔬供应链的复杂度与全程保鲜难度,远高于火锅食材供应链,但加盟商可以自行采购蔬菜,也暴露出锅圈在供应链和加盟商管理上,缺乏成体系的标准。

重庆火锅国际供应链董事长赖一平曾对媒体表示,目前供应链最大的难点是在上游货源方面,“一是源头契约精神差;二是初级农产品的质量较难控制;三是损耗高;四是作假手段多。”

显然,以上四点困境,现阶段的锅圈也难以突破。

今年3月,锅圈完成了3亿美元D轮融资,这是其成立四年来的第五笔融资;目前锅圈的累计总融资额超过30亿人民币,也被屡屡传出将在明年上市。

资本市场看好锅圈,这与新冠疫情后生鲜赛道的火爆不无关系,但支撑锅圈长远发展的,依然是供应链实力,以及由此形成的商品性价比优势,这也是锅圈需要长期深耕的能力。

否则,供应链就是锅圈最大的“远虑”。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T老友记”(ID:itlaoyou-com),只做信息交流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21新零售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