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卖场的“黄昏”:永辉超市多方探索仓储会员店寻出路

大卖场的“黄昏”:永辉超市多方探索仓储会员店寻出路

今年以来,永辉超市(601933.SH)业绩面临压力。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78亿元,而在此之前,永辉超市尚未出现过净利润为负的情况。

压力同时在股价上体现。截至11月4日收盘,永辉超市股价为4.17元/股,距离去年一季度末的股价10元/股已经下跌了近六成。

对于公司目前经营与业态转型现状,11月3日《中国经营报》记者向永辉超市方面致采访函,对方表示:“由于各高管行程问题,暂不便接受采访,一切请以公告为准。”

业绩持续亏损

10月29日,永辉超市发布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财报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永辉营业收入为230.08亿元,同比增长3.86%,环比增长12.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95亿元,同比减少726.56%。

实际上,永辉超市今年以来业绩一直不理想。今年前三季度,永辉超市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1.78亿元,同比减少207.37%。

对于亏损的原因,永辉超市在财报中表示,公司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以及每股收益同比下滑主要受三方面影响:受疫情及社区团购等外部环境以及公司上半年主动调结构降库存的综合影响,公司前三季度收入及毛利率均有所下滑; 受股价波动影响,公司期末持有的金融资产公允价下跌使得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减少 5.66亿元;新租赁准则执行使得公司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减少3.00亿元。

实际上,除了永辉超市,整个行业的三季度业绩都不够理想。根据Wind数据,家家悦、红旗连锁前三季度利润都同比去年减少。

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表示:“今年超市行业主要受渠道的多元化影响比较多。社区团购对超市有一定影响,但是社区团购的体量还较小,无法对超市行业产生更大影响。因此超市行业一有问题就说是社区团购导致的是不恰当的。实际上,商超行业整体业绩不佳在五六年前已经存在。”

对于永辉的情况,北京京商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表示:“在其他大卖场早前出现衰败时,永辉由于生鲜做得好,对于消费者有吸引力,掩盖了大卖场业态在自己身上的颓势。但大卖场业态在逐渐走向消亡,企业一定要向新型超市转型,而这方面永辉并没有成功的探索。此外,目前生鲜经营竞争加剧,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都导致了消费者的分流,其他超市也在加大对于生鲜的投入。永辉在没有新的增长点的情况下,核心收益主要依靠大卖场,而大卖场目前显然是不理想的。”

“永辉式”仓储会员店:一件也是批发价

仓储会员店业的竞争正在升温,除了Costco、沃尔玛山姆会员店加大投入之外,国内零售企业盒马、家乐福也纷纷进入。

在此背景下,永辉超市也进入了仓储会员店赛道。今年5月,永辉超市在福建开出第一家仓储会员店。截至6月底,全国改店开业的仓储店达20家。永辉超市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仓储店销售额达1.5亿元。

不过,记者了解到,永辉仓储会员店和山姆、Costco、家乐福仓储会员店的模式存在不同。山姆、Costco及家乐福仓储会员店需要消费者先办理会员卡才能消费,而企业的盈利也主要依赖会员费的收入。

11月2日记者在上海永辉仓储会员店(通河路店)注意到,永辉仓储会员店不需要会员费,甚至不需要注册会员也可以购买店铺商品。

同时,在商品销售上,与山姆等企业销售大包装产品的方式不同,永辉仓储会员店店铺打着“一件也是批发价”的口号,永辉仓储会员店店铺中类似山姆会员店的大包装产品非常少,大多数产品的品牌、规格和一般永辉店类似,只是价格会更加便宜。

零售行业专家丁利国表示:“永辉做的仓储店不同于Costco和山姆等做的仓储会员店,商业逻辑不同,盈利模式也不同。永辉所谓的仓储店只不过是大卖场的变种,没有根本的改变。”

在连锁经营专家李维华看来,永辉进入会员制仓储超市的优、劣势非常明显。

“优势在于品牌知名、有一定的供应链基础、有相当多的消费者和会员群、有现成的团队、资金链也不错等;劣势在于进入会员制市场晚、没有成熟和成功店面的经验积累、对会员制模式的运作不熟悉。比如不收会员费就和时下流行的会员制企业的主要盈利模式相悖;缺少专业的会员制仓储超市的团队;商品和超市雷同更是违反了会员制仓储超市的商品的差异性、独特性等;其供应链因长期致力于国内,导致没有全球搜罗中产阶层喜欢的独特、知名商品的能力等。”李维华说。

沃尔玛中国CEO朱晓静在接受36氪采访时曾表示,会员制模式的本质,是会员付费进入,希望获得在外面买不到的商品。

但以上对于企业而言具有较高要求,赖阳表示:“在山姆等仓储会员店里,有在全球供应链里面独特的商品,这些商品不完全是OEM,还具备独特的价值,对于消费者而言是有吸引力的。但这类产品的开发成本很高,非常难以模仿(模仿的企业存在侵权风险)。我国这些零售企业虽然听起来很大,但和全球领先企业相比,在产品开发能力上有很大差距。”

对于永辉仓储会员店的模式,上海尚益咨询总经理胡春才表示:“目前国内的仓储会员店采取差异化竞争,商品力非常强,因此相应的毛利回报也比较高。而从永辉仓储会员店模式来说,由于做的是标品,与电商相比有天然劣势。需要看当它毛利下降之后,相应的销售增量能否给整个毛利带来回升。如果能做到是合适的;如果无法做到,那永辉这个策略可能就失败了。”

迷雾中探索

在永辉的历史上,发生过多次的业态探索。2017年,在新零售概念火爆的背景下,永辉探索了“零售+餐饮+APP”模式的超级物种,当年即开出近三十家店。但此后超级物种持续亏损,直到2018年末被剥离出上市公司。此外,永辉还探索了mini店、精品超市等业态。

在永辉mini店的经营方面,和弘咨询总经理、和君咨询连锁经营专家文志宏表示:“最近一年多来,很少看到永辉mini店进展的情况。据我观察,永辉mini应该没有再进一步发力了,甚至有一些店都关闭了。实际上,大店、小店看起来都是在卖货,其实背后的经营逻辑是有较大差别的。社区小店对于选址、选品、精细化运营的要求会更高。另外,很多生鲜小店连锁化并不容易挣钱,因为生鲜虽是高频,但由于消费者对生鲜价格的敏感度较高,它的毛利并不高,物流成本又不低,这种情况下,对于企业精细化运营的要求更高一些。在我看来,生鲜小店更适合用加盟的方式进行扩张而非直营,直营模式下企业的人员成本、管理成本都很高。所以在mini店这块,我认为永辉没有找到一个最好的模式。”

记者注意到,目前永辉超市在科技方面加大投入。2021年8月,永辉超市原首席执行官李国辞去职务,同时公司聘任原CTO李松峰为公司首席执行官,全面推进公司数字化转型。永辉超市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永辉科技投入超4亿元。

颇有意思的是,在今年8月的永辉超市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次会议审议上,董事廖建文对于人员更替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候选人(李松峰先生)有待补足在零售,尤其是超市行业的经验和领导及组织能力。

对此,胡春才认为:“永辉在数字化管理方面投入的巨资会让其后续有一定的爆发力。但数字化管理对提高管理效率是有帮助,但还是需要有准确的经营定位去发挥。中国下一波的消费升级是一个红利,实体店如果不能抓住这个红利,很难有大的未来。”

对于下一波红利,胡春才认为:“实体店的下一波消费红利,其实就是像半成品生鲜、成品生鲜、熟食、面点制品等,这些产品可以明显提升消费者的生活质量,就像人们常讲的,想要吃好一点的。”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营报,只做信息交流使用,本文观点不代表21新零售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