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商超企业的下一增量场在哪里?

传统商超企业的下一增量场在哪里?

近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表示,2021年前三季度营业收入实现698.35亿元,同比减少3.9%;净亏损21.78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20.28亿元,由盈转亏。第三季度净亏损10.95亿元,由盈转亏。

不仅如此,过去三年里永辉的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20.35%、20.36%、9.8%,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18.52%、5.63%和14.76%,业绩出现显著波动。二级市场投资方开始逐渐撤离,永辉的股价断崖式下跌,永辉超市市值巅峰时期超越千亿,如今仅有350亿元。

此外,还有红旗连锁发布的财报也显示,今年第三季度实现营收24.64亿元,同比增长7.56%;归母净利润1.28亿元,同比下降9.90%。前三季度公司共实现营收70亿元,同比增长2.82%;归母净利润3.49亿元,同比下降13.33%。红旗的盈利能力出现下滑,但营收情况好于同业。

受疫情影响,菜市场、农贸市场等逐渐关闭,大型零售超市如永辉等需要稳定食品供给,其实短暂地受到了利好,导致2020年一季度、二季度的营收基数较高;疫情平稳后,消费者养成线上购物习惯,但传统商超的线上渠道不够成熟,导致去年四季度以来营收增速放缓。

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2020年行业基本情况及超市百强调查”结果,2020年中国超市百强销售规模为9680亿元,同比增长4.4%,约占全年社会快消品零售总额的5.5%。行业整体增速开始放缓。

? 全渠道布局未成熟,拖累业绩

从自身层面分析,海豚智库认为传统商超业绩下滑主要有两点原因:线下,开店速度越来越慢;线上,渠道没有完全打开。

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超市百强销售额与门店同步实现两位数增长的企业仅有15家,销售额同比下降的企业有32家,门店数同比下降有26家。

因为超市的商品毛利较低,通过加快商品的销售速度才能达到更高的利润,如果不能像Costco那样靠会员收入盈利,那超市就必须靠规模吃饭。

首先,在门店拓展上,以永辉超市为例,早已放慢了开新店的步伐。今年上半年新开超市门店28家,第三季度新开门店20家,新签约12家。从去年开始,永辉门店数量就缩水了18.6%。永辉开店增速明显放缓,让市场大感紧张,因为这意味着业绩增长没有了主力支撑。

相反地,红旗连锁近年来一直保持了较快的规模扩张。截至今年前三季度,公司新开门店达到355家,前三季度门店数量净增加333家,目前公司已超额完成此前所定全年新开门店350家计划。所以红旗的营收仍能实现增长,稍好于同行的表现。

其次,在线上渠道布局上,国内商超必须走新零售之路。互联网正加速将零售商品搬至线上销售,持续对过于依赖线下门店的商超品牌带来挑战。要实现翻盘,只能靠自己顺应时代变革的潮流。

永辉不是没有尝试过利用实体零售密集的网点资源,拉进与消费者的距离。此前孵化的超级物种、mini店等业务吸引过腾讯和京东的资本支持。但因为缺乏线上基因,基本盘过于依赖线下,其线上表现并不突出。

相比之下,物美和多点则更强一些。根据弗诺斯特沙利文的统计,截至2020年12月,多点APP拥有8090万用户,月活跃用户约为1010万,用户的复购率约为63%,高于同年约40%的行业平均水平,产生的零售额占物美零售总额的70%以上;麦德龙中国在2020年5月推出付费会员后,目前有148万名会员。

海豚智库始终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传统企业能否要提振业绩关键要看其线下服务能力的恢复程度以及数字化转型的速度,这两点是也是决定业绩表现的关键。

因为生鲜、快消品等高频刚需商品的电商化一直是市场关注的焦点,但又存在难以保鲜、高履约成本等痛点,相关商业模式往往难以获利,通过何种方式打开线上渠道,市场也在不断试错,直到2018年社区团购模式上线。近年以来,社区团购模式逐步完善,盈利性已在局部地区获得验证。2020年疫情催化下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场,意在聚焦高频场景、拓展盈利空间。

? 补足短板,传统商超加码社区团购

传统商超针对下滑的业绩,部分企业认为是受到内、外部因素的综合影响,外部包括“社区团购的扩张”、“疫情防控常态化”,内部受企业运营方式变动等影响。

事实上,社区团购更多的是聚焦在下沉市场。去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巨头集体布局社区团购,通过渗透下沉市场逐渐扩大规模。而像永辉超市,其核心区域市场,一直都是福建、川渝等地二、三线城市,以及北京部分地区,且高度依赖实体店。二者间的相互影响有限。

十年前,国内商超成功取代了国际商超品牌,在本地打开市场;十年后,互联网带来的零售业态转变,让传统商超开始迷茫,最好的办法永远是顺应时代变革,积极寻求改变。社区团购的出现,并非打压了传统行业,而是为其带来更多想象空间,提供了下一增量场。

如今,大润发正式推出社区团购小程序“飞牛拼团”;截至目前,飞牛拼团已经入驻了上海、嘉兴、无锡等城市。武汉的中百超市目前正通过中百邻里购、中百惠团等微信小程序开展社区团购业务。另一家商超企业步步高,也已推出社区团购小程序“小步优鲜”,上线40天,日单量峰值就达到30万单;上线两个月,微信社群总人数突破320万。

国内六大传统商超品牌之一的家家悦就表示,社区团购等新业态和新模式的不断发展变化,对零售行业带来新的变革思考及探讨。于是,家家悦也依托下沉网点和门店社群资源,通过直播、社区团购等开展线上下单、到店自提服务;报告期内线上销售同比增长258%,线上销售占比提升至2.77%,增强了线上线下场景联动和相互导流。

此外,对强线下渠道的品牌商而言,数字化带动了技术、供应链等的升级,促进了整体食品行业的发展。

为什么说社区团购是传统商超的下一增量场?

社区团购市场规模较大,实现了生鲜、快消品等高频刚需商品的电商化,且解决了商品难以保鲜、高履约成本等痛点,该模式下的盈利能力已在部分地区得到验证。市场预测到2023年,社区团购市场市场空间约为8300亿元。借道社区团购,也可以成为传统商超要转型线上的机会点。

? 社区团购为传统商超企业带来积极反馈

我们认为,社区团购是传统商超零售的补充业态,下沉市场适配度高的社区团购是社区零售和生鲜电商的交集,是介于线上消费和线下消费之间的一种兼容状态。

某种程度上,传统商超和以线下渠道为主的品牌商,在社区团购等模式的带动下,开始不断革新,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二者更多的是相互补充。

具体表现:在商品数量和品类上二者互补;购物场景和客户群互补。

首先,在商品数量和品类上,二者互补。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平台的sku目前是千级,而商超sku均超过上万种;且商品丰富度略有差异。

其次,购物场景和客户群互补。商超有独特的线下购物场景,以及核心用户,社区团购与商超可长期共存、共分蛋糕。其关系,就如电商平台和服装实体店。

所以,真正强大的格局是,传统商超借鉴前者的渠道优势,实现数字化转型。

超市百强报告显示,如今传统商超的平均线上单品数由8300余个上升到11000余个;六成企业开展了社区拼团业务,组建了以自有员工为主体的团长队伍。

对传统商超和以线下渠道为主的品牌方而言,社区团购促进行业变革,助力其数字化转型,带来的反馈是积极的。

? 写在结尾

社区团购作为一种零售的补充业态,是“电商版的社区便利店”,兼具性价比和时效性,且社区团购模式与下沉市场适配度较高,为传统商超带来互补的体验。

零售线上化趋势不可逆转,不能顺应潮流一定会被淘汰。而传统商超正在积极尝试线上化、试水社区团购,业绩短期内下滑是转型期的阵痛,长远来看,新的探索才会带来新的可能。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