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到家或将倒闭:资金链断裂,业务暂停

轻松到家或将倒闭:资金链断裂,业务暂停

在频繁陷入“跑路”“集资诈骗”等传闻后,家政O2O平台轻松到家选宣布资金链断裂,业务暂停。

7月17日晚间,轻松到家发布声明称,因资金链断裂,整体负面的信息发酵对企业销售及交付带来沉重打击。经公司研究决定,7月18日起暂停全部业务销售、交付,恢复时间待定。

据悉,目前轻松到家官方平台已无法预约任何服务。而在7月8日,轻松到家还发文声称:“不会跑路,会对客户负责到底”。

此前,轻松到家发文表示,公司正面临阶段性经营困难,主要经营的北上广深四个城市出现疫情,使其所有的主营城市长期无法像以前一样进行规模化交付。此外,今年1-6月持续的疫情,高昂的自营技师成本使其经营资金持续流失,“员工制”和“自建体系”在疫情的来临的时候,都变成了经营上的沉重“包袱”。轻松到家还表示,不再进行低价补贴。

目前,轻松到家所有门店均处于停业状态。针对用户、技师、加盟商、供应商、员工的债务债务问题,轻松到家称,公司也在整理清算,根据公司资本运作情况进行逐步偿还。

据了解,截至5月末,轻松到家尚有超过600名办公室员工、超过5000名自营技师,每月交付的订单超过10万单。截至7月8日,轻松到家仍有100多万的用户。

彼时,轻松到家透露称,轻松到家提供的钟点家政服务具有迁移性、上门服务的特点,是疫情下被严格管控的行业之一,轻松到家因经营困难而出现了用户退款延后。自今年5月以来,轻松到家便深陷“跑路”“集资诈骗”等传闻,被多方投诉。

轻松到家很难“轻松”

据官网介绍,轻松到家创立于2014年,曾短暂挂牌新三板,是家政服务、家电清洗服务的全国知名企业,也是天猫、京东的指定服务商,美团点评的全国KA级客户。

公开数据显示,轻松到家已为超过200万家庭用户提供家庭服务,网点覆盖北京、上海、深圳、广州,年营业超过5000万。

成立以来,轻松到家成立以来共获得6轮融资,投资方包括祥峰资本、光信资本、深投控等知名投资机构,以及著名天使投资人吴宵光、香港明星曾志伟等总计1.5亿元的投资。其最新一笔融资发生在2018年6月,获得了来自天津远致投资和深圳资本的1140万元定向增发。

轻松到家大股东、实际控制人为李伟,企查查风险信息显示,因涉及分公司相关案件,李伟已被限制高消费,案件执行标的1.2万余元。轻松到家旗下多家控股企业,也被列入经营异常。其中,深圳市金格美空调安装维修有限公司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年度报告,已连续三年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从发展历程来看,轻松到家从家电后市场服务商一路延伸到了家政服务领域。2017年9月挂牌新三板,但2019年4月终止挂牌。

相关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2017年,轻松到家净亏损分别为6113.4万元、3415.52万元及3373.26万元,连年亏损或许是其终止挂牌的主要原因。

在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涉及轻松到家的“退款难”“无法服务”等投诉将近2000条,但投诉解决只有800多条,解决率不足50%。有不少消费者投诉称,自己购买的预付卡无法进行消费,同时也难以退款。

对此,轻松到家表示,因近期受到疫情影响,导致退款出现延迟,会对用户的申请进行分批有序退还,并强调,对于每一个客户的每一分钱,都不会侵占或者不予返还。

实际上,预付式消费广为诟病。预付式消费大多以低价套路消费者,平台方能够在短期内快速发展付费会员,聚集大量资金,而在平台方出现资金链甚至供应链断裂后,老板跑路,消费者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

有业内人士表示,预付卡的个人消费金额不一定特别大,但是它的受众面特别广,如果轻松到家无法完成退款的话,消法所赋予消保委权利,对众多不特定的侵害消费者权利,省级消保委可以对企业提起公益申诉。

低价补贴难以为继

轻松到家资金链断裂的原因之一便是低价烧钱补贴。

7月6日,轻松到家表示,公司已对深圳、北京、上海三城全面恢复正价,未来不再进行低价补贴,而是通过良性健康的发展稳定一线市场。

而在此前,轻松到家一直在进行常态化低价补贴。以7月1日轻松到家保洁产品价格为例,单次4小时保洁,3人拼团仅需89元起;不拼团直接购买的价格为2次4小时199元起,相当于24.875元/小时。

此外,还有加盟商表示,轻松到家按照每小时35元结算保洁员的薪酬,但收消费者的一般为每小时18-20多元,亏空非常大。

在家政O2O赛道,除了轻松到家,58同城拆分的天鹅到家也不好过。去年7月3日,天鹅到家宣布赴美上市,但仅仅17天后,上市之路便戛然而止,后续再无新消息传出。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5年至2020年,中国家政服务业市场规模由2776亿元增至8782亿元,增长了约三倍。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随着疫情后国内经济的迅速回暖,市场对于家政服务行业的需求将逐渐恢复,且行业规模有望进一步扩大。2021年中国家政行业市场规模预计将冲破万亿,达到10149亿元。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运营7年时间的天鹅到家目前在中国家政领域已经位列第一。

不过,背靠万亿级市场,天鹅到家虽然营收连年增长,但净利润却连年亏损。截至2021年一季度,天鹅到家的亏损总额达到19.83亿元。招股书显示,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天鹅到家的经营亏损为5.91亿元、6.16亿元、6.33亿元。招股书显示,天鹅到家2021年一季度亏损相比2020年一季度扩大21% ,达到1.43亿元。

天鹅到家方面解释,运营亏损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在销售和营销以及技术研发等方面的大量投资导致。

数据显示,2018-2020年,天鹅到家营销费支出分别为3.48亿元、4.31亿元、6.04亿元,三年累计高达13.83亿元。今年第一季度支出为1.35亿元,同比增长近70%。与此同时,天鹅到家获客成本也在不断攀高。

据伯虎财经计算,2018-2020年,天鹅到家服务的消费者数量分别为105.5万人、127.1万人、107.8万人,可得出三年来的获客成本分别为330元/人、339元/人、561元/人,三年间,获客成本已经上涨70%。

不过,烧钱补贴也并未给天鹅到家带来较大规模增长。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天鹅到家平台总交易额为88.28亿元,不到市场总量的1%。

目前,家政O2O市场集中度较低,头部第一品牌天鹅到家市占率仅有1%。此外,赛道还聚集着京东家政,腾讯投资的e家洁和阿里投资的河狸家以及美团等玩家。

天鹅到家想要用烧钱换流量,亏损换市场,并不容易。前者尚且如此,更遑论轻松到家了。

据了解,家政O2O平台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类是撮合信息平台的轻模式,以天鹅到家为代表。据悉,在营收构成上,天鹅到家近90%收入依赖于其家庭服务的佣金抽成,约7%收入来源于技能升级培训。

另一种则是自营重模式,以轻松到家为代表。据悉,轻松到家采取的是自营技师模式,公开信息显示,其平台共计有服务人员1万人,覆盖50万家庭用户。

在艾媒咨询CEO张毅看来,不管是自建团队还是平台模式,都需要强大的资本作为支撑,资本支撑力度不足,企业融不到钱,只能选择压缩规模或者是关停。

在传统家政中介机构中,盈利模式是收取雇主和家政服务人员的双重费用。而家政O2O平台的革新之处在于,斩断了这一牟利模式。

不过,在市场竞争激烈之下,低价补贴的路子已经行不通了。有更好的盈利模式,才能让这些平台真正过上好日子。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