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下沉社区到下沉农村,盒马做生鲜农产品的”搬运工”

10月23日,由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主办的2021全国农商互联暨乡村振兴产销对接大会上,盒马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原若凡作为零售商代表,做了“农业新模式建设-盒马村建设及采购计划”发言。为助力乡村振兴,原主任在发言中提出让好农货进城,让“共同富裕”进村目标。10月24日,由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零售圈主办的“中国零售圈大会暨2021生鲜零售发展论坛”上,盒马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原若凡对盒马村建设的标准,准入机制和采购计划做了详细阐述。

从下沉社区到下沉农村,盒马做生鲜农产品的

01

单品→爆品→品类→品牌

盒马供应链优势不断提升

梳理盒马走过的5年,商品力一直是其核心竞争力之一。从“免除供应商渠道费”的零供关系1.0.到“盒马X加速器”发布的零供关系2.0.盒马一直在零供关系上下功夫,努力改变传统商超“畸形”的零供关系,这为盒马供应链体系的升级与完善奠定了强有力的基础。

从网红爆品的打造,餐饮零售化的求证,自有品牌差异化的探索,品类单元化品牌尝试。盒马打造了“盒马海鲜”、“盒马餐饮”“盒马花园”、“盒马酒窖”、“盒马日日鲜”、“盒马美妆”、“盒睛睛”、“盒补补”、“盒马工坊”“盒马烘焙”等多个品类化、单元化,自有化的单品和品类品牌。

要致富先修路,要有好的商品力,必须有配套的供应链体系来支撑。盒马的供应链体系随着其商品力的逐渐提高而不断升级与完善。

2020年,盒马在全国建成五大数字农业集运加工中心(产地仓),分别位于云南昆明、广西南宁、四川成都、山东淄博、陕西西安。辅之以20多个销地仓,形成覆盖全国的物流网络。

从下沉社区到下沉农村,盒马做生鲜农产品的

盒马位于陕西西安的数字农业集运加工中心

2021年,盒马已建成可供应全国的常温仓、冷冻仓、水果产业园和鲜花加工中心,并有90多个省级仓、加工中心和海鲜暂养中心——覆盖全国多个重点城市的生鲜供应链体系,布局已成。

今年7月份,盒马首个自建供应链中心在武汉封顶,该中心共有8个单体建筑,包括1栋生鲜加工配送中心与中央厨房、1栋双层冷库,年底之前将完成内部装修,明年初将投入使用。

武汉供应链中心只是盒马供应链在全国布局的落子之一,除了武汉,盒马首批供应链中心也在成都、上海等地建设中。第二批西安、上海、杭州、广州等地的自建供应链运营中心将陆续投入使用。目前普遍使用的供应链中心,主要是仓储、包装、配送分布式作业方式。盒马供应链中心的不同是,增加了暂养、生鲜加工、中央厨房等功能。盒马将打造成集种植、采购、加工、仓储、配送、物流、金融结算、培训等为一体的现代化、数字化、产业化的供应链服务平台,构建一个全新的高品质消费生态圈。

02

新业态“三驾马车”

助力产、供、销融合

不能有效链接、服务“供应商”与“消费者”的零售商都在耍流氓。有人说零售业是一场“效率”革命,就像捉迷藏一样,看谁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目标。

为了能够给消费者带来有别于“传统超市”差异化的消费体验,盒马鲜生自诞生之日起就与众不同。不论是将海鲜餐饮零售化、平民化,还是推出30分钟到家服务,在盒马的基因里充满了数字化、效率化、品质化的烙印。5年间,全国门店数量突破近300多家,不论从门店数量还是销售规模,早已跻身超市十强之列,当然,在新业态的探索上,盒马也敢为人先,敢于创新,不遗余力。

从下沉社区到下沉农村,盒马做生鲜农产品的

盒马不止“鲜生”,为了打造中国人自己的仓储式会员店,盒马率先向国际零售巨头发起挑战,终于打造出了中国本土首个仓储式会员店—盒马X会员店。盒马X会员店的问世,填补了中国人没有自己仓储式会员店的空白。在“会员权益”、“商品差异化”、“营运标准化”方面,盒马X会员店已经完全做到,开始全国复制。目前全国已有3家盒马X会员店开业,在江浙沪、北京等地跑马圈地,快速布局。盒马X会员店被盒马CEO侯毅称之为盒马的第二增长曲线。

为了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将“盒区房”普惠化,盒马抛弃热门“社区团购”模式,创造首个介于“到家”与“到店”之间的社区电商新业态,盒马邻里。

“履约时间有保障,商品质量高要求,店铺运营低成本”成为这一业态的重要特性。从业态互补性来看,盒马邻里是对盒马鲜生服务触角的延伸与扩展,同时也成为盒马服务下沉市场,差异化社区团购的一个新战略。在盒马内部,盒马邻里已经成为继盒马鲜生,盒马X会员店之后的第三增长曲线。这一新型社区电商模式可以说是取“社区团购”、“社区零售”之长,已经快速在全国布局超千家门店。

不论是盒马鲜生、盒马X会员店还是盒马邻里,都在围绕消费者的菜篮子,肉盘子,米袋子,饭桌子做服务和供给,解决的是传统商超不能满足人们对日益增长的差异化、品质化、时效性的消费需求。

03

链接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

助力乡村振兴战略

让更多好农货进城,让更多大订单下乡。盒马村的建设似乎与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不谋而合。

盒马村,是指为盒马种植农产品的村庄,种出的优质农产品直接卖到盒马线上线下新零售平台。它的不同在于,定向种植,以需定产。通过消费大数据,盒马把市场行情、消费趋势传递给种植端。2019年起,盒马村模式开始试水。截至目前,全国共有136个盒马村,遍及1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

从下沉社区到下沉农村,盒马做生鲜农产品的

上海首家盒马村——翠冠梨数字农业基地

无人值守果园机器人正在施药,农民可远程操控

在中国零售圈大会暨2021生鲜零售发展论坛上,盒马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原若凡还发布了盒马村建设的准入机制和标准:“拥有现代农业成产理念”、“有特色农产品”、“产能稳定”成为“必选项”。从产业端让千亿采购计划得到保障,当然全国近300多家实体门店也是重要的支撑之一。

如果说盒马邻里是“下沉”社区,那么盒马村则是“下沉”农田,这一模式的核心在于将“农田”与“社区”直接连接,减少中间环节,让田间地头的“鲜货”能够在盒马供应链的支撑下实现“当日达”和“次日达”。

如果站在农业产业、农村振兴、农民收益的角度来看,订单式农业则是这一模式的核心。作为盒马“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战略”的重要环节,盒马依托大数据,将消费互联网的需求反哺到产业互联网的供给这一资源优化配置模型中,避免了农商互联中“菜贵伤民”、“菜贱伤农”的现象。像四川丹巴黄金荚、重庆莼菜、甘肃沙葱、崇明翠冠梨等农产品都成为盒马村模式的收益品类,通过盒马全国近300多家网点,飞入平常百姓家,消费者的菜篮子,肉盘子,米袋子,饭桌子烙上了“盒马牌”的印迹。

从种植端来说,盒马也助力农产品产业化、品牌化、IP化的模式得到了验证。

盒马总裁侯毅认为,新零售未来的健康发展之路,是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的高度融合。“产业互联网可以深深扎根农村,帮助农民种出好农货,卖出好价格。消费互联网连接上亿消费者,可以为消费者提供高性价比的商品。二者的融合,才能让农业从根本上实现数字化升级,带动广大农人收入迈上新台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