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酒鬼酒52度多少钱一瓶(2022年行情)

目前52度500ml内参酒分销价在830元-900元之间不等,但其出厂价却高达1050元/瓶。

终端市场价格倒挂之下,酒鬼酒公司呈现在报表上的业绩依然“节节高”。根据酒鬼酒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其营业收入、归属净利润增幅分别高达86.04%和94.46%。

酒鬼酒涨价谋高端:内参酒三年涨17%、1499元对标茅台,终端六折销售价格倒挂

作为酒鬼酒的高端大单品,零售指导价为1499元的内参酒,近期市场价已出现严重倒挂。

搜狐财经从多位白酒经销商处获悉,目前52度500ml内参酒分销价在830元-900元之间不等,但其出厂价却高达1050元/瓶。

据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的第三方商家销售情况显示,52度内参酒标价840元-1209元,且1000元以下标价居多。

以此估算,经销商渠道成交价与出厂价最高已超过200元,消费端实际成交价甚至已低于定价1499元的六折。

终端市场价格倒挂之下,酒鬼酒公司呈现在报表上的业绩依然“节节高”。根据酒鬼酒最新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其营业收入、归属净利润增幅分别高达86.04%和94.46%。

一边是一路走高的业绩,一边是终端市场产品折价严重,两相矛盾之下症结何在?

1499元内参酒最低六折出售

市场价低于出厂价200元

近日,在酒鬼酒2021年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对内参酒在终端市场实际售价与建议零售价差异较大,以及内参系列终端库存情况提出质疑。

对此,酒鬼酒副总经理王哲回复表示,由于供求关系,目前产品的建议零售价和实际成交价有一定差异。后续公司将坚持稳价增量,逐步改善价格差异。

酒鬼酒涨价谋高端:内参酒三年涨17%、1499元对标茅台,终端六折销售价格倒挂

正如投资者所说,搜狐财经在随机走访市场时发现,无论是经销商之间还是消费端市场,内参酒的实际成交价格均低于官方指导价。

根据官网显示,酒鬼酒旗下分为内参系列、酒鬼系列和湘泉系列。其中,内参系列作为酒鬼酒公司高端化之路的主要抓手,零售指导价为1499元/瓶,与飞天茅台相同。

根据今日酒价数据以及搜狐财经市场走访获悉,52度500ml的内参酒于近3个月以来市场行情价基本在810元左右;从分销商实际成交价格来看,近一个月基本在860元,甚至今年3月末有经销商报价790元。

据综合白酒经销商王阳(化名)向搜狐财经透露,目前52度500ml内参酒出厂价已高达1050元/瓶,但经销商的分销价却仅在830元-900元之间,远不如此前内参酒营销高峰期980元/瓶的批发价。

以830元估算,经销商分销价与出厂价的价差最高已达到220元/瓶,相当于一级经销商以八折的价格分销给下一级经销商。

从线上电商平台来看,内参酒的实际成交价格亦远低于其建议零售价。

搜狐财经在京东、天猫等电商平台的第三方商家看到,52度500ml内参酒销售挂牌价格在840元-1209元之间,其中840元-969元的定价占比相对较多。

同时,搜狐财经随机走访北京市场终端烟酒店发现,门店对52度500ml内参酒的报价基本在1100元以上,如酒便利、华致酒行等报价基本均为1188元/瓶,与第八代五粮液的报价仅相差2元。

按照上述实际成交价估算,内参酒实际价格与建议零售价格的价差在659元-290元,840元低于建议零售价的六折。

在极限情况下,若终端分销商以830元/瓶的价格拿货,其每瓶利润仅有10元。

营收净利成倍增长,合同负债去年增九成

作为酒鬼酒公司核心高端大单品,内参酒终端渠道市场的折价销售,与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却大相径庭。

根据酒鬼酒2022年一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其实现营业收入约16.88亿元,同比增长高达86.0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5.21亿元,同比增长94.46%。

除了开门红的业绩,酒鬼酒公司近十年来营收体量已超过2012年高峰期业绩水平。

搜狐财经盘点发现,2012年-2021年,酒鬼酒公司营业收入从16.52亿元的业绩巅峰,受大环境与自身双重影响营收跌至3.88亿元,随后逐年增长至2021年的34.14亿元;其归属净利润同样在2012年实现4.95亿元后,跌至-9747.53万元,后逐年增长至2021年的8.93亿元。

酒鬼酒涨价谋高端:内参酒三年涨17%、1499元对标茅台,终端六折销售价格倒挂

从整体业绩来看,酒鬼酒公司不仅恢复至2012年的业绩水平,甚至相较于2012年,营收、净利润均增长一倍。

从细分经营指标来看,酒鬼酒公司的财务数据依然十分亮眼。

据酒鬼酒公司2021年年报显示,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约15.65亿元,同比增长64.68%;货币资金期末余额约33.43亿元,相较于期初余额增长55.20%,占比总资产提高6.01个百分点至55.62%;合同负债期末余额约13.82亿元,同比增长92.21%。

同时,2021年,内参系列生产量1281吨,销售量996吨,产销率约77.75%;酒鬼系列生产量7976吨,销售量5583吨,产销率约70%。

对比同被大资本接盘且体量相近的舍得酒业,2021年,舍得系列生产量1.05万千升,销售量8053.95千升,产销率约77.04%;沱牌系列生产量3.23万千升,销售量3.11万千升,产销率高达96.33%。

频繁涨价驱动高端化发展

出厂价已超飞天茅台

业绩报表高速增长开门红,终端渠道市场价格倒挂则显得格格不入,而经销商折价销售的背后,是酒鬼酒近年来频繁涨价拉高端的市场策略。

搜狐财经盘点,2021年,酒鬼酒公司对内参系列产品进行价格调整共计4次。

其中,2021年1月18日起,52度500ml内参酒(大师)战略价上调100元/瓶,团购指导价调整为2580元/瓶,零售指导价调整为2899元/瓶。

酒鬼酒涨价谋高端:内参酒三年涨17%、1499元对标茅台,终端六折销售价格倒挂

1月20日起,湖南内参酒销售公司再次下发价格体系调整通知显示,52度500ml内参酒执行公司建议价格体系,团购建议价1350元/瓶,零售建议价1499元/瓶。

4月29日,湖南内参酒销售公司通知,自7月1日起,52度500ml内参酒战略价上调80元/瓶。

10月29日,湖南内参酒销售公司下发《关于部分内参酒调价的通知》显示,自2022年1月1日起,52度1L内参酒、52度500ml*2内参酒礼盒战略价分别上调100元/瓶,52度750ml内参酒战略价上调50元/瓶;52度500ml内参酒(大师)战略价上调100元/瓶,建议零售价3098元/瓶。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7月,内参酒挂牌价提升至1390元/瓶;2019年4月,内参酒团购价升至1350元/瓶,挂牌价升至1499元/瓶;2019年10月,合同约定配额外的内参酒出厂价提价20元/瓶;2020年1月,内参酒配额内出厂价上调50元/瓶。

搜狐财经注意到,酒鬼酒公司对内参系列的多次提价调整均针对出厂价,频繁多次调整后,导致内参酒的出厂价一路走高至1050元/瓶,三年内累计上涨150元,涨幅达16.67%。

据经销商透露,同在1499元价位的高端白酒,53度500ml飞天茅台的出厂价多年未涨,依然在969元/瓶;2021年12月,多年未提价的第八代五粮液将计划外价格从999元/瓶提升为1089元/瓶,计划内价格889元/不变,整体平均出厂价为969元/瓶。

同时,建议零售价定位在1399元/瓶的52度500ml国窖1573经典装,在2020年和2021年也进行多次价格调整。

按照公开可查估算,国窖1573出厂价预计从910元/瓶上调至1060元/瓶,累计涨幅16.48%。

同在千元价格带,内参酒出厂价高于飞天茅台、五粮液以及国窖1573等一线名酒近100元。

据市场消息,今年1月,湖南内参酒下发停货通知显示,52度50ml内参酒(大师)于1月14日起暂停接收订单。

对于行业“潜规则”,停货往往与涨价进行挂钩,因此停货一般也被认为“涨价信号”。

在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看来,从内参酒定价来看,其价格带已然属于高端白酒价格带。但从全国范围来看,目前酒鬼酒品牌力有限,企业体量依然偏小,核心消费人群相对小众,因此难以支撑内参酒的高价市场。

据酒鬼酒公司财报显示,2017年-2021年,内参系列营业收入从1.77亿元实现高增长,至2021年已达到10.34亿元,但其占比总营收仍只有三成。

从19家白酒上市公司来看,酒鬼酒公司以34.14亿元的体量位于第14位。

“以涨价驱动高端酒发展已十分常见,但从内参酒的整体运营来看,其量价平衡控制欠佳,造成其终端价格严重倒挂,渠道利润不高。”白酒资深营销专家刘立清向搜狐财经表示,除了内参文化研讨会等营销活动,其终端精细化运营仍是关键。

去年库存同比增94%,存货跌价增两成

追求高端化的酒鬼酒,正面临库存高企的现状。

2017年-2021年,酒鬼酒库存商品从1.26亿元增长至3.94亿元,2021年其增幅更是高达94.09%。

据酒鬼酒财报显示,2021年,酒鬼酒库存商品3.88亿元,发出商品579.04万元。其中,库存商品存货跌价准备1076.10万元,对比期初891.79万元,同比增长20.67%。

在2021年酒鬼酒公司业绩说明会上,有投资者就渠道库存进行提问,副总经理王哲回复投资者称“整体内参库存相对良性,经销商库存处于可控状态”,同时提到“一季度酒鬼酒和内参酒整体动销状况良好,因疫情原因4、5月份库存消化相对缓慢。”

酒鬼酒涨价谋高端:内参酒三年涨17%、1499元对标茅台,终端六折销售价格倒挂

国金证券研报数据显示,当前内参回款进度超50%,酒鬼尚未进行新回款;省内库存 1-1.5个月,省外库存2个月以上。

华创食饮也在研报中表示,酒鬼酒省内受疫情影响有限进度较佳,内参回款进度约为65%,酒鬼系列约50%。

在蔡学飞分析看来,由于疫情以及整体经济环境,酒业消费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随着酒鬼酒、内参酒不断进行价格升级,出现的消费群升级,带来相应的产品流通效率降低,造成其动销率与周转率不断下降。

从其库存周转情况来看,无论是同样于近两年业绩高走的山西汾酒,还是同被资本收购奔波于全国化的舍得酒业,存货周转情况普遍偏高。

搜狐财经盘点发现,2017年-2021年,酒鬼酒存货周转率从0.25提高至0.6,存货周转天数也从1431.98天降低至604.33天。

同周期内,舍得酒业存货周转率从0.19提高至0.41,存货周转天数也从1941.75天下降至873.15天。

对于同样醉心于高端的水井坊,其2017年-2021年,存货周转天数也基本在800天-1000天上下徘徊。

对比之下,作为一线名酒的山西汾酒目前已基本实现全国化,存货周转情况相对良好,其近五年存货周转率保持在0.67-1.16之间,存货周转天数也基本维持500天以下。

对此,刘立清分析认为,内参酒的高增长主要在于全国化过程中,各省大商优先占位品牌,导致目前大多数货物在经销商库存中,因此下一步动销的关键在于提高消费者开瓶率。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