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失意者”们跨界做直播

火爆的直播间里,向来都是旧人未去,新人已来。

前有为还6个亿的债务而入局的罗永浩,今有因教培行业严重收缩而转型的俞敏洪。

曾经的叱咤风云的人物成了无奈的失意者,纷纷跨界做起了直播带货。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要论现在最红火的直播间,莫过于新东方开设的东方甄选。从教培行业退场后,新东方一度陷入低谷期,俞敏洪开始转型做带货主播。

在经历半年多的沉沦后,今年6月,直播间的主播董宇辉,凭借流利的中英文直播以及出口成章的才华,迅速出圈走红,带领东方甄选一跃成为最受欢迎的直播间。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现在,东方甄选已经稳坐直播带货的头把交椅。作为半路出家的非专业者,新东方跨界带货无疑是成功的。

而在此之前,还有当当网的创始人李国庆,历经被踢出当当、愤怒摔杯、抢公章等一系列事件,也从风光的企业家“沦落”成为网红主播。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除了失意的企业家,还有众多落寞的明星,《小兵张嘎》里的“嘎子”谢孟伟、饰演过许多经典角色的舒畅、朱梓骁、贾乃亮等演员,都在难以翻红的情况下选择去直播间带货。

其中,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要属“潘嘎之交”,年过半百的潘长江劝说“嘎子”不要再直播卖酒,“这里面的水太深,你把握不住”。潘对嘎子循循善诱,把嘎子感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连忙说自己不卖了。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然而,一转头,潘长江也开始酒类产品的直播带货。一时之间,让无数看客直呼“没想到”。

从明星到企业家,纷纷涌入直播间,将直播带货当成自己的副业。

无独有偶,暂时赋闲的航空公司也开始涉足直播领域。今年2月,隶属于南方航空旗下的“南方航空环球购”账号在抖音平台迅速走红,短短几个月内就获得22.1万粉丝关注。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除了南航,海南航空同样在直播舞台上出圈。其不仅通过直播销售护肤品、彩妆等商品,如今更是拥有128.8万粉丝。

公开数据显示,海航直播间在30日内的销售额达到1422.9万元,平均每场直播收入为102万元,坐上“航空直播头把交椅”。

随着直播带货行业持续升温,各行各业都将自己的触角伸进这一领域。

为何心照不宣地选择直播带货

副业千千万,赚钱的行业也不少,为何这么多人、企业都扎堆在直播带货这一行?

原因很简单,就是直播市场广阔、前景好且红利极大。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截至去年6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6.38亿,与2020年同期相比增长47.2%,占网民整体的63.1%。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相较于上年增长121%,达9610亿元。预计2021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将达12012亿元,2022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进一步上升至15073亿元。

不断攀升的网络直播用户数量和庞大的市场规模,都预示着直播带货是一个可发展的朝阳行业。

对于行业预测,最敏锐的莫过于各大企业,尤其是依靠大数据分析的互联网大厂。

2016年,嗅到商机的阿里率先推出直播平台——淘宝直播,凭借依靠完善的供应链与海量的电商资源,快速起量,开辟了新电商时代。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2019年,直播电商真正破圈兴起,短视频博主转型直播带货成为潮流。李佳琦、薇娅彻底带火了淘宝直播,并不断刷新直播销售记录。快手在2018年底开放MCN机构入驻,在2019年,快手举办首届“卖货王”,头部主播散打哥的销售额突破1.6亿元,真正拉开了快手电商化突飞猛进的序幕。

2020年,罗永浩入局抖音直播电商,并宣布在直播间切断第三方平台链接,成为抖音一家的主播。之后,抖音提出“兴趣电商”,快手提出“信任电商”,直播电商逐渐显露出三分天下的格局。

而这三家曾经培养的“直播四大天王”——薇娅、李佳琦、辛巴、罗永浩,也创造过许多带货神话,让无数用户对其顶礼膜拜。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去年双11期间,直播电商行业的头部主播创造了巨大的销售额。其中,李佳琦与薇娅分别创造了217.6亿元、199.9亿元的销售额,快手的头部主播辛巴和蛋蛋分别创造了17.6亿元、18.5亿元。

而罗永浩在不久前宣布即将还完6亿的债务,重返科技界。要知道的是,罗永浩是2020年4月1日才开始直播带货的,满打满算才27个月,平均下来几乎每月收入也有2千万。

如此高额的收益让无数人心向往之,纷纷涌入直播电商,希望自己会成为下一位直播顶流。

而作为直播平台方,抖音、快手和淘宝不断投入资金扶持主播、完善供应链和货品质量,使得直播带货愈发繁荣。

直播万亿风口,竞争同样激烈

看似繁华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危机。

不少新入局的人都是冲着利益而来,将头部主播视作奋斗目标,却没有看到在其之下庞大的中尾部主播体量。

以快手为例,在2019年,主播数量已经超过5千万,其中带货主播中,粉丝1万粉以下主播占比25.01%,10万粉以下主播占比60.37%,50万粉以下主播占比87.56%。

而少数的头部主播分走了大部分平台流量和直播收益, 根据QuestMobile今年2月份的数字显示,快手平台上超过1000万的头部主播们,其直播销售额占到了平台总量的七成。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换句话说,除了屈指可数的头部主播之外,剩余的4900万的中尾部主播销售额只占了30%,竞争激烈程度不言而喻。

对于想要依靠直播带货赚钱的普通人,盲目入场或许很难实现目标。

况且,头部主播往往占据了大部分的货品资源,拥有极大的议价权,因此能获得质量优、价格低的产品。

与之相反的是,没有稳定优质的货源和超低的价格,想要长久做好直播,几乎不可能。海南航空直播间的SK-II假货事件也印证了这一点,如果不能把控货源品质,即使是拥有信任背书和价格优势的直播间也会“翻车”。

中年失意企业家,齐聚带货直播间

一直以来,直播电商给人留下准入门槛低的印象,很多做直播带货的机构或主播更多只是赶上直播风口,来赚快钱,直播行业一度鱼龙混杂。

经历几年的野蛮生长后,直播电商虽获得了快速发展,但暴露了许多问题。从辛巴糖水燕窝便可见一斑。

大主播如此,小主播出现“货不对版”、“假货”的频率更高,消费者难以维权。虚假宣传、刷量刷单等问题也让用户对直播带货的信任度大大下滑。

在直播生态越做越大后,平台自身的章程制度和重拳治理已然不够,更需要监管的入局。

随着直播电商回归常态化,直播电商需要遵循电商的基本逻辑,重视“人、货、场”环节。

如今的直播电商已然不能以收割短期流量的心态入局,而是要抱着长期经营的心态,规范带货、完善供应链、服务好消费者,才是发展的长远之计。

作者 | 顾影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