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管理层变动:快手前高管仇广宇加盟美团平台

美团管理层变动:快手前高管仇广宇加盟美团平台

《晚点 LatePost》独家获悉,快手国际化事业部前负责人仇广宇已于近期入职美团,暂任美团创始人兼 CEO 王兴助理。

仇广宇于 2020 年 8 月加入快手。此前,他是滴滴国际化事业部首席运营官。他分别在滴滴和快手工作了 5 年和 18 个月,参与了两家公司的国际化大战。

这两段经历,仇广宇面对的业务、公司国际化进展阶段和公司文化均不相同。在滴滴与 Uber 的打车大战中,他率领滴滴在拉美地区从零起步,最终超过 Uber。在快手与 TikTok 的短视频大战中,他带领快手进行第四轮出海扩张。烧掉 100 多亿人民币后,此轮扩张以调低增长目标、暂停新开市场告终。“Tony 将多个业务团队收拢、中台化,为快手海外的长期发展打下基础。” 一位熟悉快手的人士评价。

这位快手前高管接下来将负责美团的哪块业务尚不清楚。

一些美团老将也有变动,涉及美团平台、到店事业群。

近期,美团到家事业群 CTO、研发平台负责人韩建调任美团平台 CTO,向美团平台负责人李树斌汇报。他的职位由其下属、原美团到家事业群配送技术负责人孙志钊接棒。

此前,美团平台没有统一的技术负责人,技术团队分布在各业务部门下。韩建调任美团平台后,将搜索与 NLP(自然语言处理)部、增长技术部、服务体验部、App 技术部按照职能拆开,重组合并,形成了以前端、后端、算法、测试和产品划分的新部门。

这样做的好处是防止相同职能在不同业务 “重复造轮子”。韩建对内说,他到美团平台就做三件事:降本、增效和提质量。这也是美团今年的核心命题。

韩建调任后,美团平台开始在部分部门试点一项名为 “冰淇淋” 的项目。冰淇淋取意自 DQ(Development Quality,研发质量)。该项目旨在用 ONES 等工具管理研发人员,规范工作流程并进行详细的数据统计,量化产出。比如,统计每个项目用时多久,是否超出预期。

冰淇淋项目让一些美团员工思考研发的工作能否被有效地量化管理。有人认为,量化难度很大,工作流程变多了,是在用效率换质量;有人认为,短期来看效率可能不升反降,但长期对公司是有益处的。

到店事业群则在半年内经历了两位事业部负责人的变动。

4 月,到店餐饮事业部负责人王毅明转而负责到店事业群销售培训,接替他的是火花思维前副总裁张健。张健和仇广宇均是 1984 年出生。他于 2018 年加入火花思维,在此之前,他在联想工作了 13 年,担任过消费类客户服务部等多个业务部门负责人。一位张健的前同事评价他 “敢想、敢干、能拿结果”。

6 月,城际交通(包含机票、火车票)业务负责人李洋离职,该业务交由门票事业部负责人刘燕翔负责。李洋曾担任过美团打车、美团骑行负责人。

2022 年第一季度到店酒旅业务为美团贡献了 34.7 亿元经营利润,占所有未亏损业务利润的近七成。但王兴在业绩电话会上说,受疫情影响,第二季度该业务收入将同比大幅下降,并将在下半年继续受到负面影响。

王毅明与李洋加入这家 12 岁的公司均已超过 6 年。一系列调整带来的直接结果是,美团的管理团队正在变得更年轻——无论是从年龄,还是从他们加入美团的时间上来看。(文|马可欣 编辑|管艺雯)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