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喜事业群裁撤,社区团购大败退

据最新消息,京喜事业群将被拆散,涉及京喜拼拼、京喜App、京喜通等多个业务版块。前些月,京东旗下京喜拼拼就被曝出,多地业务全面退市,仅保留北京、郑州的部分业务。

作为之前曾一度覆盖20余个省份的京喜拼拼,并在其集团内部被寄予厚望,如今看,正轰然倒塌……

2019年下半年,曾有业内人士这么形容社区团购: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然而,三年后的今天,我们依旧可以用这一段延续形容当下的社区团购。

京喜拼拼、美团优选、兴盛优选、多多买菜、淘菜菜等,都不约而同地进行着不同程度的撤城、裁员、收缩、降本……

社区团购到底行不行?

几乎所有留下来的社区团购平台都在强调着降本增效、质量增长、单点盈利,似乎都在强撑着,不优化、不调整就顶不住了。

京喜事业群裁撤,社区团购大败退

毫无疑问,社区团购即将进入下一轮的“休眠期”,退下来了。没有了聚光灯,日渐消退。也正值这样的时间节点,我们停下来反思,社区团购到底怎么了?为何出现,为何停滞,又要走向哪里?

京喜事业群裁撤,社区团购大败退

社区团购的前世今生

今天的社区团购竞争,如果放在两年前,估计谁也想不到会呈现如此的市场格局。

2020年7月,美团才宣布成立“优选事业部”推出“美团优选”业务,正式进军社区团购赛道,并在山东济南上线测试。

2020年8月31日,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正式在武汉和南昌上线。

还有一位重要选手,虽然现在已经“阵亡”,但在过去的两年里,可谓声势浩大。2020年的6月,滴滴入局社区团购消息传出,“橙心优选”在成都上线。彼时,滴滴表示,和跑腿、货运等类似,橙心优选只是对新业务的尝试探索之一。

3个月后,补贴大战正式拉响,“鸡蛋1.99元6枚、胡萝卜0.86元一斤、韭菜0.99元一斤,新人下单还有单笔40返40红包”。

投入不设上限,这句话也时常被拿出来唬人。

以2020年夏天(678月)为界,前后的社区团购历史,可谓天差地别。

2016年-2018年,彼时,社区团购才刚刚出现,新模式业态探索。

2018年-2019年,区域的社区团购涌现,资本助力,巨头关注。

据统计,2019年社区团购共发生了17起融资事件,融资总额为83.4亿元。巨头们开始关注并以不同的姿势小步入场。

阿里盒马鲜生下的“盒社群”,京东上线的小程序—友家铺子;苏宁易购宣布在苏宁小店上线社区团购业务;拼多多通过投资“虫妈邻里团”入局社区团购;腾讯投资兴盛优选,加码社区团购赛道。

一边是巨头关注,上线测试,投资加码;而另一边,2019年下半年,社区团购平台也开始充斥着关停、撤城和转型。典型的松鼠拼拼被爆出全国裁员到底,小区乐爆出全面撤出郑州市场……

当所有人都以为社区团购在2019年进入深水期,到了下半场。曾有人说“当前的社区团购危机四伏,团长要挣钱,平台要利润,消费者要便宜,利益在哪里?社区团购已经进入尾声,要么转型要么死亡……”

本以为战斗结束,谁知这才只是社区团购1.0版本。

2020年初,疫情的出现,让更多巨头关注到了“预售制,次日提”模式的价值,以及价值背后的用户、流量、规模。

随即,正如刚刚所描述的,经过半年的调研探究后,美团、滴滴、拼多多深度入局。巨头一参与,前面的社区团购发展都不算数。

2020年6月到2022年6月,两年时间,社区团购可谓是风云变幻。没有逻辑可言,没有规律可说,没有专业可讲,反正就是投入、投入、再投入!

2020年-2021年,巨头正式入场,全国蔓延,补贴大战。2021年-至今,巨头关停离场,业务收缩,保命精耕。

潮起潮落,再潮起再潮落。

虽然潮起的原因不一,出发点不一样,但潮落的原因都是惊人的相似。昨天的历史,今天的教训都在告诉我们,社区团购是一门零售的生意,是一门供应链的生意,需要“弯着腰捡钢镚儿”。

京喜事业群裁撤,社区团购大败退

社区团购,全线进入休养期

回归本质,社区团购不是一场资本战,也不是一场流量战。过去巨头们入局社区团购,事实上,不是冲着社区团购本身,而是高频的消费场景入口。高频消费的背后,是巨大的流量。

在互联网人眼里,流量便意味着一切。

然而,所有人对社区团购的高估,当真正实践后发现,都是低估了。更别说,从一开始就低估社区团购的难度。

社区团购低估的不是商业模式门槛、用户运营促销、复制扩张开城。低估的是,供应链履约交付,品类组合设计,社区社交关系。

高度分散、非标、低开发程度的生鲜商品,常温、冷藏、冷冻不同需求的仓配基础设施,这背后都是要基于本地,而非全国的一整套供应链体系。

稳定的生鲜需要成熟的冷链供应。社区团购的冷链从来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成本问题,低价生鲜,无法支撑背后的仓配成本。

据相关报道,美团25亿投入冷链和自动化,多多提供无息贷款帮助网格仓建设冷链,但现实情况,很多网格仓建设冷链后并未使用,依然用干冰和物理冰袋降温。

理想状态是:集中采购,减少交易流程,继而提升效率。但对生鲜品类而言,根本无法做到集中大规模采购,运输损耗,价格波动,种植分散等等。很难在短时间内真正意义上实现规模效应。

京东2007年开始自建物流,迄今投入超过1000亿,建设超过1200个仓库和32个亚洲一号分拨中心,雇佣了26万名员工。即使到今天,京东能做到全国多数地域的覆盖,但在生鲜类目上,仅仅是在局部。

这足以可见,背后的高难度和长周期。

事实上,社区团购这门生意,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长周期的持久战,而非像外卖、打车一样,干一仗结束,输赢高低,即可分晓。

当资本入局,巨头进场,兼并整合,这些互联网玩法出现时,我们反而忘了社区团购生意的背后本质。想着不是生意本身,而是看谁投入多,谁开城多,谁订单多……

时间回到2020年,如果没有新冠疫情,没有巨头的加入,可能社区团购赛道已经走向了正轨,回到社区生鲜O2O这个逻辑里。

甚至在想滴滴、美团、多多们的出现,并没有在引领这个行业,反而是把这个行业带偏了。看的不是为用户带去的价值,解决用户的痛点,而是流量、流量、流量。

京喜事业群裁撤,社区团购大败退

总结

从2008年-2014年的千团大战,到2014年-2018年的外卖大战。或许我们看惯了,资本涌入,烧钱补贴,培养用户行为,寡头竞争,五进三,三进二。这是标准的互联网逻辑,但社区团购不是互联网。

或许“社区团购”这个名字一开始就叫错了,误导了很多人,不应该叫社区团购。如果从一开始就叫社区零售,社区服务,社区生鲜,社区电商……可能行业的巨头们就不会那么急功近利了。

让社区团购歇歇吧,多点时间思考,户的需求、商品的结构、仓配的设施!

回到社区团购平台的背后,作为平台内占比最高的快消品,如今可谓又少了一个新的增长点。平台进入休养期,没有了跨步大发展,自然就没有快消品的短期销量大爆发。

对快消厂商而言,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如何探寻新零售的下一步探索,如何在现有基本盘中弥补同期销量的增长,这对快消厂商又提出了新的考验。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