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优选退出北京,将由美团买菜代替

美团之所以选择在该时间节点关闭社区团购业务,目的是将优选的仓配等核心资源,让渡给买菜、闪购等更适用于“战时保供”的即配业务。

美团优选退出北京,将由美团买菜代替

近日,美团优选宣布暂停北京自提点的服务,这一举措引起业内关注。

在App和微信小程序中,美团优选的界面贴出公告称,为了保障给客户提供稳定可靠的次日达服务,2022年4月26日起,顾客所在的自提点将暂时停止服务,2022年4月25日及之前送达的商品,可联系团长取货。

本身优选撤城一事,其实在赛道内已经有所预见。事实上,所有具有全国性社区团购业务的公司,包括多多买菜、美团优选等,都在今年进行不同程度的地区收缩、人员优化,从而降本增效,希望能尽快扭亏为盈。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美团优选在北京地区关城非常突然,据团长表示,他们也是在25号才收到的通知。美团优选此时仓促撤城,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未来消费 了解到,美团之所以选择在该时间节点关闭社区团购业务,目的是将优选的仓配等核心资源,让渡给买菜、闪购等更适用于“战时保供”的即配业务。

即配业务为保供增加确定性

由于近日北京出现的新冠阳性人员,不少居民本着“有备无患”的想法,加入到囤菜大军中。

“保供战”也就此打响,一方面,政府和保供平台要承接消费者突然暴增的购物需求;另一方面,还需要汲取上海经验,要找出最合适的零售模式。

即配平台在此时受到重视,在4月24日和25日两天的疫情防控工作发布会上,北京市商务局多次提到,本市重点保供企业需发挥主体作用,全力保障供应。要求美团买菜、叮咚买菜、每日优鲜等重点生鲜电商平台,加大货源组织力度,增加前置仓货物储备,增加线下配送人员,确保及时配送。

这是由于,以上海静态管理的模式作为参考,生鲜即配此类点对点送达、直达履约终端的业务模式,能更安全有效的满足用户物资保障需求。

再以上海为例,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美团买菜/美团跑腿、叮咚买菜等直达末梢终端的市场化力量在保供中发挥了一定作用,而社区团购,却在此时偃旗息鼓。

原因在于,社区团购模式需要用户前往自提点取货,但一旦封控收紧,消费者难以前往小区外的提货点取货。而买菜模式则是通过终端配送运力,将物资点对点送达指定地区,通过“无接触配送”交付到封控区用户手中。

从运输环节来看,在社区团购模式中,商品要经历大仓——运输——团长——消费者,共经历三次周转,而生鲜即配模式则为大仓——骑手——消费者,较少的商品倒手次数能够有效降低疫情传播风险。

当然,这里指的社区团购是传统模式下的社区团购,并非社区、居委会或居民自行发起的社区团购,后者省去了“外部团长”这一环节。

因此,即配到家模式可以说是最精准,最具确定性的线上买菜模式。那么此时美团决绝地将北京社区团购业务暂停,将仓配能力转移至买菜/闪购中,事实上是一种当下资源配置的最优解。

据 36氪-未来消费 获悉,优选北京大仓及冷库已交由美团买菜统一调配使用,做抗疫保供的仓储备货基地,以满足用户需求。

目前来看,仓配能力的让渡在美团保供过程中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美团优选退出北京,将由美团买菜代替

美团买菜潘家园站(封控区站点) 图片摄影:胡慧

4月24日晚,美团买菜表示,即日起北京地区订单配送时间将延长至24点,尽可能保证订单完成当日配送;抗疫保供期间,将按日常消费的三到五倍左右进行备货,确保相关商品的库存充足,价格稳定;一线分拣人员增加70%,配送人员增加50%。

根据平台此前披露的数据,目前美团买菜的业务量比平时翻了5倍,但整体上依旧保持稳定。

可见,美团通过关停优选业务并将其仓配能力转移至买菜/闪购业务,一方面从硬件上缓解了美团买菜的备货压力,另一方面为即配业务们提供了运力支持。

但不得不提的是,尽管有前瞻性准备,但此次因北京突发疫情而“停止优选”支持“买菜/闪购”,势必会导致美团在北京地区短期内的成本激增。

对此,美团内部的人士对 36氪-未来消费 表示,主要是出于两个考虑:一是优选模式在疫情防控措施加剧时可能会出现实际上无法正常运营,不如集中力量做大“确定性保供履约”。

二是避免社区团购模式下可能出现的疫情风险。如4月25日16时至4月26日16时,丰台区新增1例确诊病例和2例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已转至定点医院。在政府通报中已经出现其“4月23日21:00左右,在小区内红星二锅头烟酒超市(美团优选自提点)门口活动。

回看上海保供战中京东的“自杀式单向物流”;以及此次未雨绸缪的北京保供过程中美团、阿里盒马、叮咚买菜等各大互联网企业,向来都不计得失,冲在第一线,这是值得肯定的。

美团在保供期能发挥的作用

事实上,美团是一家非常适合封控期特殊状态的保供平台。

这是由于,封控背后涉及的并不是单一行业、单一链路,而是多链路的暂时宕机。而美团此类全生态平台,拥有二大优势:多业态协同能力;供需匹配能力。

先看第一点,美团拥有外卖、到店、酒旅、快驴、买菜、优选、闪购、团好货等多个业态,横跨商品零售和服务零售。

从上海抗疫保供到北京抗疫保供,可以看到美团不同业务之间的协同效应与优势。在上海,美团业务全线出动,优选(社区团购模式)业务停滞后,美团可以通过买菜提供基本生活物资,通过闪购/跑腿满足封控居民买药等需求;在外卖小哥因社区管控没办法回家的情况下,美团可以通过酒旅业务提供爱心酒店;在终端运力紧张的情况下,美团可以通过自配车、无人机等多样式的科技产品与应用解决实现最终履约。

美团优选退出北京,将由美团买菜代替

美团无人车进上海小区运送物资 图片来源:网络

美团本次在北京业务的瞬间切换,其实与上海抗疫保供同理,也是美团业务集群与协同优势的显现。

在消费者囤货热情最高涨的几天里,盒马、叮咚买菜等提供生鲜即配服务的平台,是年轻人囤货的第一首选,但时常在中午3、4点时便显示“售罄”或“运力不足”,但美团闪购中仍能买到新鲜蔬菜。

以居住在朝阳区的笔者亲身经历为例,在4月27下午7点左右,叮咚买菜、盒马APP上均显示无货/暂无运力,但使用美团闪购,可以从附近的菜老包、菜大全等菜市场中买到各类平价蔬菜,同样免运费,且配送上门。

这背后隐藏着保供环节中的另一个难点,即人货的匹配。在许多情况中,并不是市场供应不足,而是消费者难以找到在何处买菜。

而美团闪购一边连接着数亿消费者,一边连接着数万家门店,让消费者用最简单、最习惯的方式,第一时间找到附近所有的货源;同时以其顶级履约能力,为自身没有配送能力的菜场等实体经济,赋予到家能力,让其生鲜蔬果、日常百货能为更多不能到店的消费者供应。

根据最新数据,美团闪购已经联合北京市内近2万家连锁商超、便利店、食材门店以及日用百货类的商家共同加大生活物资的保障力度,美团闪购自4月22日以来完成200万笔民生物资订单的配送,平台为已通过补贴增加了六成骑手运力。

最后,抛开互联网平台身份不谈,作为一个北京企业,美团在此次北京保供中充分发挥了自己的长处。在当下的北京,这也是所有企业需要共同努力的方向。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