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盒马何以盈利?

4月27日,三江购物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宁波盒马营收同比增长15.26%,达到了1.08亿元,毛利增长0.41个百分点,达到了25.75%。此前,三江购物发布的2021年年报首次公开了宁波盒马的财务数据:从2021年12月到今年3月,宁波盒马已连续4个月盈利。对盒马而言,这一数据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其模式具备盈利能力。

宁波盒马何以盈利?

4月27日,三江购物发布了2021年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宁波盒马营收同比增长15.26%,达到了1.08亿元,毛利增长0.41个百分点,达到了25.75%。此前,三江购物发布的2021年年报首次公开了宁波盒马的财务数据:从2021年12月到今年3月,宁波盒马已连续4个月盈利。对盒马而言,这一数据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其模式具备盈利能力。

宁波盒马是盒马授权委托三江购物全资子公司浙江浙海华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独立运营的项目,属加盟性质。目前开设5家门店,而根据熟悉盒马业务的相关人士测算,6-7家盒马鲜生门店就能够完成对宁波主城区的覆盖。从这一角度来看,盒马鲜生在宁波的城市模式基本跑通。

对于盒马而言,区域盈利的意义不言而喻,但宁波盒马如何实现盈利则更为关键,如果其中核心要素不具备普适性,那么仅作为个例,这对判断盒马整体盈利可能性则不具备参考价值。

《第三只眼看零售》了解到,宁波盒马的盈利是企业围绕“降本增效”在业务上进行一系列调整后的结果。在降低成本层面,优化了组织结构,同时也对线上业务占比、门店面积进行了控制。在提高效率层面,宁波盒马则采取了对门店数字化进一步深化,优化员工考核方式等举措。

上述举措推行半年后,宁波盒马的成本就得到了有效控制,确保了整体盈利。

“盒马鲜生本身的商品与服务满足了新中产消费者需求,这保证了其模式具备盈利可能性。在这一基础上,对经营中成本高、效率低等问题进行优化,就能够实现盈利,这也证明了盒马本身具备盈利能力。”一位行业观察者表示。

降本增效

从客群定位来看,盒马鲜生瞄准的是具备一定消费能力的中高收入群体,但宁波作为二线城市,整体消费能力相较于北上广深更低,门店营收通常不及一线城市。在成本上,宁波盒马还需负担一定的加盟费用,盈利压力相对其他区域更大。

因此,在经营模式的探索过程中,降低成本、提升效率成为宁波盒马的主要经营目标,并由此在业务上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一方面,经过多年发展,盒马鲜生已经具备较高的品牌知名度、影响力,品牌定位也已确定。不需要再通过营销活动来推广品牌。另一方面,盒马供应体系中有丰富的自有品牌商品,这些商品保证了门店具备差异化竞争力。有数据显示,目前盒马自有品牌GMV占比达到了15%,同其他品牌拉开了较大差异。

笔者从现场来看,宁波盒马也在减少门店体验式服务。部分门店餐饮服务内容减少,较多布置熟食花车,现场看起来既不缺乏氛围,也降低了成本,细想一下,盒马成立初期,大海鲜等现场制作是吸引消费者到店,树立差异化品牌形象的重要手段。但目前这种现场加工制作商品对消费者吸引力在下降,对门店的价值也相应有所折扣。所以压缩这部分商品占比,转向关注能批量加工的熟食等产品,效率自然会提升。

据了解,宁波盒马目前线上业务占比约为50%,春节等特殊时期,同其他地区的盒马一样,比例会下降。对零售企业来说,消费者到店自提成本低于到家服务,加之不少消费者配送到家需求不是刚需。因而从成本控制的角度来看,只需要满足核心客群的到家服务需求即可。

此外,从现场来看,宁波盒马对店型也进行了优化,目测门店面积基本在2000-3000平方米,甚至有的门店目测只有1500平方米,两家小型门店连悬挂链都没有配置,理论上,门店面积越大运营成本相应更高,盒马鲜生5000平方米门店仅悬挂链投入就会达到100多万,有从业者说道。

从实际效果来看,宁波盒马的上述调整起到了十分显著的作用。三江购物财报显示,2021年,三江购物营业成本下降超过10%,进而实现了盈利。可以说,“降本增效”直接促成了宁波盒马的盈利。

盒马的盈利能力

自负盈亏的压力下,实现盈利成为盒马当前的首要任务。宁波盒马的盈利让业界看到了盒马盈利的可能性,但不可否认的是,一般而言区域盈利与整体盈利之间仍有较大差距。那么,宁波盒马盈利是否代表盒马具备了整体盈利能力,《第三只眼看零售》认为应该从以下两个方面去考量。

其一,宁波盒马实现盈利的过程是否打破了盒马的业务模型?这决定了盒马鲜生自身是否具备盈利基础。其二,宁波盒马实现盈利的方式是否具备普适性?这则反映了其未来盈利的可能性。

就第一个问题而言,不难看出宁波盒马的调整均是在盒马模式原有的基础上进行的优化,也就是说盒马模式具备自我造血功能。事实上,在零售企业经营关键的商品、运营以及品牌打造等层面盒马都具备优势,这也是宁波盒马赖以生存的基础。

在商品上,盒马的供应体系不仅保证了众多的新消费品牌、网红产品能快速进入,也开发出了大量高性价比的自有品牌商品。举例来说,盒马是不少网红品牌产品的首发渠道,首发了Beyond Meat,与喜茶等网红茶饮也推出了不少联名产品。此外,盒马的五常大米、日日鲜牛奶、Max凤爪、纽澜地等自有品牌也极具竞争力。

在运营上,宁波盒马则采取了“照搬”策略。这是由于,相较于传统零售企业,盒马在消费者需求把握,商品规划、品类组合以及用户触达上都更具优势。而数字化能力,保证宁波盒马能够在组织管理、供应链协调等环节中有较高的效率,使其能够以小团队运营。

今天来看,能够满足当下消费者需求,被特定消费群体认可,意味着盒马模式是具备盈利能力的。因此,对于盒马来说,盈利的突破点就在于持续对业务模式进行优化。宁波盒马盈利也证明了这一点。

回到了第二个问题,实际上,宁波盒马的特殊性主要体现在有三江购物的仓储、物流等基础设施做支撑,相信这些基础设施一定程度降低了成本,其余方面与其他区域门店并无差异。而就目前来看,宁波盒马实现盈利的关键举措,理论上在盒马其他门店都能落地。而此前盒马的部分动作与宁波盒马的此次业务调整也互相契合,这也意味着盒马具备整体盈利的可能。

例如,盒马开始对线上线下业务占比进行重新规划,在侯毅最新的设想中,盒马线上业务占比则会在50%。

同时,盒马也在成本把控上开始下功夫。据了解,盒马目前有部分冗余仓储物流园对外开放,涉及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武汉、成都等多个区域。也有供应商表示,盒马正在降低自己的开店成本,至少压低了25%。从城市模型的角度看,在消费能力相对有限且需要负担加盟费用成本的宁波都实现了盈利,相信这个模式在一线以外的其他盒马城市都能复制,但这种调整措涉及运营思路、组织架构等方面的变革,企业间也会有不同选择,能在宁波实施能否在其他城市落地也存在一定不确定性,让我们持续关注。【完】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