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阿里“庇护”的盒马,正在关店“自救”

失去阿里“庇护”的盒马,正在关店“自救”

失去阿里“庇护”的盒马,正学会自己飞翔,但究竟能飞多高、飞多远,还是未知数。

疫情下,生鲜电商企业和传统零售企业皆遭遇困境。但对于被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被裁或遭遇不公待遇的员工而言,它们更是弱势群体。

《灵兽》现征寻被美菜网等生鲜电商、社区团购、前置仓企业拖欠货款的供应商、被裁及遭遇不公待遇员工的线索,包括但不限于拖欠货款情况(对账单、聊天记录、财务数据等)、员工被裁及遭受不公待遇的经历及其他证据等。

《灵兽》将为提供线索者严格保密,并协调和帮助联系知名律师、律所,助其维权。联系邮箱:lingshouke@126.com

征寻线索 助其维权

1

关大店、撤业态,盒马“断臂求生”?

在全国零售业纷纷掀起战略调整的浪潮下,“开源、节流”的自救之法也蔓延到了盒马。

春节后,盒马鲜生迎来史无前例的关店力度。3月1日,盒马鲜生在4个城的5家门店同时关闭,除了南京的两家店外,青岛、成都、广州各有一家门店关闭。

此前,盒马鲜生也曾在多地有过关店停业的情况,对于关店的原因,盒马称是经营策略调整。

这种“经营策略调整”的关店也延续到了盒马旗下的其他业态。

4月1日,盒马邻里在App首页显示,部分站点将从4月3日起暂停营业。

据36氪-未来消费的文章,盒马邻里此次的撤城包括北京、西安、成都、武汉四个城市,杭州、上海、南京的自提站点,除去部分由于疫情影响暂时闭店的站点,其余原有站点仍在正常营业中。

这是盒马邻里第二次大规模关店。第一次是在2021年年底,其关闭了广州、深圳、苏州三个城市的盒马邻里门店。如今,其覆盖城市已从10个城市减至3个城市。

早在年初,接近盒马的内部人士还称,盒马将集中在三个业态,盒马鲜生、盒马X会员店和盒马邻里。而对于盒马邻里门店的突然关闭,其加盟商对《灵兽》表示,是很突然的进行强制关闭。

从被侯毅高度评价的明星项目,到被列为“节流”的开刀对象,首要原因是盒马邻里目前的盈利状况不及预期,甚至在拖累主营业务。

失去阿里“庇护”的盒马,正在关店“自救”

纵观盒马邻里关闭的前三个月,还在试图“求医问药”,不仅将自提扩充为配送到家,更开放加盟。但所谓的配送到家业务,更让本就不富裕的门店雪上加霜,加盟业务尽管能短暂回血,但后续面临管理、选品等限制,对经营也是一大挑战。

而加盟商们无疑冲着盒马这块金字招牌加盟盒马邻里。合作形势看,需要给盒马交付一笔定金,再加上员工和耗材等费用,就能成为加盟商,在经营上,前三个月销售不足8000元,也将按照这一水平给出六个点的提成。

值得注意的是,盒马邻里的加盟商并非新开店进行加盟,而是盘下现有销售情况不错的门店,只是在三个月后需要自负盈亏。

上述盒马邻里的加盟商告诉《灵兽》,整个加盟过程中亏损几万元。

而盒马邻里的“撤城”也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一线城市用户对消费品预售自提模式没有培育起来。

目前商超的三种模式,预售自提、到家和到店本就根据城市特点进行运营,更重要的是,要权衡各个模式的成本结构,虽然自提履约成本比到家低,但流量也会低。

盒马邻里原本背负着盒马鲜生进军下沉市场的使命,但邻里的供应链却与大店相同,无论是选品和SKU均由当地盒马鲜生直供,商品价格更定位“新中产”消费者,这样的运营方式想要在下沉市场创出一片天,难上加难。

在盒马邻里的发展期,侯毅一直否认盒马邻里是社区团购的模式。相比社区团购的团长是小店店主靠提点及服务维持单量,盒马邻里前期的“自提+前置仓”模式需要付出更高的履约和运营成本,如果客单量达不到,门店成本就是一大拖累。

2

盒马试错多种业态

过去几年,在阿里庇护下,盒马一直在不断尝试新的业务形态。从最早的盒马鲜生店、到盒马mini,盒马邻里、盒马奥莱店等等近十几种,每个业态的风口下都有盒马的身影。

或许,这一方面说明盒马有着初创企业的活力,但更多是显现盒马战略上的游离不定,试图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商业业态,找到实现盈利的商业模式。可惜的是,大多数业态都“过眼云烟”,这些试错业态长则一两年,短则几个月。盒马试错多种业态,归根结底在于商业模式困境始终没有彻底解决。

2019年,盒马在业内其他商超风声鹤唳之时,突然声称要重点发展盒马小站和Mini店,原因是这两种业态面积小,经营更为灵活,投资成本低,同时可以快速复制,盒马这一战略还“吸引”七鲜等玩家入局。

可仅仅过了一年,侯毅就称盒马小站只是一个仓,局限性很大,客单依赖于烧钱拉新,很难实现盈利,最终在2020年叫停,而当时布局的70多家盒马小站掉头直接被改造为盒马Mini店。

伴随着盒马Mini店的出世,似乎给了盒马和行业更多的希冀,侯毅又自信称,这才是生鲜电商的终极模式,并提出“一年要开100家店的目标”。

失去阿里“庇护”的盒马,正在关店“自救”

但实际上,业内很多企业也都低估了开小店的难度。盒马同样如此,低估了Mini店的执行难度和投资成本。试错一年,仅仅开出十几家门店,扩张无望后的侯毅只能反思自己之前认为盒马Mini店是最好的商业模式的判断,以来给盒马Mini一个体面的结局。

一种模式的火焰息了,另一朵模式的火焰接着燃起。

盒马邻里成为接棒盒马Mini的“新星”,试错一年后,盒马邻里被定义为盒马未来十年最重要的战略,但显然盒马再一次“否定了”自己。

在盒马不断试错的过程中,烧了不少钱,至今也未能找到可行的发展模式,再加上背后“金主”面临的一些困境,自然就失去了“保护伞”。

两年多前,阿里公布了新一轮组织升级,将盒马升级为独立事业群,侯毅继续担任盒马总裁,向张勇汇报,调整的背后看似是盒马在阿里集团中的地位被提升,但其实“隐患重重”。

随后,阿里开始全面推行经营责任制,年底,阿里又开始升级“多元化治理”体系。这也意味着,盒马从阿里的事业群转变为一家独立公司,自负盈亏。在2022年初,有消息传出盒马以100亿美元估值独立融资,消息一出便引来各方关注。阿里方面则表示不予置评。此外,还有业内人士透露,盒马的融资已经完成。但这并没有被盒马官方证实。

如今再回头看盒马的这六年的探索,不可否认它是新零售赛道的抢跑者,更是创新者。

但这些年盒马将更多的经历和成本投入到各种业态的试错中,但却忽略了对盈利能力的打造,虽然后来盒马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时间稍有些晚。

3

亏损百亿?

坊间一直有传闻,盒马的亏损已上百亿,但盒马这些年来究竟亏了多少钱,一直像“谜”一样,阿里方面也未披露过相关信息。

今年3月23日,有媒体报道称大润发(中国)向盒马旗下子公司上海润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进行财务资助,提供了1亿元人民币的贷款融资。

1亿元人民币在零售行业不是什么巨款,盒马也只是回应这笔钱用于日常运营。但这是否意味着,腹背受敌的盒马在独立后,已经需要向子公司借钱了吗?

虽然盒马没有单独披露财务数据,但从其他零售企业的情况及业内人士的讨论,其财务数据并不乐观。

在阿里最新一季度财报中显示,阿里营收同比仅增长10%,是上市以来同比增速最慢的一季,净利润则同比下滑25%。淘系电商业务增速放缓,导致利润增长很难像以往那样轻松覆盖非成熟业务的亏损增长。

在盒马多年经营的过程中,仅宣布过在部分地区的成熟门店实现了盈利,但单个门店的盈利不能说明整体问题,更不能推断出区域性盈利。

此外,盒马目前全渠道的订单中,线上订单量达到60%,而在北京地区能达到70%以上,线上如此过高的占比,甚至引发行业内对线下门店是否有必要存在的讨论,亦或是直接以仓替代。

因此,在今年盒马的战略有意将线下占比从30%提升到50%,重新将自己定位为传统商超。

去年7月,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曾撰文称,年亏百亿,这是盒马的发展现状。

据他测算,盒马单季亏损大约有30亿元,亏损率高达21%。这个结果是他估算出来的,盒马单季营收约在140亿元,在阿里营收中约占20%。去年一季度阿里巴巴非成熟业务亏损是136.56亿元,按照20%的比例计算,盒马大约亏30亿元。

如今,盒马变了,无法像过去那样以亏损换规模了,侯毅口中的“迭代”更像是对过去战略的终结。

或许,盒马的目标早已不是统领零售业,改变零供关系的先驱者,更现实的是应该如何更好地完成“自我造血”。今年年初,侯毅发布内部信称,盒马将走“多业态线上线下协同发展之路”,目标是从现在的单店盈利,提升为全面盈利。

盒马从此前“线下服务线上”的理念,着重考虑线下店布局时的实体经济因素。在经营层面,盒马将以“效率”为先。失去阿里“庇护”的盒马,正学会自己飞翔,但究竟能飞多高、飞多远,还是未知数。(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