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核心是降低流通成本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核心是降低流通成本

4月1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

《意见》一经发布,即引起零售行业广泛关注。包括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干预行为板块,均与零售行业及整个流通产业链紧密相关。

业界热议点在于,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否会助力全国连锁化零售企业发展,弱化区域零售企业的本地化优势。其结论不仅关系到零售企业接下来在扩张模式、发展规划等方面的战略方向调整,同时也会对零售业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为此,《第三只眼看零售》特专访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陈立平,解读《意见》导向,从而分析行业趋势。

在陈立平看来,此次《意见》发布的核心实际上是在“双循环”背景下,推动流通成本降低。其中既包括商品流通成本、资金流通成本、物流成本等方面,也涵盖政策成本、监管成本等多个范畴。这就需要零售企业及整个产业链上下游抓住机遇,早做准备。

例如,类似于京津冀一体化、大湾区建设等城市圈建设,会成为加快建设统一大市场过程中的试水点,企业在进行区域布局、供应链建设过程中即有必要关注;国家推动县域商业发展, 帮扶中小企业,也从一系列政策发展中体现出连贯性;此外,在线上平台、大型流通企业、连锁零售企业中强化反垄断也是一大导向点。

“零售企业不能仅盯着经营层面,更需要有全局观意识。比如说当全国推动一盘棋布局,包含流通环节在内的社会成本有效下降,便有机会促进消费增长。”陈立平表示。

“破”与“立”

整体释放利好信号

《第三只眼看零售》:你对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整体判断是怎样的?业界应该如何对其定性?

陈立平:实际上,类似的意见导向在十几年前就讲过很多次。当然现在面临着复杂的国际形势,所以需要从“破”和“利”两个角度来看。

“破”是指当前有很多阻碍市场流通的问题需要优化解决。无论是京津冀一体化,大湾区建设,还是从中央到地方,都在谈市场问题。我们需要把统一的市场潜力发挥出来,保证公平竞争,才能应对新的社会及行业变化。

比如说,社会需要让商品,资金高效流通起来。但当前流通体系成本太高。一大原因就是各地方政策不一致、合理性有待提升,从而妨碍整个零售企业的“全国一盘棋”发展。就像疫情期间货车司机下不了高速公路这种事情,即属于典型案例。

再比如说,全国性连锁企业想在不同省份投资投产,每个地方的监管政策都不一样,监管成本、政策成本居高不下。同一家企业在一个城市中的两个行政区售卖海鲜,常常需要走两套流程。

此外,破除地方保护主义,推动“反垄断”,也是加快建设统一大市场,降低流通成本,激活消费的重点工作。

“立”是说政府相关部门、流通产业链以及相关企业都需要逐步搭建适应“双循环”下的新模式、新政策。

例如“加快推动修改反垄断法、反不正当竞争法。”、“优化商贸流通基础设施布局,加快数字化建设,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推动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建设,大力发展多式联运,推广标准化托盘带板运输模式。”、“支持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建设,培育一批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化平台企业和供应链企业。”、“发展供应链金融,提供直达各流通环节经营主体的金融产品”等细则,即属于这一范畴。

总的来讲,这是有利于线下零售业发展的导向性意见。

《第三只眼看零售》:相关部门为什么会在现阶段推动这一意见出台,有哪些大环境变化值得关注?

陈立平:目前来看,促进经济发展的当务之急是降成本。包括流通成本、监管成本等,才能使其传导到消费层面。

因为下降太明显了。你看国家统计局11日发布的2022年3月份全国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和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数据。CPI环比持平,同比上涨1.5%;但PPI环比上涨1.1%,同比上涨8.3%。简单来说就是源头涨了8.3%,终端只涨了1.5%,这中间的差额是谁来承担?大部分是流通环节,长期来看不够健康。

所以目前消费不振,相关部门需要以政策导向,把整个社会的成本降下来,让商品流通起来。

《第三只眼看零售》:《意见》主要会影响哪些类型的零售企业?

陈立平:意见出台后,从主动调整的角度看,实体零售企业相对保守,应该会出现很长的观望期。所以互联网企业的变化会更快。

比如说此前的社区团购“九不准”等政策出台后,确实遏制了社区团购乱象;国家相关部门倡导产业升级、促进农业质量化发展等导向性政策、意见出台后,阿里、京东、美团、拼多多等互联网企业都开始投资农业源头。

具体到意见来看,“推动国家物流枢纽网络建设,大力发展多式联运,推广标准化托盘带板运输模式。”“支持数字化第三方物流交付平台建设,培育一批有全球影响力的数字化平台企业和供应链企业。”等细则就有明确导向。

《第三只眼看零售》:实体零售企业能否在《意见》导向下发挥主观能动性?从而提前布局,获得利好。

陈立平:首先,零售企业需要建立全局观。这里面关系到整个商品的流通问题,涉及源头生产、经销商体系、物流供应链、零售终端等多个环节。零售企业不能只盯着零售业,操盘者只有从产业链上下游考虑,才能把它理解清楚。

其次,实体零售企业有必要发力推动整个流通产业链优化升级。比如说在政策、监管等层面,通过协会、商户等组织向上反应商品流通过程中存在的切实问题。在经营链路上也推动改革品牌代理、供应商合作方式等环节中不合理、不能保障公平竞争的部分。

关注商贸流通体系建设

《意见》奏效仍需时间

《第三只眼看零售》:我们注意到,《意见》中提到优化商贸流通基础设布局等相关内容,与2021年关于推动商贸流通体系建设的相关政策有所联系,这释放出了什么信号?

陈立平:“优化商贸流通基础设施布局,加快数字化建设,推动线上线下融合发展。”属于推动商贸流通体系建设范畴,是相关部门近几年来着力推动的事情。

建立统一大市场是个系统性工程,不可能一步到位。这就会出现一些阶段性工作重点,比如建立围绕几个城市的跨区域统一市场、加强县域商业发展等。各地相关部门也会对此做出反应。这对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来说,属于一大利好。

例如江西提出,构建商贸流通网络——打通国际商贸物流“大动脉”,加快形成“Y”字形中西部陆海大通道、覆盖全球五大洲的“空中走廊”、江海货运大通道。湖南则表示,完善城乡物流网络。以长沙、岳阳、衡阳、郴州、怀化等国家物流枢纽或承载城市为依托,加快融入国家物流枢纽联盟。

《第三只眼看零售》:“ 发展供应链金融,提供直达各流通环节经营主体的金融产品。”是否有助于区域联盟之间展开联合采购等合作?

陈立平:值得关注。整体来看有助于提升供应链效率。

例如蚂蚁商联今年计划推动四件事情,分别是在全国范围内建立四个大仓;成立区域分部、搭建分销体系;发力以大数据为指导的精准化营销;以及供应链金融。其核心目的就是为了降低流通过程中的各项成本,提高效率。

其中供应链金融对于联盟内企业展开联合采购的效率提升十分重要。企业不可能全部一手钱一手货,这就需要银行授信,充当中间环节。以往相关部门对金融板块把控较严,此次提出发展供应链金融,就需要相关企业把握机会。

《第三只眼看零售》:从建设周期来看,您预计《意见》需要多少时间落地?会有哪些反应率先发生?

陈立平:这需要一个长期过程。就拿物流标准化建设来说,谈了这么多年也没有特别大的改观。所以不能期待《意见》出台后就会有立竿见影的变化。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还是要看相关部门的重视程度和执行力度。比如说对互联网平台、社区团购无序竞争的整治,就非常快。

整体来看,企业要更重视全国一盘棋的大商品流通。针对欺诈消费者、线上对线下不公平竞争等问题。政府会逐步推出一些有效措施,都可以预见。

同时,政策层面的改革也会提升日程。商品流通成本太高的一个原因就是费用太多,包括监管过程中不合理流程造成的成本提高均是个中原因。所以妨碍了商品流通,资金流动,以及信息的流动。

此次《意见》中的“不得以备案、注册、年检、认定、认证、指定、要求设立分公司等形式设定或者变相设定准入障碍。”、“不得在资质认定、业务许可等方面,对外地企业设定明显高于本地经营者的资质要求、技术要求、检验标准或评审标准。”、“不得将政务服务事项转为中介服务事项,没有法律法规依据不得在政务服务前要求企业自行检测、检验、认证、鉴定、公证以及提供证明等,不得搞变相审批、有偿服务。”、“不得违法限定投标人所在地、所有制形式、组织形式,或者设定其他不合理的条件以排斥、限制经营者参与投标采购活动。”等细则即属于这一范畴。

《第三只眼看零售》:作为企业,零售操盘手有可能借助哪些渠道,更好地了解政策、解读政策,做到顺势而为?

陈立平:具体到各区域来看,企业可以和各地商务局加强联系。

另一方面,零售行业有必要强化协会、商会以及民间组织的作用。这些组织首先可以把不符合公平竞争原则、有违反垄断原则的现象向上反映;其次,协会能够推动参与相关标准的制定、修改;最后,协会也应该加强对政策的跟踪、为零售商解读政策,维护行业利益。【完】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