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你有健身的习惯吗?锻炼的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这几年,不少行业伴随着新冠疫情的反复而起起伏伏,健身赛道便是其中之一。

疫情之前的2019年,全国一线与新一线城市共有健身房近2.8万家;有39笔公开投资收购案例,总金额达到48.13亿元人民币。

2020年疫情突然爆发,不少线下健身房没能坚持到最后,倒闭的消息频传,资本对这个赛道的热情也逐渐转冷。然而,疫情也让不少人意识到了锻炼身体的重要性,并且一直保持了健身的好习惯。

于是,2021年,资本的目光重回线下,国内健身行业共发生20起融资事件,其中半数融资规模过亿。

健身行业持续升温,作为其中的关键角色——健身教练,是如何看待自己所处的这个行业的?新零售商业评论和几位教练聊了聊,试图从另一个角度,近距离观察这个与健康息息相关的行业。

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更想做课程研发,

而不是和年轻教练竞争带团课

小豪 | 团课教练

虽然这两年健身行业看着很火,但除了工作机会多了一些外,我并没有感受到更多所谓的“行业红利”。

2019年,我从传统健身房辞职,来到北京加入了超级猩猩。这里最吸引我的,一是不用拼死推销卖课,二是对教练的职业发展有明确规划。

在传统健身房,教练的薪资主要与销售业绩挂钩,教练只要能卖课就行,课上得好不好反而没那么重要;完不成业绩会被罚款,因此很多人熬不住都辞职不干了。

当时,我一个月要做五六万元的业绩,一节课的价格是460元,相当于要卖出100多节课才能达标,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而在超级猩猩,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套薪酬体系。

此前,超级猩猩砍掉了团课教练的底薪,每月的工资全部按照课时费计算。课时费的多少取决于教练服务的学员人数和复购率,复购率越高,就越容易被安排到黄金时段(比如下班高峰或双休日)开课,报名上课的学员自然也越多。

前几天,我买了蛋糕,送给两名跟着我上了500节团课的学员,祝贺他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同时也感谢他们对我的认可。

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超级猩猩的扩张速度很快,所以门店一直在招教练。超级猩猩对于教练的要求,在行业中算严格的,以美莱(LES MILLS)的课程认证为例,超级猩猩要求教练必须同时取得基础认证和授课认证,而其他不少健身房只要求有基础认证就行。

换句话说,健身行业缺的其实是优秀教练。

这个行业,年轻教练身体素质好,因此更有优势,稍微上了点年纪的教练,多上几节团课恐怕会受不了。于是,畅通的职业发展对教练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按照超级猩猩的规划,教练可以从一线转为做内训、课程研发,或者去门店做运营。

我对自己的能力及音乐节奏感都很有信心,如果晋升通道畅通,我更想去做课程研发工作,而不是和年轻教练竞争继续带团课。

只是,超级猩猩为教练制定的职业发展规划虽然看着不错,但同样因为扩张,在落地执行上还是存在不小的问题。

现在我也不确定这条发展规划能不能走得通,所以我又捡起了念书时学的专业,考了相关证书,权当是给自己铺一条未来的可选道路。

如果有人想当健身教练,我不鼓励也不劝退,我只会把目前的情况说明白,让他自己选。

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瑜伽教练这个职业被美化了,

事实上收入并不高

朱朱 | 瑜伽教练

在上一家瑜伽馆,我工作了大概一年半的时间,后来因为疫情,瑜伽馆迟迟未能营业,我就换了一家。疫情的时候,有的瑜伽馆会搬到线上教学,但我始终觉得,线上的训练效果不如线下。

我当瑜伽教练已经快7年了,最初是报了个瑜伽培训班,学习理论知识的同时,每天都要练习6~8小时的瑜伽动作,一个月后参加了瑜伽教练的资格考核。考核通过取得资格证,其实只能证明学过瑜伽而已,所以瑜伽馆在面试时,一般都会要求应聘者当场试课。

刚开始当教练的时候,我很紧张,担心自己还没有学员做得好。后来,我意识到,教练确实比学员更懂得肌肉的原理、动作的标准性以及不同体式所能产生的效果。

慢慢地,我有了更多的自信,并且随着教学经验的不断积累,收入也明显提高了。

瑜伽教练的收入通常由课时费、销售提成及底薪构成。

我所在的瑜伽馆,在团课方面做得比较专业,一般一天有4节团课,由瑜伽馆排课。相比团课,我的私教课更多一些,多的时候一天能有八九节(一次一小时),少的时候两三节。

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很多人美化了瑜伽教练这个职业,觉得既可以运动又可以赚钱,是一个能够把爱好当工作的理想职业。事实上,瑜伽教练的收入并不高。在北京,一节瑜伽私教课的费用大概在450元,瑜伽馆抽走其中的60%~70%,教练只能赚一小部分。

收入不高,再加上需要坐班,不少瑜伽教练都坚持不下去,这也使得很多瑜伽馆处于常年招人的状态。

瑜伽馆留不住教练的另一个原因,是缺少明确的职业发展规划。

通常,瑜伽馆会按照技术实力、销售业绩等指标区分瑜伽教练的不同等级,比如,高级瑜伽教练、瑜伽主管等。但不同级别的教练在课时费标准上是一样的,级别高的唯一好处是能吸引更多学员优先选择自己的课程。

然而,人的精力毕竟有限,每天能上多少课总有一个最大值。所以,对于瑜伽教练来说,最后的出路无非是去搞培训赚瑜伽教练的钱,或者干脆自己开一家瑜伽馆。

最近几年自媒体火热,我也考虑过当一个瑜伽博主,为用户分享一些瑜伽技巧与心得。但想了很久也没有开始,毕竟是跨了一个行业,我也不知道具体要怎么做。

我刚入行的时候很迷茫,不知道做一名瑜伽教练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当时赵丽颖很火,她说自己坚持跑了10年龙套,最终成为了演员,于是我也想先干10年瑜伽教练,给自己定个期限。只是现在,距离这个期限只剩下3年时间了……

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不推销、价格适中的新式健身房,

背后有雄厚的资本支持

Max | 健身房合伙人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从开厂倒闭到转行做健身教练,再到如今36岁在上海奉贤区经营6家健身房,我的故事大概属于听上去比较励志的那种。

我之前是开厂做生意的,2016年厂子倒闭了。当时自己的身体状况比较差,单纯想锻炼一下身体,后来转念一想,不如干脆去学个教练。

锻炼加学习总共用了9个月的时间,期间我一共找了3家培训机构,主要学私教和团课,前前后后花了2万多。

在这之后我就萌生了开健身房的想法,不过由于没有运营经验,我先去了一家健身房当教练,挣钱的同时也顺便摸摸开店的门道。

我当时以带私教为主,还兼职了另一个健身房的团课,一个月的工资大概一万多。

之前生意倒闭,欠下了不少债务,所以只靠当健身教练挣钱是远远不够的。

于是一年后,我找了几个合伙人,在2017年末开出了第一家健身房。虽说之前摸到了些门道,但在找合伙人、找场地,装修、购买器材、开店预售等方面还是缺少经验。

第一家店的面积只有500平米,第二年开第二家店时吸取了之前的教训,店面扩大到了1500平米。

我在健身房当教练,目前进退两难

图源《老友记》

除了承包经营的2家,剩下的4家健身房,每家店的股东都不一样,所以目前没有打算往连锁方向发展,而且各门店的会员、教练也都不共享。

目前,平均每家健身房差不多有1000多个会员,在上海郊区算是不错的数据了,当然我们在价格上也更亲民些。

我经营的这几家健身房,还是属于传统型的,教练的薪资主要取决于专业水平和销售业绩,换句话说,健身教练们依然要拉会员、卖课,这也导致教练的流动性很大,健身房处于常年招人的状态。

事实上,如今的大部分健身房基本都采用这种模式,很难改变。那些不推销、价格适中的新式健身房,背后是需要雄厚资本支持的,并且店铺数量必须达到一定规模,这种资金实力远远超出像我这样的普通小老板的承受能力。

从我之前运营健身房的经验来看,控制成本、选择成本相对较低的场地很关键,这也是我的健身房在第一年就盈利的重要因素。

眼下上海疫情反复,我的健身房全部关闭,好在店铺租金比较便宜,还能撑一段时间,但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

从小豪、朱朱和Max的自述,我们看到了健身行业面临的两大困境:教练们收入、职业规划达不到预期,健身房找不到优秀教练。这两大困境相互关联,彼此影响深远。

如何解决?

易观分析品牌零售行业资深分析师李应涛向新零售商业评论提出,同样是服务业,健身行业不妨向海底捞、链家取取经。

餐饮行业的海底捞把服务员高度标准化,以服务态度见长,到现在为止它都是餐饮行业中的一个标杆;中介行业的链家最早推出五险一金模式,工资比其他竞争对手都要高,这让竞争对手很难挖走它的员工。

李应涛总结,海底捞与链家能扭转局面,主要是企业把员工当成竞争力的根本之一,并且先做出一定利益上的牺牲。对于健身行业也同样如此,恶性循环要走到正向循环,必须有一方做出牺牲和妥协。

好在,乐刻、Keep、超级猩猩等平台如今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Keep曾表示,已有针对教练的职业路径规划,“未来,教练会不局限于线下运动健身场景的职场发展,Keep作为一家运动科技公司,将给他们提供大量的职场发展选择”。

2020年初,乐刻曾联合多家机构发布“健身教练新十年计划”,为健身教练设计了6种职业发展路径,搭建健身教练职业发展的良性生态。

显然,如今的健身行业就像早年间的房产中介市场那样,虽然各方都在努力,但仍需要时间……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