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作者:李树烽

1瓶法国巴黎水正常市场价12块8,在这里5块出售;乐事薯片十几块1桶,在这里半价就可以买到。

以“好特卖”为代表的临期食品店,正风靡于北京、上海、广州等一线城市。

临期食品市场规模有多大?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2020年中国的休闲零食销售总额达到3万亿,即使按照最低1%的市场沉淀来计算,也意味着潜在的市场供给可达300亿。

前景大好,资本纷纷入局。

2020年,小象生活在南京成立,定位于“家庭基本消费品折扣超市”。同年,Boom Boom Mart 繁荣集市在上海出现。两家均已完成千万元的融资。今年1月,“苏宁小店”折扣店于鞍山首店开业,喊出“未来要贴100亿、200亿”的口号。

较早入局赛道的好特卖HotMaxx(下文称“好特卖”),是上海芯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推出的零售品牌,两年时间已完成四轮融资。目前好特卖已从上海向其他一线城市扩张,北京在营店铺多达75家。

“临期食品?不是快坏掉的吗?还能吃吗?”相信许多消费者心中都有这样的疑问。

临期食品,是即将到达食品保质期,但仍然在保质期内的产品。但如何界定食品保质期,全国没有统一的标准。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目前公认的两种方式,到保质期的剩余指定天数为准,或以剩余的比例计算天数。有些食品保质期长但卖的不理想,店主就提前开始按临期处理。有些食品保质期短但卖的好,到最后一天才临期处理。

在保质期内,商家保证食品的风味口感符合产品描述。超过这个期限,只是商家不再“保证”,而不是坏掉了。所以临期食品是可以食用的,但食品的临期时间,具有相当大的灵活度。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临期食品店为何火起来?

为何临期食品店突然火起来,而且成了资本的宠儿?

一方面,市场上的产品同质化严重,造成大量商品滞销。

以休闲食品为例,“每日坚果”在2016年由沃隆推出之后,百草味、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品牌相继推出自家品牌的“每日坚果”。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场上大约有300多家企业都在生产此款产品。

再比如,元气森林气泡水主打健康、无糖,席卷市场后,其他新老品牌纷纷效仿,同类产品挤入同一赛道。

另外,疫情原因导致大量进口食品更易成为临期食品。

进口食品周期本来就长,1-2个月的海运,加上清关、上架,3个月基本过去了。很多KA为了保证食品质量,保质期还剩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停止售卖。这意味着,如果是保质期1年的进口食品,有效售卖时间只有半年。

这也是大量进口食品出现在临期食品店的原因。

大量产品滞销,为临期食品行业的发展提供了供给上的支撑。

另一方面,随着2021年《反食品浪费法》的颁布与施行,节约粮食,反对浪费不光是道德的提倡,更是法律的约束。在这个形势下,无论是从业者还是资本方,都认为线下临期食品店是一个值得投资的赛道。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临期食品店的消费人群是谁?

根据艾媒资讯发布的《2020年中国临期食品行业市场分析及消费者研究报告》,26-35岁年龄段的人占到中国临期食品消费人群的48%。

年轻人既要过得精致,又因消费能力有限而不得不节省,临期食品店便成为一个二者得兼的选择。

基于消费人群的特点,临期食品店的选址就有讲究,以好特卖为例,它主要选在办公园区、地铁站、商圈等地点开店,目的就是为了锁定白领等年轻消费群体。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临期食品店的这一定位,也得到了年轻消费群体的响应。

据笔者观察,年轻人正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平台去宣传这一新兴业态。

比如,年轻人聚集的豆瓣平台,有创建“抠门小分队”的话题小组,经常有人分享去临期食品店的“囤货”经历。小红书上的一些KOL也在通过线上“种草”的方式去推荐好特卖。

目前来看,好特卖的生意很红火,其经营似乎找准了方向。但笔者研究发现,当下临期食品店的经营仍然面临很大挑战。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临期食品店有哪些挑战?

供应链是首要问题。

临期食品店的很多商品来源于窜货、尾货,这造成它的商品供应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

一位新消费品牌的朋友告诉笔者,他们的新产品曾因缺乏监管,窜货到了临期店。因为在临期店的售价远低于市场价,对品牌形象造成了恶劣影响。品牌商便采取措施,严防窜货的发生。这意味着,临期食品店再次上架这款产品会变得困难。

还有部分临期食品店的商品来源于尾货。经销商为了完成厂商的销售任务,或为了得到销售额奖励不得不大量压货。货卖不完怎么办?有的经销商就选择甩给临期店。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这两种情况下,商品的供应是极其不稳定的。

除了窜货、尾货,大量在临期食品店售卖的是二三线品牌的商品,它们因为难以支撑传统渠道的上架管理费用,所以选择上架临期店。

此外,还有部分经营不善的品牌商,没有办法支付供应商的货款,只能用货来抵账,而这些货品最终就转手到了临期店。

“剩什么卖什么”可以说是临期店的特点,但这种供应不稳定,以及产品偏向低端的状况,会极大影响消费者的消费体验。

很多年轻人会买个人热衷的知名品牌商品,但这些商品能否在临期店买到只凭运气。这就造成消费者体验不佳,而且影响他们再次走进临期食品店的意愿。

大量不知名品牌的商品充斥在临期食品店,也使得一些消费者对食品安全、质量等产生顾虑,进而影响到他们的购买决策。

一位带孩子的妈妈告诉笔者:她给孩子挑选零食时会很慎重,极少部分知名品牌的产品,在确认过保质期后会购买。相比较于便宜的价格,她更看重食品安全。当看到有很多不知名品牌的产品后,她会有明显顾虑,表示不太会在临期食品店购物。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临期食品店有何新动向?

临期食品店当然也意识到这些问题,比如好特卖,它正在着力解决供应链上的问题。

好特卖项目合作书显示,公司已与宝洁、雀巢、中粮等200多家知名品牌商签订了独家库存分销合作权益,以保证知名品牌商品的供应。

对上游供应链的优化,可以稳定供给,也意味着在货源中,一线品牌的产品数量增多,品类变丰富,从而降低消费者的顾虑,提高销量。

另外,好特卖也在积极布局线下市场。

网传在好特卖的年会上,管理层提出今年要完成500家店铺盈利的目标。盈利需要商品的高周转率、高客流量,还有做大市场规模。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今年三月份,好特卖在苏州、惠州等新一线、二线城市开出了首家店。

疫情当下,消费者愈发注重商品的性价比。收入止步不前,且大多用来攒首付、还房贷和缴学费,负担越来越重,消费者不得不“消费降级”,去临期店低价购物,是选择性让步。

这对临期食品店的发展,或许是个机会。

除此之外,临期食品店也在拓展线上渠道。

在众多知名线下临期店品牌中,好特卖于近日率先基于小程序开通了O2O服务:消费者选择最近的门店后,选购此门店的上架商品,超过50元起送。

不仅如此,好特卖还在布局私域。

好特卖柜员结账时会询问客户是否需要办理会员,享受新用户优惠。而且从线上入口(公众号/小程序)也可以便捷地加入附近社群。

临期食品店本质还是零售,无论是线下还是线上,零售最关键的还是客流。当下年轻消费者对于这一新业态保持了一定的兴趣度,但临期店能否持续锁定这部分消费人群?不得不说,私域方向正确,但效果仍有待观察。

300亿的蓝海市场,临期食品店是门怎样的生意?

写在最后:

“世界上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宝藏”。

临期食品店,一方面可以让消费者用更低的价格买到需要的商品,另一方面也帮助商家减少损失,增加利润,它有其存在的价值。

如何解决好上游供应问题,并做好下游消费者的获取和运营,是对从业者的挑战。毕竟临期食品店,本质上仍然属于零售店的一种形式,靠资本支撑注定不会长久。

当然,我们也要保持一定的耐心,给这个新业态探索、尝试和发展的时间。临期食品店最终去往何处,我们将持续关注。

您看好临期食品行业吗?欢迎在文末留言分享。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