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伞伞、白杆杆,社区团购“躺板板”?

度过了“挥金如土”的年代,社区团购的首要任务是活下去。

红伞伞、白杆杆,社区团购“躺板板”?

1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十荟团终究还是没能坚持住,开始了“全面关停”。

据界面新闻报道,十荟团全国城市的所有业务均已关停,公司进入善后阶段,主要处理供应商货款的清算事宜,以及员工工资的结算赔付问题。

以长沙为例,多家媒体爆料称,自2022年2月中下旬,十荟团彻底关停湖南业务。

长沙本是社区团购竞争最为激烈的地区,其市场的占有量也在一定程度反映平台的地位。如今十荟团的放弃,也意味着,失去了最后一个坚守阵地。但长沙社区团购市场并没有因十荟团的离去而停滞,反而更热闹。

林峰是长沙社区团购网格仓的分拣司机,他表示,“从3月中旬开始每天几乎都是爆仓的状态,从原来的8000到10000单,增长到现在的1.7万到2万单,我手里有30~40个团点,货量总数在1000单左右”。

对于突如其来的爆单,一方面,是十荟团关停所致;另一方面,也受到全国疫情的影响。林峰预测,如果是最头部的平台单量还会更多。

其实,十荟团发展至今,已经过了社区团购厮杀最严重的阶段,大厂们也纷纷收缩业务,再加上全国正处在疫情防疫阶段,按理说不愁单量,不如再撑一撑,也许“守得云开见月明”,但十荟团却倒在天亮之前。

被爆关停之后,不少离职员工和供应商站出来。

据多位十荟团离职员工透露,他们均在2月下旬收到一笔十荟团拖欠的工资,有人收到全额、有人收到70%。多位供应商则反映,目前他们还未收到十荟团拖欠的货款、押金。

从以上的迹象表示,十荟团的突然关停应该是资金链已经出现断裂。

早在2021年8月起,十荟团一直收缩业务版图。先是大规模关城、只保留五大核心城市圈,而后仅剩湖南省正常经营。伴随着这一切的发生,业内也出现十荟团成为阿里“弃子”的流言。

在淘宝买菜和盒马集市合并升级为“淘菜菜”后,按照阿里以往的战术,如果收购的业务与自家的业务产生冲突,那么,将弱化收购业务的集团地位。

红伞伞、白杆杆,社区团购“躺板板”?

尽管阿里一直“清高”的解释,十荟团与淘菜菜并没有太多的关联,阿里投资十荟团不会对整体业务进行干涉,但事实上,淘菜菜从成立这天起就意味着双方是“对手”。

淘菜菜不仅延续大厂“抄袭”兴盛优选的底层模式,从中心仓到网格仓再到自提点的物流打法,更在部分区域尝试由中心仓直接到团点的配送模式,表面上看,配送方式不一样了,但生意还是社区团购。

巧合的是,十荟团关停后,有不少爆料称,阿里在与十荟团的对赌协议中要求,若是十荟团想拿到新融资,十荟团必须实现城市盈利。所以,十荟团才不得不在8月份大规模关闭20多个城市的业务,有些退出的市场直接卖给阿里了。

而近期,长沙爆单之后,淘菜菜在该地区开始加速招聘司机、加线路,抢夺社区团购的市场份额。

红伞伞、白杆杆,社区团购“躺板板”?

2

转型、自救

一位十荟团山东地区的前员工告诉《灵兽》,在扩张阶段,高层要的是数据,是资本的青睐,而不是活着,到后期团单量暴涨,所谓的人人都是团长是上层领导认为的好发展,但真的是覆灭的开始。

只有当巨额的亏损摆在眼前,才为十荟团敲醒了警钟,其战略上试图通过收缩业务、转型批发希望能收窄亏损面。

去年9月,十荟团在非核心城市区域重新启动网格仓,推行团批业务。

红伞伞、白杆杆,社区团购“躺板板”?

更早以前美团优选、多多买菜都曾尝试过批发业务,但他们都发现批发会降低零售的仓储、物流效率,因此在内部都被叫停。快消品B2B行业是更冗长的链条,其中的利益链直接关系到品牌方,况且行业在近两年呈现下滑态势,想要在其中分得一杯羹丝毫不比社区团购市场容易。

而十荟团的转型则把代理区域内业务打包交给代理商。网格站加盟商拿下团批代理权后,需要自己运营,招聘送货人员、团长售卖货物,同时平台按照比例提成,大概为1%。

“我所在的网格仓就是今年年初从直营代理给个人,虽然工作没变,但工资没有了保障,一拖再拖。”林峰称。

因为代理的模式是代理商自己垫钱买货,这样造成初期没有现金流,赚的钱由平台保管,每隔7天平台给代理商结款。如果平台突然倒闭,款项也会被冻结,风险转加给代理商。

因此,十荟团的转型模式在后期根本“无人问津”,尤其是平台“厮杀”严重的地区,网格站大的加盟商不愿意代理。

一位零售业内人士向《灵兽》表示,团批主要依靠团长卖货,履约、运营能力都没有社区团购强,也不需要很强的组织管理,人力成本相对较少,但团批只能在区域发展,没办法全国复制。

如果说十荟团面对外部扩张和巨额亏损难题时,还是在业务上寻找新的突破、转型,那么,兴盛优选则被业内评为“不务正业”的自救,通过扩大品类,包括女装、数码家电和文教用品,甚至近期还推出了清明节节令祭祀品,俨然要将自己跑成线上商超。

兴盛优选之举无疑是想将客流量进一步变现,通过高单价的商品,赚取更高的利润。

但由于扩充品类的同时,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成本去完善供应链,而这些服装、日杂等品类配送与生鲜一起,也造成用户的“反感”,同时还会提升链条各个环节的成本,这样的转型恐怕得不偿失。

3

未来

“不少平台已经将成本视为今年管控的重点。”林峰强调。

当国家监管越来越严,融资门槛越来越高,短期内结束战斗已不可能,烧完百亿的社区团购大厂们开始转变思路,不再执着于单量,而开始注重效率,“提质降本、开源节流”成为活下来的最好选择。

林峰观察到,现在平台退款退货已经要求消费者介入,之前只是申请售后就会一秒退款,所以过去存在很多薅羊毛的行为。

大厂想要转身重新梳理战略,最先受到伤害的必定是链条上最底层的参与者,“我们平台司机团点费(每送一个站点的费用)从最开始的3.5元,后来降到2.5元,现在只有1元了”。

各个平台佣金抽成也不像过去那般“撒钱”。

《灵兽》了解到,淘菜菜的佣金抽成大约是8%,再加上人头奖;美团的是5%,兴盛优选3%,相对来讲淘菜菜的抽成比例较高,但货量上兴盛优选和美团买菜还是高于淘菜菜。

与此同时,团长的管理也由以前的粗放转向精细。过去,临街的任何一家小店都成为BD眼中的“猎物”,哪怕不是零售业态的门店也行。如今则完全不同,有数据显示,拥有实体店的团长占比由2020年上半年的73%,上升至2021年初的90%,无实体店的团长由27%降至10%以内。

而为了能更为精细化管理仓库,不少平台要求网格仓内装上监控、标准货架,后期又要求分拣到团点。这些更利于平台管理标准化的实施出台,但也无形中增加了代理商的经营压力。

红伞伞、白杆杆,社区团购“躺板板”?

“平台要求配送司机在上午10点前配送完毕率达到70%,12点前全部完成配送,别看这个数据不起眼,能成为很多团长选择的关键点,因为再晚的话则没有时间理货,下午会陆续有人提货,没有时间接了。”林峰称。

同时,他预测,今年会有越来越多的网格仓关闭,尤其是自己承包的,大平台过去是烧钱补贴,但个人无法撑起这个摊子。

即便在一波波的平台“倒闭”的形势下,剩余的玩家中单量也会有所提升,但平台对代理商的规则要求也变得更多,经营成本也会水涨船高,很多代理商承受不了压力。

除此之外,社区团购的链条环节较多,上游关乎供应商,中游涉及网格仓加盟商,下游或许还要争取优质团长,这些都是需要精细化运营,更是对综合能力的考验。

不只是对底层人员的“严苛”,大厂们对于社区团购的野心也在一点点减退。

据零售商业财经报道,目前兴盛优选仅湖南、江西、湖北、广东等省份盈利,为了追求盈利已砍掉众多非核心城市;合作网点80多万家,对有地理和战略地位的网格站给予补贴指标,不盈利的则采取关停措施。

也就是说,“老三团”的唯一幸存者也逐渐保守,前途未卜。而“新三团”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和淘菜菜,也不会再出现大规模的烧钱举动。过去一年“新三团”不仅没有完成业绩目标,还拖累大厂的主营业务。

据《晚点》报道,美团优选 2021 年完成了约 1200 亿元 GMV(交易总额),多多买菜 GMV 则在 800 亿元左右,均未达到两家 1500 亿 GMV 的目标。淘菜菜在 2021 年原本计划完成约 1200 亿元的 GMV,但到了年底仅完成 200 亿元左右。

“内心挺矛盾的,心里非常惧怕单量翻倍,尽管这意味着收入翻倍,但每天一个司机上百单的量审核起来相当麻烦,再加上保温箱占用空间比较大,恐怕坚持不了多久。”林峰最后说,因为,这是一个付出与收入完全不成正比的底层工作。

度过了“挥金如土”的年代,社区团购的首要任务是寻找到更为健康的盈利模式和平衡,才能活下去。 ( 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