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2021年净亏156亿,新业务的想象力与天花板 

美团3月25日发布的2021年财报业绩,表现不如人意。2021年四季度,美团实现营业收入495.23亿元,同比增长30.6%,低于市场预期;净亏损53.39亿元,亏损幅度同比扩大137.92%,且已连续四个季度亏损。2021年四季度,美团外卖交易笔数39.11亿单,实现经营利润17.36亿元,每单赚0.44元,处于微利状态,但如果剔除在线营销和其他服务收入的41.03亿元,美团外卖业务是亏损的,每单亏损0.61元。

同比去年3月份,美团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缩水了2.2万亿港元,股价跌幅超过了77%。

美团2021年净亏156亿,新业务的想象力与天花板 

图源:雪球

美团这是怎么了?对此美团解释称,是因为反垄断处罚和新业务探索带来的亏损。在2021年10月的罚款,是美团大幅亏损的关键原因之一,当时美团因为“二选一垄断行为”被罚34亿元。

2021年,涵盖美团优选、美团买菜、共享单车、充电宝等业务板块的新业务为美团带来503亿元收入,同比增长84.4%;但这些业务尚处于投入期,导致经营亏损从109亿元增至384亿元。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悲观,美团无论是核心业务营收增速,或是新业务风险投资的收窄,都还是有可圈可点之处。2021年,美团交易用户数达到6.9亿人,同比增长35.2%,活跃商家数同比增长29.2%。每位交易用户平均每年交易笔数增长了27.2%。2021年Q4,美团经营亏损率环比守收窄至69.5%。所以,高盛、中金等机构对美团仍维持买入评级。

那么哪一个才是真实的美团?或者说该如何理解矛盾之处,哪一个才是重点?

餐饮:美团的能力与责任

曾几何时,美团因一篇“困在系统里”的文章普遍受到舆论指摘,美团10-20%左右的佣金严重影响到了不少商家的盈利能力。美团表示接受批评同时又觉得冤枉。3月25日,在美团发布的2021年报中,首次调整了餐饮外卖营收的披露方式,细分为餐饮外卖配送服务费和佣金(技术服务费)。按照2021年美团交易额7021亿元,佣金收入285亿元计算,年佣金率约为4.1%。

此外,美团CEO王兴还不忘在电话会中表示,“由商家和消费者所贡献的配送服务业务营收,仍然无法覆盖我们向快递员支付的配送费成本”。所以不赚钱是真的,每单亏损0.61元没有夸张。美团用户和商家以及交易量都在增长,但是这并不足以覆盖亏损的成本。

但熟悉美团的朋友都知道,“外卖贡献营收、到店酒旅贡献利润”是美团一直以来的盈利模型。这套打法目前来看仍然有效,但美国外卖仍然问题重重。

美团2021年净亏156亿,新业务的想象力与天花板 

美团生态新增的1.79亿年度交易用户并未真正为美团外卖带来多少增长。从美团外卖餐饮的用户增长量能够更直观地感受到“转化不易”,2021年美团年度交易用户同比增长35.2%,但餐饮外卖年度交易用户同比增长仅为13%。美团外卖餐饮的经营利润率也只是从4.3上升为了6.4%。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去年第三季度美团开始加大补贴力度,部分线下商家受原料价格上涨影响开始调整外卖价格,而社会消费的不景气肉眼可见,这意味着平台需要通过补贴消弭部分用户的“价格压力”。由于盈利压力的问题这块消费补贴显然不会太多,所以对外卖新用户的留存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有美团内部人士表示,美团在2021年初定下的“关键目标”中,关键指标以订单量、GMV数字、用户数量为主,“这是一个扩张性的目标系统,其核心逻辑是迅速扩张加大市场渗透率”。但在2021年下半年,一些目标被优化,比如在部分城市“亏损率”开始被重视起来,而部分基础型产品的毛利成为聚焦的关键。这样的策略调整必然会导致外卖业务更加保守,也被赋予更多目标。

有一些朋友不理解外卖业务为何不赚钱,都做到全国第一了为何还不行?12岁的美团一路走来经历过“千团大战”、合并厮杀、下沉扩张,在外卖业务上该做的该想的基本上都做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在2015年外卖上线初期,为了吸引更多商户,美团的佣金率仅为1.1%,随着商户数量增多,平台话语权变强,佣金率在2019年起开始超过11%。

美团外卖曾经在没有疫情的2019年短暂盈利为正,但多数都是亏损的那个,承担美团流量入口的责任。当然现在也需要对商家和骑手负责任,反垄断处罚和有关部门发文倡导外卖平台降低佣金的声音,美团是听进去了。

美团尝试通过改进技术和算法,提高配送效率,间接提高每一单配送的骑手收益。过去一年,美团举行136场骑手恳谈会,结合骑手的意见和建议不断优化算法规则,双方之间的张力相对平衡。

此外,美团今年将为困难中小商户免费提供10万个“外卖管家服务”名额,由专人上门服务,从线上门店设计、经营状况分析、外卖餐品开发、营销活动策划等方面给予优化建议。

美团外卖不是没有盈利能力,只是需要在市场运营和商家与骑手之间维持某种平衡。总有人喜欢得到某种秘籍,指望以此独步天下。但现实中并不存在这种秘籍或者答案,美团外卖业务到底能做到哪种程度,需要的是在问题中不断“乘风破浪”而不是一帆风顺。宏观经济变化、疫情、流动人口变化、原材料涨价等等,都会影响到外卖行业。外卖行业本身上是餐饮行业的下游服务业,同样也会具备餐饮成本高,利润空间小的特点,所以美团外卖如今的情况也就不难理解了。

新业务:想象力与天花板

2020年10月,王兴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表示,“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的生鲜零售业务是一场必须要打赢的战”。随后在公司中高层会议上也不断传递着决心,并将其定位为全公司的一级战略。为此王兴一直在支持亏损扩张。四季度,美团经营总亏损50.06亿元,主要是新业务经营亏损102.05亿元所致,其中美团优选是主要的亏损来源。

社区团购政策趋严的背景下,美团优选降低了补贴力度,使其新业务四季度经营亏损率环比收窄10个百分点至69.5%,同时,美团的获客速度也在放缓。截至2021年12月31日,美团的交易用户为6.905亿,仅环比新增2300万,显著低于2021年以来4000万以上的季度新增。美团优选亏损是少了,但增长也放缓了,这显然不是什么好现象。

美团2021年净亏156亿,新业务的想象力与天花板 

开曼4000估算,2021年三季度,在单量差距有限的情况下,多多买菜的亏损约30亿,美团优选的亏损约70亿。同样量级下亏损却比别人多一倍这就很尴尬了,说明美团优选仍没有找到合理的商业模型。

在2021年一季度财报会议上,王兴曾指出社区电商业务可能将给美团带来3~4亿新用户,当时美团的用户量约5.7亿左右。如今美团的用户量是6.9亿,可以说某种程度上确实提高了用户量,但是美团优选还是美团买菜,又有着完全不同于外卖的业务逻辑。

美团固然有近五百万的配送骑手,但买菜生鲜是零售业务,而且是其中最复杂,难度最高的那种。首先要有冷链配送能力,有知情人士透露,冷链物流建设的规模超过了美团最早的设想,美团的冷链配送能力目前也是不足的。其次,采购仓储能力要强,生鲜零售是高频薄利润的业务,可供试错的空间并不多。

美团方面表示,未来美团优选逐渐过渡到平台主动控量、优化供应链的阶段,持续沉淀、摸索并且完善商业模式。比如,美团推出“农鲜直采”计划与农户进行对接,继续深入下沉市场。这样的做法没错,但又要进入重投入的无限游戏之中。在社区团购这一方面有一个算一个,哪家也算不上真正实现商业模式上的全面盈利。

2021年业绩电话会上,美团提到闪购业务的年交易用户达到2.3亿,总交易额(GTV)已经达到了外卖的12%。美团表示5年内,美团要在即时零售市场拿下4000亿。不久后,美团闪购通过加盟的方式推出“闪电仓”(前置仓),并计划在2022到2024 年间开设一万个闪电仓。

美团闪购看上去势头很猛,但是问题其实跟美团优选是一样的,配送能力和供应链的建设是重中之重,加盟的方式并不能减少多少问题。虽然美团优选、美团买菜、美团闪购业务上有所区别,但共性的问题注定要在内部竞争赛马。

随着互联网行业流量见顶日趋昂贵,就算是新业务的开展,其天花板高度恐怕不会像以往那么高。王兴说战争往往是等待和煎熬组成的,但能否笑到最后首先要看有没有实力留住牌桌上。

参考资料:

美团解开佣金疑云       来源:腾讯科技

骑手和佣金,美团怎么做这道加减法?  来源:盒饭财经

闪购能否撑起美团第二曲线?来源:未来消费

看完这个你还敢抄底美团?来源:秒投

年亏156亿,美团开始“猫冬” 来源:虎嗅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