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荟团全面关停,阿里为什么放弃十荟团?

十荟团全面关停,阿里为什么放弃十荟团?

十荟团的关停,似乎是早已写好的宿命。

只不过内部仍有余粮,挣扎到了最后。

01

全面关停

据界面新闻报道,十荟团全国城市的所有业务均已关停,公司进入善后阶段,主要处理供应商货款的清算事宜,以及员工工资的结算赔付问题。

有供应商透露,“2月我们签了十荟团的3折货款结算方案。欠款20万,年前登记,年后出了金额就签字,第二天就收到了打款。”在供应商看来,虽然无奈,但至少还能要到一部分钱。

据该供应商提供的结算方案内容显示,“2月10日后仍未结算的商家,拟实施2折方案(即越往后折算越低)。”

需要善后的不仅是供应商的欠款,还有此前缓发的30%的员工工资,至今仍未补齐。

事实上,十荟团的危机,早已出现。

十荟团在鼎盛时期有近1万人,但从去年8月开始,十荟团陆续裁员。从10000人迅速缩减到不到2000人,从2000余县市撤退到5个城市,7个月没有公布新的融资……种种迹象表明,十荟团的情况并不乐观。

早在2020年底,就曾有业内人士提出,摆在兴盛优选和十荟团面前的选择,也许只有卖掉自己。

“当巨头亲自下场要玩的时候,创业公司最好还是早早想清楚,这毕竟是互联网行业,而不是高科技硬件行业,壁垒很弱,用钱就能击碎,窗口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不过,当局者虽已感觉到危险与不易,仍试图拼一把。

2020年12月4日,十荟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联席CEO陈郢向十荟团所有成员发出了2020年末的《内部信》。信中,陈郢提到,2020年过得很不平常,很艰难。

但同时,他也提到,“八年前,从我和伙伴们在苏北农村做公益扶贫的项目开始,我们就一直在探索类社区团购的商业模式。没想到的是,我们当初希望‘电商能够下乡’的初心,竟能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释放出如此巨大的能量!”

直到阿里亲自下场,陈郢依然试图保持独立,或许是为了兑现这一初衷吧。

只可惜,巨头进场,只剩情怀的十荟团难逃节节败退。

02

失速扩张

2020年11月和2021年3月,十荟团共获得了9.46亿美元融资,这些资金帮他们度过了最疯狂的时光。

一位湖北地区的十荟团前员工描述了十荟团的速度:“我是去年3月份入职的,当时公司还不到4000人,到了7月,就已经超过9000人了。”

据悉,一些人上午刚报到,下午就被叫去负责一线业务。员工人数陡然增加,从3000来人增加到了近万人,这些员工涌入全国各地。

与此同时,城市的扩张要求也在下降。十荟团之前新开一个城市的要求是达到正毛利,但有了资本输血后,指标可以允许亏11%。

为了规模与速度,十荟团还开始了低价补贴。9毛9的商品在行业中全面铺开,刷单冲KPI成为了内部公开的秘密。一顿操作下来,整体业务受损非常严重。

据报道,十荟团活动力度最大的1月份,GMV只有20亿,但其2021年的年度GMV目标是800亿。

事实上,十荟团的9.46亿美元,算不上充足的资金。从2020年四季度至今,美团在新业务上的投入不低于 300 亿元。一位十荟团员工也确认了这一点,“此后可能陆续还有两笔数千万的资金进来,对创业公司来说够撑一段时间了。放在几年前,每一笔融资在行业里都不是小数,但现在根本算不上什么了。”

祸不单行,市场的监管也紧追紧赶,2021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5家社区团购作出顶格罚款的处罚,理由为存在不正当价格行为。其中,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罚款150万元,食享会罚款50万元。

两个月后,十荟团再次被顶格罚款150万元,涉及到的问题是低价倾销和价格欺诈。

高额罚款对资金本不充足的十荟团可谓“致命一击”,与此同时,许多补贴的活动不得不停下。十荟团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资金链随时可能断裂。

而更关键的转折点,或许在于金主爸爸阿里已经重视起了淘菜菜项目,十荟团成了薛定谔的“弃子”。

03

阿里“弃子”

去年8月,或许是十荟团的关键转折点。

据连线Insight报道,其从多位十荟团内部员工获悉,十荟团关城动作与阿里有关。

“阿里想发展自己的社区团购业务,也想投十荟团。阿里在对赌协议中要求,若是十荟团想拿到新融资,十荟团必须实现城市盈利。所以十荟团才不得不在8月份大规模关闭20多个城市的业务,有些退出的市场直接卖给阿里了。”

十荟团大规模关城之时,阿里也有了新动作。

去年9月14日,据消息,阿里巴巴旗下社区电商平台整合“盒马集市”与“淘宝买菜”,统一升级为新品牌“淘菜菜”。淘菜菜将联手社区小店,打通阿里体系资源,阿里巴巴集团总裁戴珊分管这一业务。

彼时,阿里巴巴社区电商市场运营负责人汪庭祥就淘菜菜与十荟团的关系做了公开回应:“对于十荟团,集团一直是支持其作为独立公司发展。十荟团发展很快,在过去两三年的时间,从小型创业公司发展到今天可以与巨头并肩。十荟团在某些城市有相应的收缩,包括友商也有相应的收缩,这是每家企业自己发展的战略选择。”

汪庭祥强调,十荟团跟淘菜菜并没有太多的关联。阿里巴巴投资了十荟团,但整体不干涉业务发展,“还是希望十荟团按照其创造的价值和规律去办事情。”

而事实上,淘菜菜的探索路径决定了,其与十荟团必有一争。从中心仓到网格仓再到自提点,是兴盛优选最早确定的社区团购物流打法。

据了解,淘菜菜不照搬这种模式,而是探索多种配送模式,例如在部分区域尝试由中心仓直接到团点的配送模式,还有大润发门店直接发货等。

表面上看,配送方式不一样了,但做的仍然是社区团购的生意,一山不容二虎,十荟团成“弃子”几乎是早晚的事。

曾有知情人士透露,“当淘菜菜在阿里内部的地位提高后,阿里一些顶层管理者决定不再倾斜流量给十荟团,而是全力导流到淘菜菜,至此十荟团成为弃子。”

倒下的不止十荟团。自2021年下半年以来,社区团购赛道分化严重,底部和腰部平台要么倒闭,要么负面新闻不断,目前来看,只剩下美团和拼多多依然在坚守。

京东旗下社区团购平台京喜拼拼继退出福建、甘肃、贵州、吉林、宁夏和青海等省份后,近日再传新调整。据新浪财经报道,有接近京东京喜业务的内部人士表示,京喜此次会裁撤一些区域,但并不是涉及到的区域人员都会被优化,部分人员会转移到保留区域,具体优化比例为10%-15%,主要集中在京喜拼拼业务。

而美团和拼多多已处于第一梯队。美团和拼多多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发力社区团购,区域覆盖上,目前两家都基本完成全国性覆盖,单量约3000万件。

此前,国海证券曾预测,未来美团、拼多多将平分大部分市场份额,兴盛优选在长沙、武汉、南昌等区域可能居于强势地位,十荟团和盒马集市未来情况取决于阿里总体的战略能力,尚待观察,橙心优选和京喜拼拼份额将会下降。

如今,这种预测正在一步步走向现实。十荟团的电商下乡梦,也不得不交由巨头来完成了。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