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外卖到底抽了多少佣金?整体抽佣率达到了13.7%!

美团外卖到底抽了多少佣金?整体抽佣率达到了13.7%!

外卖每送一单亏损超1元。

上周五晚间,美团披露2021年业绩后,周末公司就“委屈”地冲上了热搜。

王兴这么算,其实不客观。去年四季度美团外卖交易量39.106亿单,公司向商家收取餐饮外卖配送服务费142.55亿元,对外向骑手支付了183.06亿元,算下来平均每单亏1.04元。但是,公司开展这项业务,另外收取佣金、在线营销及其他服务费,合计118.72亿元。

整个餐饮外卖业务单季度经营利润17.36亿元,全年经营利润达到61.75亿元。营销服务收入增加、骑手的季节性补贴减少,该业务盈利能力不断提升。

在高层的不断点名下,美团不得不担起平台责任。王兴的财报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将继续扶持商家,并照顾好外卖小哥。

现在的问题是,美团2021年已经实打实亏损了200多亿,如果继续降商家佣金、提骑手收入,新业务烧钱不断,会加剧这家互联网巨头的亏损吗?

一年亏损235亿元

3月25日晚间,美团(03690.HK)披露2021年度业绩公告。

去年第四季度,公司营业收入495.23亿元,同比增长30.6%,净利润-53.39亿元,亏损额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37.9%。

全年,美团营业收入1791.28亿元,增长56.0%,净利润-235.36亿元,而上年公司净利润为47.08亿元。

美团2019年9月港股上市,当年,公司经营亏损百亿,再加上投资公允价值变动、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及收购产生的无形资产摊销,净亏损接近1155亿元。此后两年,公司经营利润回正,也连续两年录得盈利。直到2021年,经营亏损231.27亿元,再怎么调整,也降不下亏损额,再次创造了历史。

在200亿元的业务亏损面前,美团去年因反垄断被罚34.42亿元,简直是毛毛雨。

所幸,公司去年用户增长数据较为亮眼。2021年底,美团交易用户数目6.905亿,较上年的5.106亿增长了35.2%,这一指标前两年的增速分别为12.5%和13.3%。

同期,公司活跃商家数目达到880万,同比增长29.2%,这一指标前两年的增速分别为7.1%和10.1%。活跃商家数据在2018年底为580万家,2019年、2020年均增加了40万家和60万家,去年增加了200万家。

拼多多在下沉市场快速崛起,给阿里巴巴(09988.HK)和京东(09618.HK)造成了压力,也点醒了美团。于是,后三者加大烧钱扶持新业务的力度。

美团进入社区团购、即时电商等多条赛道,上线美团优选、美团闪购、美团买菜等新业务。

2021年投入销售及营销开支406.83亿元,较上年直接翻倍,用户增长提速的同时,也引发了巨额业务亏损。

对应到公司业务结构上,去年,餐饮外卖业务和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两大板块,均实现规模高速增长和正向经营利润,亏损主要来自新业务及其他板块。

当然,即便新业务投入数百亿元,美团仍然积累了相当丰富的弹药库。

因为配售股份、发行可转债券及借款增加,公司截至2021年底的现金超过千亿元,其中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及短期理财投资分别为325.13亿元和842.82亿元,另外还有百亿以上的受限制现金、长期理财投资等。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年底公司借款余额高达122.20亿元,较上年同期高出了5倍。财务成本3.32亿元,同比直接翻倍。

2021年,美团的公司战略从Food+Platform升级为零售+科技,公司表示:产品和服务将进一步拓展至更广泛的零售领域。

目前,美团APP已经将底部主菜单第二栏改为了【电商】,这个仅次于【美团】的入口,将给阿里巴巴、拼多多、京东的电商之战带来新故事。

下一场战火,还将烧向哪里?

外卖到底抽了多少佣?

美团2010年创立并从千团大战脱颖而出之后,2013年底正式推出美团外卖。

之后,外卖市场逐渐进入爆发期,行业规模从2016年的2313亿元到2020年的715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5.1%。

战略重视+不断投入,美团外卖一骑绝尘,超越行业鼻祖饿了么,稳坐头把交椅。去年的数据显示,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超过67%,饿了么31%,其他所有外卖平台加起来不到2%。

近年,外卖因为疫情等原因进入高速增长期。2021年,美团外卖的用户和交易频次均创历史新高,单日订单峰值在2021年8月突破5000万,12月再创新高,整个第四季度的日均订单量达到了4250万。

去年,美团外卖GMV达到7021亿元,同比增长43.6%;该板块收入963.12亿元,同比增长45.3%,扣除527万骑手的酬劳681.83亿元,以及其他成本,经营利润为61.75亿元。

同期,公司餐饮外卖业务的经营利润率为6.4%,较上年同期的4.3%,提升2.1个百分点。盈利能力提升的原因为,公司餐饮外卖业务中的在线营销服务收入提升,以及骑手的季节性补贴减少。

527万骑手支撑起了万亿级的美团外卖帝国,但是,美团却一直想着降低骑手成本,外包都不够,去年甚至准备让骑手们转为个体户。

之前,被压榨的不止有骑手,还包括入驻美团平台的商家。去年,美团外卖7021亿GMV、963.12亿元收入,算下来整体抽佣率达到了13.7%。

但在餐饮企业角度,外卖平台的抽佣率远不止于此。

融合菜餐厅绿茶,在其港股IPO招股书中披露,2019年和2020年,公司外卖收入分别为2.53亿元和2.32亿元,同期外卖服务开支分别为3230万元和3620万元,算下来抽佣率分别为12.8%和15.6%。

同样,海鲜火锅餐厅七欣天,外卖业务的抽佣率,2019年及2020年为13.9%,2021年前三季度被提升至14.1%。

更夸张的是乡村基和大米先生,因为主营业务快餐更适合外卖,其收入的三分之一由外卖渠道贡献,所以抽佣率奇高,2019年23%,2020年及2021年前三季度居然都超过25%。

因为平台佣金太高等原因,部分餐饮企业的外卖业务出现萎缩迹象,包括海底捞、捞王、绿茶在内的多家餐饮企业,外卖渠道的收入出现下降趋势。

当然,上述抽佣行为不完全是美团外卖主导,饿了么也有分,它们的抽佣率差别不会太大。

去年下半年以来,有关部门多次督促外卖平台保障骑手权益;今年2月,发改委等十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的通知,其中明确提出“引导外卖等互联网平台企业进一步下调餐饮业商户服务费标准,降低相关餐饮企业经营成本”。

政策发布当日,美团股价暴跌接近15%。

2021年业绩公告之后的电话会议上,王兴重申,继续扶持商家,同时照顾好外卖小哥。

也许要等到下一次美团披露财报,才能看到美团给上下游减负的效果,这些行业政策对平台型企业的影响届时也会揭晓。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