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鲜生身陷债务风波?拖欠金额已逾1400万…

核心导读:

1、众多受害者缘何上钩?

2、相关负责人屡次不改?

3、个体追款难上加难!

近期,黑驴鲜生负面消息层出不穷。负责人疑似人间蒸发,而从房东款项、企业货款再到员工工资,竟无一支付。藏于生鲜行业背后的黑驴鲜生是否在做局诈骗?整次事件到底事实如何?

01 缘何上钩

采访中,受害者王女士(化名)表示自己所在的公司去年10月份对黑驴鲜生进行了线下考察,公司装修很豪华,员工正襟危坐忙碌业务,一片欣欣向荣。同时,新闻媒体的各项报道也在显示莱西市政府沽河街道将建设一个两百亩产业园的大项目。

而自10月份合作以来,工作人员却一直呈现出较为蛮横无理的状态,威逼交出质保金,合同内也有部分“霸王条款”,要货要的也很着急。但当时自己以为是企业发展比较快就觉得问题不算严重。直到交付了四十余万元的货款后,黑驴鲜生却仍迟迟不给结账,一直在用“财务已经在走流程了”、“老板出差了”等理由一拖再拖,到现在也依旧未曾交款。

据了解,实际上在年前,骑手和房东等受害者已经把他们围在办公室要钱了。但黑驴鲜生方面始终压着瞒着所有人,到年后已经是找不到负责人、员工回家的状态了。目前,相关人员不接电话,只偶尔回微信,仍在表示融资即将到位了等一系列拖延的言辞。

而另一位受害者李女士(化名)表示自己的情况与王女士类似,黑驴鲜生方面号称自己有青岛市政府投资,而该项目也的确在青岛政务网上有政府背书。因而双方于去年下半年双方展开正式合作,开始发送货品。而应该在去年年内结清的账款,如今也是分文未见。

黑驴鲜生身陷债务风波?拖欠金额已逾1400万…

李女士称,据他们了解,目前的黑驴鲜生线下店已经全部关闭,会员卡也停止使用,甚至连办公地点也于2月中旬因拖欠房租导致被房东收回。

那在这两例事件中,王女士与李女士都提及到的报道是什么呢?这是一篇2021年7月14日青岛政务网站的报道,报道内称:此次黑驴鲜生落户沽河,计划用19亿元创建一个两百亩的智慧产业园。投入生产后,该项目预估产值达20亿元,预计将提供税收5500万元。

黑驴鲜生身陷债务风波?拖欠金额已逾1400万…

目前,该篇报道仍能青岛政务网上找到。而在本次事件中涉及金额百万余元的宋先生(化名)也在采访中表示:若没有这篇源自青岛政务网的正向报道,自己是很难与一家刚刚诞生不久的企业缔结合约并先后运输百万余元的货物。

同时,他也提出,该篇报道中的“落户”二字是否有失偏颇?据其调查考证,此次准备用于建设产业园的地只是黑驴鲜生支付了部分定金后租借的,并非其资产。而“落户”二字却有享有这部分资源的意味,容易让人误解为其背后有雄厚的资金链支持。以及,该项目市场监督是否到位、项目是否进行评估和验资也值得推敲。

黑驴鲜生身陷债务风波?拖欠金额已逾1400万…

此外,本次受访的所有相关人士也都提及到黑驴鲜生在产业园曾举办过一个较为盛大的启动仪式,甚至连位于青岛的办公室也是极尽奢华,处处透露出自己的气派,很难让人将其与现在拖欠货款的形象相联系。

02 屡次不改

据受害者刘先生(化名)等人的调查,黑驴鲜生的负责人李学敏做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了。他先前在杭州的产业在几年前就宣告破产,当时债务近4000万余元,其本人也早已被限制乘坐飞机高铁。在这之后,李学敏也辗转多地进行过几次创业,结局纷纷以失败告终。此次事件存疑点也在于为何一个登上法院黑名单的人仍能够频频创业?

刘先生坦言,和他有相同经历的人已不在少数。部分受害者已建立起微信群共同商讨解决办法,仅对群中受害者的不完全统计,涉及金额就已达到1400万余元,而加上房东和其他个体受害者等累计金额预计超3000万余元。

而这部分受害者虽掌握一定证据、势在追回部分款项,但目前事件进展仍有些停滞不前。无法与黑驴鲜生相关负责人保持稳定联系、无法追查出现在政务网上的报道也成为了目前最让人头疼的问题。

黑驴鲜生身陷债务风波?拖欠金额已逾1400万…

宋先生也在采访中表示,尽管自己的货物并不便于折现,但有一些方便变现的资产很可能已经被转移。若事实果真如此,那此次拖欠货款的行为就并非是破产之后的无奈,而是切实的诈骗行为。宋先生一行目前也正在就相关问题向莱西市政府和青岛市政府进行反馈上诉,但截至目前仍未收到相关回应。

03 个体追款难上加难

宋先生在采访中提到,一百多万对于一家大型企业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中小型企业几乎可以算是致命的。而黑驴鲜生此次事件的恶劣性不仅影响到了一系列中小型公司,还体现在对于员工工资的拖欠上。

据调查,黑驴鲜生对于自己的员工也只发了两个月左右的工资,而入职较晚的员工则是分文未得。有关人士称,黑驴的某位骑手将近两万余元的工资被拖欠,哪怕是跪倒在负责人李学敏面前乞求给予部分工资回家过年,却仍未拿到一分钱。一年在外辛勤工作,结果竟是连回家过年的钱都没有,着实是令人唏嘘和无奈。

据相关知情人表示,关于黑驴鲜生拖欠员工工资的问题将会在下个星期进行劳动仲裁。但在面临如此巨额债务的情况下,部分款项能被追回也已是难事。

同为个体的,还有一大批借房给黑驴的房东。去年,黑驴鲜生号称在青岛要开近百家连锁店,签署了数份房屋租赁合同,但实际支付租金数量却几近为零,在各大媒体上我们都能查到黑驴鲜生与此有关的负面报道。而对于这些个体房东来说,款项也近乎是无法追回。

黑驴鲜生身陷债务风波?拖欠金额已逾1400万…

此次事件也给各位同行业者敲响了一记警钟。在当今法治社会,此类行为似乎是小概率事件,但在签署合同时也需谨慎行事,保障自身利益为先。临近三一五,也希望此事能够被妥善处理和解决。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