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青岛亏损的钱大妈加盟商联合起来,希望和钱大妈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1

“我研究了很多生鲜店,也去外区域看了钱大妈门店,加之又有朋友介绍,考察后才决定在青岛加盟钱大妈。”钱大妈青岛加盟商陈广峰(化名)说起加盟钱大妈的过程,不胜唏嘘。

2021年下半年,陈广峰加盟的青岛钱大妈门店开业,刚开业时门店销售也还不错,一天的销售额能达到13000元-14000元/天。

但好景不长,过了开业期间后,门店销售日渐下滑。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在加盟前,陈广峰给广州市钱大妈农产品、广州市钱大妈生鲜食品、青岛钱大妈生鲜食品三家公司汇款总计30万多元,包含加盟费、保证金及装修费用。

从去年12月到今年1月,陈广峰加盟的钱大妈门店销售额又有所回升,基本维持在10000元/天多一点。但即便在最好的月份,陈广峰的加盟店仍看不到理想的毛利。

“开业几个月,我这个店又亏进去了近10万元。”陈广峰对《灵兽》表示,“我这还算好的,其他门店也有亏损更多的,还有累积投入60万-70万元的。”

现在陈广峰等青岛钱大妈加盟商希望能与钱大妈协调出一个双方满意的解决方案。

实际上,钱大妈在北方区域的门店经营确实遇到一些问题。以北京为例,钱大妈就因经营情况不理想,已经撤出北京市场。

同时,“不卖隔夜菜”的钱大妈拓展模式也遭到“质疑”。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2021年6月,钱大妈进驻青岛。

在青岛地区,钱大妈最多时有20家门店,包括7家直营店和13家加盟店。但后来由于经营问题,陆续关闭了8家。

目前,还有12家门店在运营,其中8家是加盟店,4家是直营店。

陈广峰表示,现在大部分门店都是亏损的,“有些加盟门店熬不住已经被迫关门,至今还有8家加盟商苦苦支撑,但门店持续亏损,开一天门就多亏一天。”

因大部分门店都一直亏损,“钱大妈青岛公司也是每月亏损,我们加盟商达成共识,与钱大妈公司沟通解决方案。”陈广峰称。

2

在陈广峰看来,一个品牌进驻一个城市, 很大一部分门店亏损,这就是问题。

陈广峰表示,因对钱大妈之前运营较为成功的认可,再加上钱大妈工作人员的诸多承诺,才加盟的。“但自去年9月开始,负面新闻频出导致品牌形象一落再落,导致青岛公司经营一直没有起色。”

陈广峰所说的负面新闻是2021年9月出,央视财经《正点财经》的报道《“钱大妈”卖菜模式引质疑》——上海:“钱大妈”开店超350家,多家加盟商亏损急转店。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报道对钱大妈以“每晚打折”吸引客流提出质疑。同时,据央视财经记者调查发现,“钱大妈”快速开店的同时,加盟商也在大批关店。钱大妈激进的打折方式,直接导致一些加盟店的亏损,有消费者养成了特意等到打折时间来光顾的习惯,导致门店菜卖得越多,亏损就越大。

9月2日,钱大妈在官方微博上发布声明称,“每晚打折”吸引客流的方式并非“营销噱头”。报道中提及“加盟商经营不善”情况并非普遍现象,对于一家新开的门店,前面3-6个月通常称为“爬坡期”,期间公司与加盟商共同培育市场,并为每个门店提供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的帮扶;从近期数据来看,度过爬坡期的门店,华南区盈利率超过90%,其他区域超过80%。

同时声明还称,未来将尽快做好发展过程中的自查优化,对加盟商给予更多切实的帮扶。

实际上,这并非是钱大妈首次出现负面新闻。

此前,还有一些钱大妈加盟商在网上发布转店的贴子,还有钱大妈加盟商发布视频讲述亏损遭遇。

钱大妈长沙加盟商三姐就是其中之一。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三姐原名张海燕,本来是做餐饮生意的,因疫情关门后,在2020年加盟了2家钱大妈门店。

其因加盟钱大妈产生亏损,而在网上发布视频讲述门店运营及经营情况。

彼时,《灵兽》发布了相关文章,在文中,三姐向《灵兽》表示,加盟后门店一直是亏损状态,最多时每个月亏损5万多元,而最少时也要亏损2万多元,一年的时间相继投入已达80万元。

钱大妈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褒贬不一。

3

2022年1月19日,广州市钱大妈农产品有限公司发布了一份关于北京钱大妈区域门店调整的声明。

这也标志着北京钱大妈正式撤出北京市场,其门店也全部关闭。

钱大妈在声明中称,2020年首次进入北京市场,采取相对稳健的策略,过程之中的调整,属于正常的企业经营行为。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钱大妈的声明坦言,北京市场有它的特殊性,“我们低估了北京市场的难度,更低估了北京市场房租租金高给企业带来的经营压力。门店的单日客流量未达到预期水平,如果继续发展北京市场需要更多的投入。”

同时,钱大妈的声明也强调,在经过公司综合评估后,我们计划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在相对稳定且成熟的市场。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仅靠“卖菜”很难承担一线城市高房租和高人工成本的压力。

此前的1月13日,在钱大妈方面回应《新京报》的采访中,也能窥见其北京关店的一些原因:由于南北方生活习惯和消费行为存在区域性差异,叠加疫情影响,当地市场目前的发展状况未能达到预期,经过和加盟商的共同探讨与评估,决定先暂停北京当地门店的业务。

实际上,以南北方差异作为关店的原因,不免有些缺乏信服力,毕竟在进军华北市场时,钱大妈就应该做足充分调研。

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钱大妈并没有完全熟悉北方市场。

相较于南方市场主要根据自己的需要、自行购买、保证每顿饭的食材都是新鲜的理念不同,在北方一般按斤购买,虽然价格不贵,但分量很大,北方的消费习惯更喜欢“囤货”,尤其是钱大妈的日清模式,给了北方市场更大的“囤货”理由。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除此之外,从钱大妈进军北京市场的选址来看,均处于五环外,这个区域同样也是社区团购争抢的地盘,消费者被分流了一部分,门店的客流量天花板低,客单价难以提升,这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钱大妈的扩张。

同时,由于门店数量的限制,钱大妈在北京市场亦无供应链优势,加之超市、生鲜店、菜市场、线上买菜等诸多竞争,钱大妈退出北京市场亦在情理之中。

但在青岛钱大妈加盟商陈广峰看来,钱大妈不熟悉新区域尤其是北方区域市场,钱大妈在北京主动撤区就已经说明问题。

陈广峰认为,钱大妈扩张步子太大,人员、培训等均未跟上,导致在新开区域的运营能力和华南大本营相去甚远。

青岛加盟商血亏,钱大妈败“北”?

“更为关键的是,自去年9月的负面报道不断,使钱大妈的品牌形象一落再落,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钱大妈公司的后续发展。”陈广峰称。

目前,钱大妈青岛公司的非门店一线人员已减少至维持公司基本的运转。

近日,钱大妈又计划重启了一个闲置的直营店重新营业。但从青岛加盟商的实际经营情况来看,钱大妈在青岛未来的发展并不容乐观。

从商业经营角度考量,任何公司的任何经营决策和战略都是市场行为,亦无可厚非,关店止损总好过一直亏损经营,负重前行并不可取。

对钱大妈而言,北方市场并非没有机会,只不过还需要更多的培育时间。再退一步讲,即便北方市场拓展遇阻,待市场好转时,未必不可卷土重来。

但对钱大妈青岛加盟商来说,他们只希望和钱大妈总部达成一致的解决方案,减少损失。(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