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头占据社区团购赛道,团批模式前景如何?

核心导读:

1、社区团购情况如何?

2、中国团盟顺势而生?

3、团批模式前景不俗?

近年来,社区团购赛道先是随着巨额资本涌入而热度陡升,相关政策出台后又逐渐回落至常态。但一起一落之间所涉诸多企业却境遇各异,一方面,收缩区域、削减业务甚至申请破产者数量颇多,另一方面,一众头部平台盛况依然,不少中坚平台也再获融资,这导致业内关于社区团购前景的讨论众多,意见纷纭。而就在同一时间,原本游离在业内聚光灯之外的众多区域性社区团购却另辟蹊径,走出了另一条发展道路。

01 风波过后

回顾近年来社区团购赛道的各种水深火热,其对一众从业者影响颇大的同时,也催化了行业各环节的快速发展,然而自2021年7月以来,随着众多中小平台黯然离场,不少消费者也对优惠力度降低的各类团购稍显疲态,以至于中间环节的众多团长也颇为不满。

巨头占据社区团购赛道,团批模式前景如何?

中国团盟

在此前竞争最激烈时,各团购平台商品补贴力度足够,吸引了众多看好价格的消费者,团长们建立或运营社群便相对容易很多,如此一来订单量大自然也就意味着团长所获佣金也不菲,相当一部分团长日收入数百元甚至更多,彼时团长们忙于研究比对各平台最优惠价格而乐此不疲。

但近来平台优惠力度已回归正常水平,订单量也因此骤降,导致团长收入锐减,只剩下昔日繁琐的工作未变,他们平均每人每日都要运营数个上百成员的社群,包揽着宣传、收发货、售后等一应工作,而这其中不少人本身还要经营自己的店铺,工作压力不减收入却有所下滑,这自然引起众多团长的不满。

而对各大团购平台来说,团长本是链接消费者不可或缺的一环,所以要想快速抢夺市场就需尽可能的夺得团长忠诚度,因此往往会让出不小的利润。但随着行业环境激变,中小团购平台让出的生态位空缺使得团长的重要程度有所下降,甚至不少颇具实力的头部企业还提出了“去团长化”的新模式。这些变革之下,团长受到的限制明显增大,佣金奖励也一度减到10%甚至5%,以至于曾经月入过万的团长职业沦为收入极不稳定的高难度“兼职”。

巨头占据社区团购赛道,团批模式前景如何?

在收入减少带来的负面效应蔓延开后,相当一部分团长选择退出行业或转而成为头部平台的附庸,仅余部分团长试图凭借对行业的熟悉度自己运营社区团购平台。据瑞银发布相关行业报告数据,预计社区团购在2022年的 GMV 或仍可达到3250亿元,而在2020年其市场规模仅为890亿元。由此不难看出社区团购作为最贴近消费者一日三餐的领域其发展空间仍然足够,但对于想要独立创业的昔日团长来说,核心供应链能力的缺失却成为制约其发展的最大短板。

02 中国团盟

社区团购发展至今日,早已破开简陋粗糙业务模型的桎梏,在各个环节均展开了专业性要求极高的精细化比拼,因而供应链水平不足对团购业务的负面影响很快引发了连锁反应,业内资源本就不够丰富的部分区域性团购平台面临着没有稳定货源、没有成熟团队以及没有价格竞争力的惨淡局面。作为柚乐团创始人李炳元身处其中,很早便意识到了这些短板的存在,成为中国团盟(下简称“团盟”)的联合发起人。

巨头占据社区团购赛道,团批模式前景如何?

在巨额资本积极涌入社区团购赛道的2020年5月,成都地区悄然出现了团批业务,并逐渐吸引了不少有意发展独立团购业务的团长,这也是团盟最早的运作结果。彼时市场由各类低价优惠商品占据,利润空间被高度压缩。李炳元表示,不同于消费者享受到的物美价廉,各头部平台商品价格大幅下降的同时,区域性团购平台遭遇了大幅度客户流失,没有外部资金补贴的情况下很快将难以为继。

这种高压之下,中小平台集中资源共同发展成为几乎唯一的出路。首先,基于业务覆盖面用户量等差距,单一平台的统计数据很难发挥出和头部平台庞大数据同样的作用。而加入团盟后参与团批业务的各方数据及信息得以及时交流,选品、定价及定量等方面不再无的放矢,均可有所依凭。

其次,针对商品的差异化问题,众多平台联合后将有足够的能力联合各厂家,定制独属团盟成员的自有产品。而这些产品在团盟将根据面向的不同城市量体裁衣,综合考虑同城其他渠道产品情况、本地市场特化商品方向以及能否带来核心吸引力等多个维度进行选品。而对于有创业意愿并刚刚起盘的成员,以及正处于起步阶段的成员,团盟也将提供咨询服务,助力更多独立团购平台的成立和发展。

巨头占据社区团购赛道,团批模式前景如何?

此外,李炳元表示,团盟对社区团购各位独立团长最大的作用,在于供应链服务的提供。经历行业连番巨变后,团长们本就去芜存菁,留在行业内的大部分都拥有不错的私域流量。但由于此前完全依赖平台供应链的业务模式,脱离平台后团长手中的流量虽然暂未减少,货源却失去了保障,长此以往仅存的流量优势自然会消失殆尽。

而团盟中平台众多,根据成员间共享信息可筛选出高毛利高附加值商品,通过团购批发的形式帮助团长在社区团购赛道中找到自己的发展空间。而且团盟在构建全国性供应链上也投入颇多,可以使得原本短于产品品类及质量的一众区域性平台产生质变,也正因商品与普通社区团购做出了足够的差异度,业绩也变相有了保障;且相比曾经单纯赚取佣金的方式,团长自己成为团购平台,批发后再自行售卖的销售模式往往有着更大的利润空间,经过一定时间的运营后还能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收到不少团长及区域性平台的青睐。

03 团批模式

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李炳元表示,团批业务从商品层面打破了独立团购平台的发展上限。出于成本等原因,生产厂家会通过订货数量设立门槛,这对绝大部分体量有限的小型团购平台无异于天堑。团盟则联合众多平台解决起订门槛问题的同时,更可以做到产地直采,如此也可拿到更合理的价格,而这种模式对于下沉市场的各团购平台更是有着增加商品差异度,方便吸引用户等积极作用。

巨头占据社区团购赛道,团批模式前景如何?

同时,团批不做标品反倒钟情于白牌商品。以洗衣液、牛奶这类产品为例,团批商品在品质有保障的情况下,只需要普通渠道品牌商品一半的价格,天然拥有价格优势。而其没有品牌引流的短板,则可很好地通过团长对自有私域流量的运营来弥补。

此外,团批模式中,具体的运营环节会交还给各成员来操作,这对团长个人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团盟成员也可通过会议相互学习,分享诸如定期策划商品活动、做好社群维护以及新品发布宣传等相关经验。相信随着社区团购模式各环节愈发精细,专业程度更高的专职团长也将在私域流量的运营环节大放异彩。

(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