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加盟钱大妈不赚钱(钱大妈缺陷分析)

为什么加盟钱大妈不赚钱(钱大妈缺陷分析)

社区生鲜店的全国性扩张,目前来看,宣告失败。

进入北京市场一年后,钱大妈铩羽而归。

近日,钱大妈在北京地区多店关停。据界面新闻报道,钱大妈相关负责人称,钱大妈在北京的所有门店都将停业。

对此,钱大妈对36氪-未来消费回应称,北京市场目前的发展状况未能达到预期。经过和加盟商的共同探讨与评估,决定先暂停北京门店的业务。现阶段将先聚焦深耕成熟市场。

主打“不卖隔夜肉”的slogan,以其自养殖的黑猪肉作为驱动品类,发家于珠三角地区的钱大妈,如今在广东、深圳等地的门店数近2000家。

从2015年至2019年,钱大妈颇受资本青睐,共完成5轮融资,金额累计超10亿元。作为少数几家拿风险资本的实体生鲜零售企业,钱大妈的终点显然也是上市。

为提高上市估值,从2019年4月进军上海开始,钱大妈便开启了全国范围内的提速扩张,迅速进入长沙、苏州、武汉、重庆等地,并以进城首月平均开100家店的速度飞奔。

而此次撤退的北京市场,是钱大妈在2020年底正式进入的。截止2021年底,钱大妈在全国范围内门店数超4000家,扩张至30多个城市中。

此前据接近钱大妈的投资人对36氪-未来消费透露,钱大妈原本计划于2021年上市。但如今来看,在近两年里钱大妈都很难启动上市流程;几个月前,钱大妈还因为部分地区加盟商巨亏,被央视新闻点名曝光,这让公司距离上市更加遥遥无期。

重后端,轻前端,钱大妈以其在珠三角地区所跑通的这种模式来进行全国性复制,本身就是一种高风险换高收益的豪赌。如今来看,钱大妈暂告失败。

模式复制,水土不服

据钱大妈对 36氪-未来消费 回应称,南北消费者生活习惯于消费行为差异大,北方天短夜长,消费者习惯一次性购入大量生鲜蔬菜,而钱大妈的日清模式,需要每天有足够的客流才能保障门店正常运转。

不仅在北方水土不服,事实上,从去年9月加盟商接连暴雷开始,钱大妈便开始收缩、裁员,将生意较差的区域进行关停收缩,或者与其他大区合并。“钱大妈模式”,从那时就就呈现出难以走出广州之势。

众所周知,生鲜本来就是一门“撅着屁股捡钢镚”的生意,毛利极低。任何生鲜实体零售企业,都需要潜移默化改变用户消费习惯,通过复购率与品牌力的叠加,在单一地区达到一定渗透率,才可能实现区域性盈利。

钱大妈正是采取这种密集锁定的打法,在珠三角地区,其门店数几乎达到2000家;在全国范围扩张时,钱大妈也是高举高打,一个月新开百余家门店。

之所以采取如此激进的扩张策略,原因一方面在于需要向投资人证明其模式可复制,有规模化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在于,钱大妈所复制的华南模式,对后端供应链要求极高。在新进的华东、华北等地,都需要重头搭建专属供应链,钱大妈只能通过前端门店数量上摊薄成本。

要想扩张至新地区,就必须大量开店。这意味着,钱大妈在进入新市场疯狂开店前,几乎没有方法去验证自己现有的商品结构和运营模式是否能在该地区跑通,只能在门店开业后一步步调整,这使得加盟商回本时间被无限拉长,即使有足够资金支撑门店运转,最后是否能实现盈利还是个问号。

据钱大妈招商人员称,加盟商回本时间理想状态在3年左右。但事实上,不少加盟商撑不过一年,据央视新闻报道,有网友控诉自己卖房加盟钱大妈,投入170万元,但在近一年的经营中,每个月亏损平均在3-5万元。

而之所以说钱大妈是豪赌的另一个点在于,钱大妈是一家地域性特色很强的品牌,在全国范围扩张中,对于不同地区所做出的商品调整力度不够。

钱大妈的招牌商品为黑猪肉,在其大本营广东地区,猪肉是一个产业化发展程度不高的生鲜品类。10多年前的广东,在肉品这个高度工业化的生鲜品类的供应水平上,与老百姓烹制粤菜对食材的高要求,始终存在着供需错位。

而钱大妈正是看到了这一点,它是广东本地少有能养殖高品质黑猪肉的生鲜企业。以肉品为驱动品类,并辅以其他生鲜全品类。在钱大妈的品类结构中,猪肉占比40%、蔬菜占比30%,水产占比15%,而水果只占不到10%。

这个选品逻辑在广东地区行得通,但同样的商品放在北京上海,就水土不服了。以北京市场为例,这个内陆城市中已经有覆盖各个消费群体的商超品牌,钱大妈招牌品类黑猪肉,在这里并没有任何优势。而在北京更能体现商品力的水产海鲜品类,钱大妈此前涉及并不多,相当于需要从0开始搭建供应链。

在珠三角倚靠黑猪肉供应链立足的钱大妈,在踏出广州后,没了供应链优势,也几乎没有品牌知名度,更没有一款引流的明星商品抓住年轻人与新用户。只靠其晚上卖打折菜的噱头,吸引薅羊毛的中老年人,钱大妈的北上败退并不出人意料。

此外,钱大妈的模式本身也存在一定缺陷,以社区到店体验为主的模式,高度依赖门店半径,单店营收的天花板太低,所以受制于单店营收瓶颈的钱大妈,就不得不依靠扩张加盟店,来扩大整体生意盘子。不过如今来看,这一策略并未走通。

扩张停止,稳固已有市场

从钱大妈过去几年的一些调整上能看出,钱大妈自身也意识到其新进地区加盟商难以盈利,商品竞争力弱等问题。

去年年底,钱大妈开始在江门、珠海、中山等地测试加盟费用更低的新店型。此前钱大妈的常规门店,加盟费在30万元以上,而其新店型“简装店”加盟费在15万元上下,目标点位为村镇市场与城市中支撑不起开常规店的地方。

从外界角度看,钱大妈简装店似乎又是“收割”加盟商的一种新方式。在去年9月被央视曝光加盟商暴雷后,人们加盟意愿低迷,钱大妈可能希望通过降低前期投入费用,维持住一定的门店增速。

但简装店所针对的下沉市场,与钱大妈此前的主要盈利点又有错位。在广东地区,钱大妈的一些老店之所以可以盈利,原因在于,其招牌品类黑猪肉俘获一批非价格敏感型客群。

黑猪肉较常规猪肉而言,品质与价格都更高,以这款引流商品做为主打,就可以维持门店较高的毛利。至于七点后的打折菜,在广东的钱大妈老店中更相当于是一个噱头,一个福利,并不是主要盈利点。

在下沉市场,“薅羊毛”抢免费菜的消费者更多,与钱大妈想做的“消费升级”存在矛盾之处。这直接导致,简装店型的毛利更低,盈利周期可能更长。

商品层面,在去年年底钱大妈正式入局毛利更高的预制菜市场,引入农耕记、老坛子、广州酒家等餐饮品牌合作,并在线上小程序也上线了预制菜品类,通过线上预订线下自提模式售卖。目前,部分华南地区门店已经增加了卤水、叉烧等腊味商品。

预制菜品类或许可以成为钱大妈新的毛利增长点,但做出实际成绩的节点可能要到一两年后。更重要的是,预制菜品本身也是地域性很强的品类,即使华南地区成绩斐然,也无法直接复制到其他城市中。

可见,钱大妈眼下的几个新尝试,意在守住华南市场,全国扩张的脚步基本告一段落。

在2017-2020年间,以社区生鲜店为代表的线下生鲜零售一度成为资本追捧的风口,诞生了不少融资金额数十亿元的明星公司。在资本推动下,各个区域性品牌尽数开始全国范围扩张。大家认为谁跑得快,谁就能抢占中国万亿生鲜市场,完成鲤鱼跃龙门般的上市。

虽然各个明星生鲜公司所处阶段和预估上市时期不尽相同,但相同的是,2021年,它们都开始圈地收缩,深耕本地市场。

一方面在于,实体经济低迷的当下,活下去成为所有生鲜实体零售企业的共同新目标;另一方面在于,资本风口退却,生鲜店注定是一门零售生意,以利润换规模的互联网打法行不通。

这一批社区生鲜店的全国性扩张,目前来看,宣告失败。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