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2021年,多家预制菜公司实现上市,这一赛道也逐渐为人所熟知。

近期,继国联水产(300094)、龙大肉食(002726)、惠发食品(603536)之后,又一家预制菜公司鲜美来正谋求上市。这家公司特殊性在于,分属预制菜水产领域。如果进展顺利,其将成为“水产预制菜第一股”。

不过,由于鲜美来品类较为单一,毛利率处于低水平,其上市前景也遭受外界质疑。

对于这一短板,鲜美来并不否认。官方近期针对外界杂音也做出了回应,表示计划IPO的原因在于,发展过程中意识到融资渠道单一,资金成为进一步扩张的瓶颈。对于外界“依赖单一产品营收”的疑问,鲜美来也给出正面回应:将丰富品类,推出鳕鱼制品等即热类预制菜破局。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根据资料介绍,鲜美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是水产品预制菜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以虾滑等为主的即烹类预制菜,以虾仁、生鱼片等为主的即配类预制菜。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招股书透露,公司在广西北海、河南郑州建有现代化的研发、生产基地,并在上海、广州、成都、郑州、武汉、西安等中心城市设立了数10家分公司负责销售。目前已经建立起成体系、规模化的销售网络。公司下游客户包括沃尔玛、永辉、大润发等商超,京东、盒马等电商、新零售平台,思念、湾仔码头等食品加工企业,呷哺呷哺、锅圈等连锁餐饮、食材企业,以及区域性的商贸流通商。

这一水产预制菜品牌除写明已通过多项食品安全管理体系权威认证外,还在招股书中特别强调称,原材料通过“水产养殖管理委会”和“海洋管理委员会”授权认证。

在公司获得的多项荣誉中,2019 年中国国际水产博览会组委会颁发的“中国十大最具品牌影响力对虾企业”以及2021年中国烹饪协会颁发的“2020-2021 年度中国烹饪协会火锅好产品供应商”,也跟这一“水产品赛道”密切相关。

据企查查显示:鲜美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6000万元人民币,成立于2006年1月。董事长兼总经理为郭海滨。郭海滨直接和间接持有75.28%的股份;其子郭定棋为公司董事,直接持有6.16%的股份。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事实上,早在2020年7月20日,鲜美来便在谋求上市,但这项工作在2021年7月15日终止。同年7月24日,光大证券接手辅导备案登记,拟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

对于近两年开始谋划IPO的原因,鲜美来方面告诉《新京报》,公司在持续做强以虾、鱼为主的水产品预制菜、不断深入开拓市场的过程中发现,由于公司融资渠道单一,业务发展所需要资金基本上通过自有资金解决,资金短缺成为公司实施上述计划的最大障碍,所以才决定进行IPO申报。

这表明,鲜美来已经认知到融资渠道单一的短板。而这其中部分原因,恰恰是因经营品类单一造成的。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预制菜”是指经预加工而成的成品或半成品,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懒人料理包”。

两年前,餐饮界曾有过一场关于“料理包”的论战。有人曾痛心疾首感叹“料理包将摧毁中国餐饮业”。如今,“料理包”非但没被打入冷宫,升级版的预制菜也开始大行其道。

艾媒咨询数据佐证了预制菜市场的火爆:2021年中国预制菜市场规模预估为3459亿元,同比增长18.1%,并将长期保持20%的增长率。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图源:艾媒咨询)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被打上“廉价”、“保质期长”、“速食”标签的预制菜,能够逆风翻盘?

这当然跟中国餐饮业逐步崇尚“标准化”息息相关。

事实上,大多数预制菜都是资质齐全的食品加工企业集中生产包装制成,卫生状况远超苍蝇馆子。而预制菜从生产端到消费端,全程冷链运输。经杀菌消毒后,无需防腐剂便能保存长达一年,食材风味均得以保留。

而随着城市快节奏生活加剧,无论B端还是C端,对预制菜需求都在逐步加大。特别是受疫情反复的影响,预制菜在C端受欢迎度也在加速。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图源:艾媒咨询)

B端是预制菜的主要市场。由于人工成本上升及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促使多家知名餐饮企业更多地使用预制菜降本增效。在确保预制菜品味和食安得到把控后,其也获得了部分连锁餐饮门店的欢迎;而外卖订单的高频增长,也确立了预制菜B端销量规模。

消费者同样对预制菜持欢迎态度。作为“懒人食材”,预制菜省去了清洗、配料等诸多环节。购买者不必苦练厨艺便可做出美味佳肴。有网友笑称:“第一次下厨的信心都是预制菜给的。”

对于关注食物卡路里的减肥人群而言,预制菜标准化程度高,包装都会注明营养成分表,也便于计算每餐的营养和热量摄取。

除了标准化,预制菜的“便捷性”,也受到C端追捧。

我国居民近10年间对于食品消费观念转变趋势的调查数据显示:有67.1%的人认为传统烹饪方式麻烦,90.1%的人可以接受速冻主食,18-30岁年龄段仅有8.8%的人表示享受烹饪的乐趣。于是,预制菜便满足了普通人对美味和便捷的需求。今年天猫双11期间,包括半成品菜、速食菜在内的预制菜销售火爆,成交额同比增长约两倍。

看到这一广阔的市场前景,更多企业涌入了这一赛道。截至2021年1月,国内已有超过6.9万家“预制菜”相关企业。国内预制菜市场规模为3000亿元左右,占食材总体的比重不足10%。这也就意味着,国内预制菜赛道尚处于发展的前期阶段,行业缺乏龙头企业,大量新兴预制菜加工厂商则闻风而动,试图成为头部。而资本对这一领域则表达了热烈关切,造成竞争加剧。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在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看来,预制菜赛道未来存在一定成长性。而今行业内的竞争,关键是看谁能够最先、最快建立起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鲜美来在整体行业拥挤度还不是非常高的情况下,先展开IPO布局,有一定先见之明。拥有资本加持后,企业品牌效应、规模效应成长,可能会得到更好的价值体现。”

尽管处于风口,但任何一个预制菜玩家都不敢打包票可以轻松突围。于是便有企业展开了差异化竞争。鲜美来便选择从水产品预制菜这一细分领域切入,试图从这一小股赛道破局。

相比其它品类的预制菜,水产品预制菜的优势在于营养丰富,独特的口味也容易促成回头客形成复购。

今年11月召开的2021中国水产品大会论坛上,多位专家看好水产品预制菜的发展潜力。事实上,中国水产品产量已经连续32年稳居世界第一,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养殖产量超过捕捞产量的主要渔业国。2020年中国水产品总产量达到6549万吨,水产品人均占有量达到46千克,是世界人均水平的两倍。

在快节奏的生活中,水产预制菜有着天然的“食客缘”。由于传统水产菜品制作工序比较复杂,烹饪一道水产菜品会令许多人失去耐心。而预制菜的出现,则较好地解决了水产菜品烹饪难、耗时耗力的痛点。如果躺在家里突然想吃小龙虾、酸菜鱼、粉丝蒸虾,只需几分钟炒制加热,厨房小白也能成功出炉菜品风光招待客人。

而对于B端而言,由于购物中心餐厅后厨普遍面积不大,对烹饪步骤繁杂的水产品难以施展拳脚,因此一些将门店开在购物中心的商家,也对水产预制菜情有独钟,大量采购。

然而,从行业角度考量,由于口味难以保存、冷链运输困难等一系列客观因素限制,水产品预制菜的发展速度其实是落后于预制菜整体增速的,仍处于摸索阶段。相比其它预制菜品类,水产品品类需要考虑的问题显然要更多一些。

首先,水产品预制菜在口味方面可能损失较大。在“老食客”看来,“鲜”是水产品的灵魂,追求的“现杀现吃”。而水产品自身特点决定了经过储藏后口味会“去鲜”。即便是经过冷链运输处理,也难以将本味固存。

其次,水产品预制菜对企业跨地域运转的能力提出了很高要求。众所周知,大部分水产品不易长期贮存。经加工后虽有改善,但除了虾干等少数品类外,其余保鲜期较短。对于鲜美来这样一家纯加工企业而言,物流运输是巨大挑战,如果不能在保存完善“鲜美”上下功夫,前行恐将乏力。

再者,水产品预制菜对上游供应链的需求也较大。而来自国外的水产品,更是可以帮助企业建立扩充品类的护城河。有媒体以A股上市的国联水产(300094)为例,证实了水产领域同样需要高筑护城河。国联水产的主要产品包括南美白对虾、小龙虾、罗非鱼、海鲈鱼等,通过引进海外水产品,确保了品类的丰富性。此前,国联水产只涉及海产品初加工,但由于预制菜毛利率高,市场空间大,于是近年来着力向预制菜领域跨界。

除了自有食材以外,海外布局便是国联水产在预制菜领域的胜负手之一。同样是以国联水产为例,其在全球范围采购,巧妙抑制了季节性波动,确保了食材稳定供应。

相比国联水产这样打法已经趋于成熟的玩家,鲜美来只能算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型玩家——不仅不涉及食材、运输等方面,产品品类也比较少,能否打开上游供应渠道市场尚有待观察。

招股书显示,鲜美来主要产品只有虾滑、虾仁和生鱼片,而且这三大类产品常年保持9成左右的营收占比。而且不得不说的是,鲜美来的经营规模也比较小,2018-2020三年间,其营收分别为7.68亿元、9.11亿元和8.49亿元,营业利润分别为6482万元、9500万元和9793万元。

水产预制菜鲜美来,孤军深入被质疑

招股书中也对“单一产品依赖”的风险心知肚明:报告期内公司主要收入来源于虾滑、虾仁和生鱼片三大类产品,其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9.13%、91.13%、91.51%和 90.13%。公司的业务经营对虾类产品及其原材料的依赖程度较高,若未来消费者偏好或市场供需出现重大不利变化,公司未能积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应对,则会对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造成不利影响。

基于此,鲜美来在回复媒体时也提出,要提供鳕鱼制品等即热类预制菜破局。

事实上,其在招股书中也表达了这一决心,“未来三年,在继续深耕虾滑、虾仁等优势单品的基础上,适度拓展海鲜水饺等协同性较高的预制菜和加工程度更高的即热类预制菜。”

在产品维度,公司希望“不断优化公司存量 SKU 种类(如鳕鱼滑的开发等)及研发出更贴近市场需求的 SKU (如虾饺等)”。此外,公司希望“进一步研发例如烤鱼、鳕鱼制品等即热类预制菜”;而在渠道维度,公司也试图“下沉至三四线城市及更多城镇”。

在外界看来:鲜美来在物流运输方面没有强有力的支撑,在上游食材也没有难以撼动的成本优势。对于“面对大型企业跨界而来时没有太多还手余力,从中突围的机会也比较小”的质疑论调,鲜美来未来三年内需要拿出具有说服力的表现。

公司显然注意到了外界的悲观论调,其在招股书中展示了做大做强的决心,“整体策略上,公司始终秉持以虾类产品为核心产品,通过当前公司虾滑、虾仁等预制菜在国内市场上积累的品牌美誉度与市场认可度,进一步打开下游消费渠道与终端应用场景,同时结合公司上述 SKU 的优化、研发以及区域性市场的打开,不断提升公司产品在市场的占有量。”

至于鲜美来最终能否突围,只有等待预制菜市场充分角力过后,交由时间做答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