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短视频直播带货会出现这四个赚钱机会

双12刚过,2021年已进入尾声,又到了做年终复盘、新年规划的时候。

短视频直播电商,这个今年最受关注的行业,经过两年的快速发展,现状如何?明年是否还有赚钱的机会?这是很多人都关心的。

基于现状对明年的风向进行一些预测。

抖音电商在2020年完成了5000亿的GMV,今年的目标是10000亿。

在一路狂奔的同时,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比如说:

1、整体生态略显混乱

这是所有处于快速增长期的平台,都会出现的问题。

经过了2020年的认知洗礼,今年已经没人再质疑短视频直播的赚钱能力了,唯一要考虑的就是以什么姿势入场,分一杯羹。

以抖音为代表,今年以史无前例的速度突破了6.5亿日活,在流量的灌溉下也出现了特别多的业务模式,企业自播、主播、投放、代运营、供应链、培训…

其中,企业对自播的态度呈现两级分化,一半把抖音当作未来的新阵地来做,自己搭团队、学运营,脚踏实地、舍得下本钱,例如珀莱雅,据说抖店的销售额已经超过天猫旗舰店了。

一半只想在抖音薅一把流量就跑,坚决不做大的投入,只找达人带货,卖一笔赚一笔,落袋为安。

主播、投放、代运营这类吃专业饭的,在经历了年中的供不应求后,漫天要价,但是真正能打的很少,忽悠人的居多。甲方和乙方的关系无比微妙,相互质疑、试探、防备,事后撕逼和坐地起价的戏码屡屡上演。

而培训又相对非标,无法保证交付效果,被扣上了割韭菜的帽子…

每种业务模式都有人在赚钱与赔钱,被认可与被质疑之间狂奔。

面对直播电商这个新物种,没人知道标准答案是什么,平台也在和参与者一起,边摸索边完善。

2022年,短视频直播会出现这四个赚钱机会

2、人才供需严重失衡

北京的主播,时薪在200-400元之间,取中间数300元/时,每天播4小时,每个月是3万多,价格并不低。但即便这样,还是有很多人招不到靠谱的主播。

能招到主播的,要么发现主播水平不行,卖不出量。要么主播能力不错,卖的很好,但是留不住,因为主播一旦发现自己的能力被验证,要么跳槽拿更高的薪资,要么就直接自己单干了。

好的投放和运营也是如此,不同于传统互联网行业,直播电商的入门门槛极低,两三个人就可以直接起盘做业务了。

大企业不再一枝独秀,小工作室遍地开花。

2022年,短视频直播会出现这四个赚钱机会

3、流量内卷严重

这应该是从业者今年感受最强烈的一点了。

抢流量,是抖音今年的主题。

一类是拼时长,以罗永浩直播间为代表,从去年4月1日开启首播后,开始是每周播一次,到年底的时候变成了每周播两次,今年年初变成了每周播三次,再到今年九月份,直接变成了7*24小时日不落直播间,中间只会断掉1个小时左右,主要原因是为了蹭自然流量的那一波奖励。

一类是拼内容,从佰草集的直播间宫廷剧,到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单条视频涨粉百万,再到张同学靠着专业的脚本、摄影、剪辑快速涨粉1500万。

没有最卷,只有更卷。

年初的时候还可以说是有流量红利,到了年底,流量还在,但是红利已经不在了。想要流量,只能拼真刀真枪了。

生态混乱、人才失衡、流量内卷,是目前整个短视频直播行业存在的普遍性问题,抖音、快手、淘宝皆如此。

但是危机危机,有危就有机,这些问题的存在说明行业还处在快速发展期,一旦这些问题被消灭了,就说明整个行业大局已定,从发展期变成了稳定期,也就意味着普通人已经没机会了。

站在当下去看2022年的趋势,还有以抖音为例,短视频直播电商至少有4个趋势应该把握住。

1、稳定低收益的小号矩阵

抖音的商业逻辑天然是去头部化的,抖音希望生态繁荣,不希望一家独大。大号会有推流限制,且一旦触犯规则被封号,前功尽弃,一切归零。

2022年做抖音,从0粉开始就以变现为目的,不要以涨粉为目的。

尽可能追求稳定低量有利润,模式跑通以后,马上做两件事:

1)拉长直播时长

直播电商的形态就是把线下导购搬到线上,所以日不落直播间会成为常态。只要单位时间可以盈利,拼的就是营业时长,把流量价值吃干榨净。

如果自己团队的时间不允许,性价比最高的方式就是找代播。

比如说,一个团队原来每周播7天,每天播6小时,现在自己每天直播3小时,其他时间找别人代播,然后把每天的直播时长拉长到12小时。这样团队投入的时间是原来的一半,但是营业额可以翻倍。

所以模式一旦跑通,要学会借助外部力量把利润做到最大。

2022年做短视频、做直播,首先要撇开一夜暴富的心态,稳定可持续的生意才有未来。

2)开多个号作矩阵

放大利润的第二步是把精力腾出来做矩阵,大象不如蚂蚁雄兵。

罗永浩的交个朋友直播间,在上个月,从1个变成了7个,开设了酒水食品、美妆日化、服饰珠宝、运动户外等垂直类目直播间,然后给根据每个直播间的定位配备上不同的主播。

这就是典型的单账号模式跑通,通过矩阵实现利益最大化,虽然交个朋友是头部直播间,但是运营思路值得所有人学习。罗永浩的入场,某种程度上加快了直播电商的正规化、标准化和精细化。

垂类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起号,今年火起来的金爱罗夫妇、董先生珠宝都是通过垂类化,实现了异军突起,这会是2022年的一个大趋势。

2、从一线城市下沉到二三线

短视频直播电商轰轰烈烈发展两年以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势能溢出现象。

资本正在从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涌入到更多的二三线城市,比如长沙、武汉、合肥等。

主要原因是成本的变高,短视频直播电商不像移动互联网,后者所需的人才主要集中在北上广深这种超一线城市,企业不得不跟着人才走。

而短视频和直播对人才的专精度要求相对比,学习门槛也相对低,所以在二三线城市一样可以做的很好。

明年趋势是在一线城市获取资源,在二三线城市落地执行。这就给二三线城市带来了很大的商机,商务、运营、供应链,明年可以吃一波红利。

2022年,短视频直播会出现这四个赚钱机会

3、抖音私域的红利才刚刚开始

抖音在战略大方向上始终在追求业务闭环,私域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环。

今年很多人的做法还是在抖音上偷流量,在微信私域做成交,明年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少。换言之,想在抖音上赚钱,私域的布局越早越好。

目前抖音私域已经上线了粉丝群、私信、订阅群发等功能,功能也在逐步完善。比如说群里可以发优惠券、可以给群员发送开播提醒、可以通过私信定向邀约,这些都在帮助商家降低成本、增加营收。

私域的运营对高客单价的商品尤为重要。以泸州老窖为例,目前每天营业额的15%来自粉丝群,如果抖音上今天卖了100万,其中有15万就来自粉丝群。

抖音私域对于不能24小时直播的商家,会越来越重要。

大胆预测,以后直播电商至少有两条重要的卖货渠道,一个是直播,另一个就是抖音私域。

4、高客单价市场变大

直播电商发展到今天,一直背负着低价的标签。

从一开始,品牌方对直播电商的定位就是冲销量、做品牌曝光。所以低价的商品天然有优势,也一定程度上让用户对直播的认知变成了:便宜。

但是随着生态的成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主播开始做高客单价的东西了,比如珠宝、字画、茶叶。

以茶叶为例,这里有一份统计,几万粉丝的账号,每场直播销售额可以做到几十万,就是因为粉丝够精准。

2022年,短视频直播会出现这四个赚钱机会

抖音有6.5亿的日活,这些用户是不缺购买力的。从货架电商到直播电商,本质上是流量的迁移,所以货架电商能卖的商品,在直播电商也一样能卖的出去。

随着行业的发展,直播间摘掉低价标签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高客单价商品,越早布局越好。

2022年,短视频直播赛道,会是在内卷中红利满天的一年。谁能越早看清趋势,谁就能享受到更多的红利。

作者:史贵鹏 风起社创始人,新电商行业社群,每天交流短视频电商、直播电商、私域电商的一手信息和案例玩法。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