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同城:即时配送没有最优解

即时配送市场再次热闹起来。

近日,顺丰控股旗下即时配送服务平台——顺丰同城,已通过上市聆讯,如无意外将于12月14日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从2016年作为集团内部一个事业部开展同城实时配送服务,到2019年顺丰宣布同城配送业务独立化运作,并成立顺丰同城作为经营实体,短短5年,顺丰同城即将成为王卫手中第四家上市公司。

而就在11月初,同城即时生活服务平台UU跑腿宣布完成B+轮数亿元融资,此次融资由58产业基金领投,优多资本跟投。

从2015年O2O模式兴起,美团、饿了么经历高速扩张,到2019年美团配送、蜂鸟即配、顺丰同城急送相继成为独立品牌,如今,融资与IPO成为行业主旋律,即时配送行业已进入爆发期。

根据艾瑞咨询报告,考虑到服务场景的不断扩展及新业态与消费模式的创新,实时配送服务行业具有巨大增长潜力。预计2025年年订单量将进一步增至795亿单,2020年至2025年复合年增长率为30.5%。

但与此同时,顺丰同城招股书显示,2018年至2020年,顺丰同城净亏损为3.3亿、4.7亿、7.58亿;同行里早前已上市的达达集团,2018年至2020年,净亏损为18.78亿、16.7亿、17.05亿。

另一方面,即时配送行业整体竞争格局中,呈现美团配送及蜂鸟的双寡头垄断格局。

现阶段,在即时配送的需求场景中,餐饮外卖占比最高,借助于美团及饿了么外卖平台流量,美团配送和蜂鸟成为即配行业的双寡头,根据2019年艾瑞咨询的数据,两者市占率近70%。

整体而言,在日益增长的订单量面前,品牌面临盈利难题,迫于形势,融资、IPO、巨头输血,成为即时配送企业应对当下竞争的一种策略。

本篇文章将尝试解读:

即时配送行业为什么难以盈利?

顺丰同城能否越过美团、饿了么藩篱?

近场电商是即时配送行业的未来吗?

01

即时配送的盈利魔咒

什么是即时配送?

简单来说,是指提供一个城市内位置A到位置B之间的物流配送,讲究的是效率的最大化。

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即时配送场景,就是外卖小哥把外卖送到你的手中。

恰恰,最初的即时配送就是以服务餐饮外卖行业为主,经过数年的发展才拓展出更多品类与业务类型,包括餐饮外卖、同城零售、生鲜宅配、跑腿代办等等。

以顺丰同城为例,其业务主要包括对商家、对消费者的同城配送服务、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前两者主要包括帮送、帮取、帮买及帮办服务,后者则是作为物流服务提供商配送能力的补充。

现阶段,作为物流行业增速最快的新兴赛道,即时配送已经成长为不可或缺的重要物流形式。

据申万宏源研究,当前即时配送的用户主要集中于一二线城市,即时配送提供的高品质服务在下沉市场尚未大规模拓展,且高品质的物流配送服务更易吸引一二线城市用户的青睐。

实际上,套用一句网络语,“以绝大多数品牌的努力程度,还不到拼服务的地步”,根据《中国智慧物流末端配送趋势报告》调研数据,受访者最关注的仍是物流购物体验的时效。

也就是说,即时配送行业核心仍是“以快立本”,而这,正是即时配送品牌苦于盈利的源头。

这里,我们可以根据生产组织形式和对应履约模式特征将物流划分为三类:全网快递、仓配模式和即时配送物流。

三类物流方式存在明显的“时效界线”,数日送达是全网快递的“时效界限”,数十小时则是仓配模式的“时效界限”,而对于即时配送,30-60分钟仅是“标准服务”,最快时效达到10-15分钟甚至更短。

本质上,不同的物流模式的“时效界线”难以优化,在于长距离运输以及分拣过程所带来的时效减损导致全程时效存在极限。

即时配送作为配送时间最短的物流方式,原因在于,其履约方式为搭建运力进行点对点即时履约,正是由于即时配送点对点人力配送的特点,决定了规模效应无法实现。

这里可以对比快递行业,据西南证券测算,以美团和中通为例,随着日均件量的不断提高,中通快递对应单件成本逐渐下降,但将美团的骑手成本作为单件成本对比,日均件量越高,单票成本不变甚至走高。

顺丰同城:即时配送没有最优解

目前,即时配送运力组织主要为代理、众包等组织形式。拿顺丰同城来说,其建立了一个融合运力池,主要由专职骑手和众包骑手组成。

据招股书显示,顺丰同城拥有280万名注册骑手,2018年至2020年,顺丰同城人力外包成本及顺丰同城雇员福利开支分别为11.98亿元、23.77亿元、49.21亿元,占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97.8%、97.3%、97.8%。

短时间内不可替代的人力成本作为即时配送行业最主要的成本,加之规模效应难以实现,成为众多即时配送平台亏损的根本原因。

02

顺丰同城能打吗?

在顺丰同城招股书中,把国内即时配送服务提供商的主要公司,分为隶属中心化平台的实时配送服务平台,及第三方实时配送服务平台。

前者是指满足相关中心化平台订单的实时配送服务,其主要服务在中心化平台上注册的商家,帮助中心化平台的消费者配送;后者则为承接非关联体系订单的实时配送服务。

在此之前,行业惯用的分类手段,则是把赛道内的玩家分为三类。

首先是起源于外卖模式的即时配送,包括饿了么的蜂鸟配送,美团的美团配送团队,京东到家的新达达;其次是新兴即时配送企业,包括闪送、UU跑腿、人人快送;最后则是传统物流企业。

按照招股书中的分类,直接把美团配送、蜂鸟、达达等赛道内的寡头排除到隶属中心化平台的实时配送服务平台中。

耐人寻味的是,去掉上述玩家,据艾瑞咨询报告,截至2021年3月31日止十二个月,按订单量计算,顺丰同城是最大的第三方实时配送服务提供商,市场份额分别为10.4%、10.9%。

而根据西南证券数据,2020年整个市场中,美团配送日均订单数2780万,蜂鸟即配日均订单数达到450万,达达日均订单数达到290万,顺丰同城日均订单超过270万,其订单量距离美团配送仍有不少差距。

另一方面,顺丰同城业务中,2018年至2021年前五个月,与顺丰控股挂钩的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分别为公司带来2013.5万元,1.78亿元,16.22亿元,11.90亿元。

而根据招股书显示,于2018年、2019年、2020年各年及截至2021年前五个月,顺丰同城来自顺丰控股的收入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2.9%、13.1%、33.6%、38.6%。

这也意味着,每年顺丰同城的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收入几乎完全是由顺丰控股带来的。

以往,在即时配送领域,凭借美团和饿了么平台流量,美团外卖和蜂鸟占据着即时配送市场绝大份额,达达同样依赖京东平台的商流,这本就无可厚非。

顺丰同城自喻是第三方实时配送服务平台,其实同样依赖顺丰控股,但却顶着“第三方即时配送平台第一股”名头上市,颇有造噱头的意味。

此外,招股书中提到,在商家对建立自身流量获取渠道的需要日益增加,以及商家及消费者的复杂配送要求所推动下,第三方实时配送平台增长较快,市场渗透度稳步提升。

言外之意,顺丰同城作为第三方实时配送平台,相比中心化平台有优越性,但到底能不能打,还要看数据说话。

上述订单数据之外,2018年至2021年5月,顺丰同城收入9.93亿元、21.07亿元、48.43亿元、30.46亿元,对应订单量分别为7980万单、2.11亿单、7.61亿单和10.70亿单。

通过顺丰同城同期收入和订单量推算,其单票收入为12.44元、9.98元、6.36元、2.85元,呈逐年下滑趋势。

与此同时,报告期内,顺丰同城每笔订单的平均履约成本分别为15.0元、11.3元、6.5元和5.9元,尽管履约成本下降显著,但依旧“入不敷出”。

而据西南证券测算,2020年全年,美团完成外卖交易数101.5亿单,对其2020年的单票收入拆分,平均每单快递收入为9.3元,每单的经营溢利为0.4元,经营溢利率为4.3%。

一正一负之间,差距明显。

03

顺丰同城够不着近场电商?

顺丰同城招股书中,谈到即时配送未来囊括的消费场景,其服务范围涵盖成熟场景(例如餐饮外卖)至增量场景(例如同城零售、近场电商及近场服务)。

如今,伴随新消费时代「万物到家」的趋势,近场电商的概念被重新拾起。所谓近场电商,是根据与消费者距离(效能),满足3-5km半径内消费者生活相关高频需求,近场电商也为本地生活或者社区电商。

此前在2020年兴起的社区团购,包括滴滴旗下“橙心优选”、拼多多上线“多多买菜”、美团的“美团优选”、阿里MMC事业群等等,都可以算作是近场电商的探路者。

而最初以服务餐饮外卖行业为主的即时配送,经过数年的发展已经拓展出更多品类与业务类型,其应用场景逐步拓宽至居民生活所需的方方面面,成为支撑近场电商生态履约不可或缺的关键。

据申万宏源测算,虽然全网快递依然有较高的履约效率和一定的不可替代性,但长期来看,即时配送的物流形式替代全网快递的比例大约会在15%-25%之间;而在一二线城市中,替代比例会达到近50%。

但作为即时配送品牌,想要在此次迭代中捕获机遇并不容易。

首先,无论是近场电商还是广域电商,商业模式的迭代还需回归本质,物流成本、SKU丰富度、用户习惯迁移成本三者将共同构成近场电商迭代广域电商的三大壁垒。

在物流成本方面,当前即时配送平均成本在6-8元/单,相较于全网快递,价格上面不占优势,但通过技术算法的更新迭代、外卖末端的优化提高骑手的配送效率等,可以提升人效,即时配送品牌都在尝试。

SKU丰富度方面,广域电商仍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即海量长尾商品的优势。不管是淘宝还是京东、拼多多,SKU数量都是数以亿计,这是单个城市中的大型商超难以达到的量级。

用户习惯迁移成本,现阶段,互联网巨头(阿里、京东、美团等),传统线下零售巨头(如永辉),以及垂直领域的新兴生鲜电商公司(每日优鲜,叮咚买菜等)通过促销活动以及补贴,有利于培养用户习惯。

这三大壁垒,本质上属于履约率、供应链、流量的范畴,其中,顺丰同城最不占优势的,莫过于流量。

年初Q1业绩说明会上,谈及社区团购业务,王卫表示,“公司的愿景是成为独立第三方行业解决方案的数据科技服务公司,而对社区团购来讲是需要商流的,我们坚决不碰商流,因为我们是独立的第三方。”

作为第三方即时配送平台,与隶属中心化平台的即时配送服务相比,最缺的就是流量导入,美团配送、蜂鸟、达达,背后都有本地生活服务平台,以此为近场电商提供流量入口。

整体而言,在近场电商领域,面临美团、阿里在履约率、供应链、流量要素上的战略部署,缺失商流的顺丰同城,恐怕难以“后发先至”。

参考资料:

价值研究所《阿里、美团双雄争霸即时配送,达达能成变量吗?》

巴伦周刊《在盈利未知数前,顺丰同城值得打新吗?》

申万宏源《即时配送会替代全网快递吗?》

西南证券《即时配送市场是否已成红海》

(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